天地人事——談中學中文課程及評核制度改革

自踏入二十一世紀以來,香港中學語文課程不斷改革,其評核機制的變更也令人眼花瞭亂。去年六月底,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於檢討中小學課程諮詢文件中,再一次就中學課程提出了多項改革措施,其中就中文科文憑試提出減少考核卷數,刪去聆聽及綜合能力考核卷/或說話卷的建議。這一建議引起了社會極大的迴響,學生、教師、家長等不同持份者都議論紛紛,各持己見。本文將嘗試從課程理念的角度分析這些年來中學語文課程的變更,從而探討刪減考核卷數的利弊。

九七回歸後,香港教育統籌委員會因應社會的轉變和需要,為香港教育制定了二十一世紀的教育藍圖。中國語文教育因此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革。與傳統的教育制度相反,新課程主張以學生為主體,旨在建立開放而多元的中文課程,強調培養獨立分析和解決問題的能力,讓學生能通過語文教育「學會學習」,終身學習(課程發展議會,2002)。正因如此,2007年,香港考試及評核局將當時的中學會考中文科的考核從閱讀和寫作兩卷增加到五卷(閱讀、寫作、聆聽、說話及綜合能力考核),並加上了校本評核,大大豐富了中文考試的考核內容和範疇(謝錫金,2011)。

不過,現實和理想總是有一定差距。這些年來,高中語文新課程和文憑試評估制度問題叢生,面對著種種的挑戰和質疑。課程內容過多、課時不足、校本評核工作量大、學生學習壓力沉重等問題環環相扣,新課程不但未能如理念所說那樣改善以往「填鴨式」的教育方法,反而讓學生對語文學習更感絕望,語文水平每況愈下(吳善揮,2013)。當局針對以上種種問題,過去幾年提出並進行了不少修訂。2014年說話卷的「朗讀」部分被取消,只保留小組討論2016年卷三「聆聽能力」和卷五「綜合能力考核」合併成為卷三「聆聽及綜合能力考核」2018年則是重推文言範文,佔閱讀全卷約百分之三十的分數(課程發展議會、香港考試及評核局,2015),讓學生多學習經典文章,備考時可更明確,提升卷一分數2019年更是提出刪去聆聽及綜合能力考核卷/或說話卷,以減輕學生課業負擔,騰出更多時間學習其他知識。

然而,以上的改革很明顯與先前中文科課改的原則有一定抵觸。當局此前本認為以往的語文課程重讀寫輕聽說,強調範文精讀,並未能配合「學會學習,終身學習」的主題。因此,當初新課程強調以校本課程為主,不再有指定的範文的規限,更強調閱讀、寫作、聆聽等九個學習範疇,以多方面評估學生的中文能力(課程發展議會、香港考試及評核局,2007)。重推範文時,當局刻意降低了其佔分比例,小心設立學習和考核重點,以免學生死記硬背(李玉蓉,2019)。而說話卷的簡化和聆聽綜合卷的合併中,當局始終還是保留了該考核項目。「考試要考,學生就讀;考試不考,學生就不讀」這一現狀已成現實。最新的文憑試改革建議直接減少考核卷數,在現在考試主導的氛圍下,無疑與提倡多元學習的理念不符。

社會在不斷變遷,課程必定要作出相應的改變。無論最後是否刪去聆聽及綜合能力考核卷或說話卷,也許當局是時候藉著這個契機,重新思考和界定中文科課程的定位。是否應該參考內地及台灣做法,增加中文科文學和文化方面學習內容的比例?如果維持新課程的理念,到底現時存在的問題是否嚴重到要直接取消部分考卷呢?若是真的刪去聆聽及綜合能力考核卷或說話卷,又如何推行聆聽和說話教學?到底如何才能在教學前線實施?這些都是教育當局應該研究的問題。希望當局能多諮詢各持份者,在充分了解中文科實際的學與教後謹慎規劃,不要操之過急,方能推出真正有效的改革方案,造福廣大學子。

參考資料:
李玉蓉(2019)。〈香港高中中文科課程重設指定範文的理念〉。《教育學報》,第 27 卷第 2期,頁 81–101。
吳善揮(2013)。〈淺論中國語文科重設指定範文教學的利與弊〉。《臺灣教育評論月刊》,第 2 卷第 11 期,頁 81–86。
課程發展議會(2002)。《中國語文教育學習領域課程指引》。香港:香港課程發展議會。
課程發展議會、香港考試及評核局(2007)。《中國語文科課程及評估指引(中四至中六)》。 香港:香港課程發展議會。
課程發展議會、香港考試及評核局(2015)。《中國語文課程及評估指引(中四至 中六)》(2015 年 11 月更新)。擷取自 https://www.edb.gov.hk/attachment/tc/curriculumdevelopment/kla/chi-edu/Chi%20Lang%20CA%20Guide_2015.pdf
謝錫金(2011)香港中國語文評估新方向。載岑紹基、羅燕琴、林偉業、鍾嶺崇編著(2011),頁1-19。香港中國語文課程新路向:學習與評估。香港:香港大學出版社。

訪問見聞——中文科文憑試應否刪去卷三、卷四?

教育局「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專責小組)於二零一九年六月發佈檢討中小學課程諮詢文件,其中就中學課程提出多項改革,當中包括刪去中文科卷三(聆聽及綜合能力)、卷四(說話能力),以此減輕學生於中文科的學習負擔。是次有幸訪問觀塘福建中學中文科李老師及遵理補習社中文科補習老師黎老師,以分析卷三、卷四是否有保留的價值。

 

現時卷三、卷四推行情況

 

李老師分享了他參與教育局所組織的會議過程,傳統名校教師偏向支持刪去卷三、卷四,認為卷一(閱讀能力)、卷二(寫作能力)已足夠體現學生的真實語文水平,而卷三只是一份可以通過操練、幫助學生考試「拉分」至合格的分卷,意義不大。至於,第二、三派位組別(Band 2、Band 3)的教師多表示這兩份分卷不可刪除,學校的學生主要依靠這兩份分卷得分,若刪去這兩份分卷,學生的中文成績將會更加不理想。

 

黎老師指出現時卷三的「甲部」內容越趨簡單及公式化,就甲部聆聽方面,對比高考年代、會考年代以及文憑試初期(12-15年),現在考核的內容簡單不少。例如:以前會有比較多複雜的判斷題,要求考生結合前後的錄音內容去思考,或者有一些需要填空寫字的題目,這些都需要學生的記憶能力以及綜合語文能力去作分析。比如,以前考核過「偷換概念」,學生要理解「偷換概念」後的內容,又或者有些聆聽題目要對喻體作出說明,這些題目要求學生聽完聆聽內容,再經過自己的消化以及組織,才能把答案寫出來。但現今的聆聽題目以選擇題及三式判斷為主,只需要選擇答案,雖然能夠考核學生判斷、思考的能力,但缺乏考核學生轉化、組織錄音的能力,故此可見聆聽卷相較以往簡單,以致近年很多學生在聆聽卷上可取得八、九成甚至滿分的情況。

 

在卷三乙部方面,整體侷限較大,因為乙部的考核內容需要代入情境。例如要求學生寫公函、建議書、文章等以完成任務,考核題材十分有限,離不開評論和建議,以及提出一些考慮因素、條件及分析等。即使是不同的考試年份,內容都是換湯不換藥。例如:2017年見解論證部分考核農村生活體驗,2018年考核漁村生活體驗,當中只是把農村變為漁村,而且寫作的說明方式、論點內容,實質上十分相似,由此可見現時乙部的侷限。與此同時,考卷設計要適應學生的程度,不可以設計一些過分偏離學生身分和生活經驗的題目,如2019年考核的「宜居城市」主題,雖然較有新意,但仍屬於學生平日會思考的問題,可見試卷題材都離不開學生會接觸的範圍,由此造成卷三題材和考核內容大同小異的問題,這也是許多老師、學生覺得這份試卷不切實際的原因。

 

至於卷四方面,卷四在題型上變化較大,其好處在於推動學生的思維發展。卷四限制學生不能只用一種方式作出論述,所以他們的思維邏輯會在反覆的說話練習下變得更靈活,在論述與回應的技巧上也能有更多的變通。卷四各題型要求不同,例如:評論題要持平地提出評論意見;比喻、象徵題要顧及本體與喻體之間的關係,可見題型多變是說話卷的優勢。在DSE剛剛推行時,剛開始的1-3年出現較多的是兩種意見類題目,而2013年開始有評論題的出現,後來更有對話式的評論題、優次題及比喻、象徵類題目,卷四不像卷三般死板。學生在面對說話卷時,要多動腦思考,靈活變通,所以卷四頗具挑戰性,也有保留的價值。唯一問題是考核的公平性,因為考試時會遇到不同組員、遇到不同難度的試題,這是從推行以來的核心爭議。

 

卷三、卷四對於提升中文能力及職場競爭力的成效

 

卷三方面,李老師認為其考核內容過於死板。閱讀、寫作均依靠平時日積月累,難以短時間內提升,但卷三公式化令學生容易找到訣竅,考核變相與中文能力沒有太直接的聯繫,學生在這樣的考核下也變得呆板。至於卷四,主要是公平性的問題。卷四在文憑試中並沒有參考答案,全憑老師的個人水平評核學生,老師能否全然理解學生的論述有待商榷,例如:有時候提及較新穎的專業名詞,如「電競」等詞彙,未必每一位老師都會對此有所了解,因而在理解上或會與學生所言有所偏差,甚至無法理解學生所講例子背後的含義。這樣的評核過於主觀。在考生、老師持有主觀想法的情況下,該卷或未能反映學生的真實水平。有論者指刪去卷三、卷四,會削弱香港本土同學将来的職場競爭優勢,李老師指出職場交際重視對話的質量,然說話考試的對話非職場生活中會發生的對話,實際語境中的說話、行事並不像考試那樣刻板,故刪去二卷,對職場競爭優勢是沒有任何影響的。

 

黎老師指出,卷三、卷四相對來說,是比較新鮮的產物,是二零零七年會考改革後才出現的。二零零七年之前,只考核閱讀以及寫作兩份試卷,相較於這兩份試卷,卷三、卷四最大的不同在於這兩份試卷考核學生思辨能力、組織能力多些。相比起閱讀、寫作,考核內容與中文的關聯較少,反而與通識的考核較為相近,包括組織、思考論點的能力,但放在一個實際層面去討論,所考核的內容於學生而言,是較為實用的中文。誠然,或會有學生抱怨:將來並不會要求思考漁村活動會怎樣,或是不需要去想比喻、象徵類如何扣連選項,現實不會考慮這些內容,但這些內容正是考核學生怎樣自圓其說,或是回應題目的問題,考核的是學生匯報、組織的技巧,這些組織技巧,長久的訓練可以讓人融會貫通,並在日常應對工作的時候,會有意識因應主題作出針對說明。至於刪去卷三、卷四會否影響本土學生在職場上的競爭力,黎老師指出影響不大,言:「畢竟不會有僱主因為你卷三、卷四的成績決定是否聘請你,所以我覺得卷三、卷四對將來求職影響較小。」

 

刪去卷三、卷四後,該何去何從 ?

 

至於刪去卷三、卷四後,應採用哪種考核方式取代,兩位老師則有不同意見:老師認為若要提升學生的中文水平,就必須從小學開始改革,而不是到應考文憑試時才「臨急抱佛腳」。李老師指出,學生在初階學習沒有打好中文基礎,閱讀量不足,故建議同學應從小學起多讀範文,高中考試則考核他們對範文的理解,藉此測試他們的真實水平。卷四亦是如此,說話雖然是輸出的過程,但是輸出與輸入無法割裂,因此老師建議將說話和文化結合,在語言表達的基礎上考核學生的文學素養。例如初中是孩子最愛表達的時期,故可在初中課程增設說話考試;高中後進入鞏固階段,再進行校本評核,這樣每個學生的中文水平都能大大提升。

 

黎老師重申自己不贊成刪去卷三卷四。儘管坊間對兩卷有很多爭議,但她認為應該微調考核方式,而不是「一刀切」取消這兩份卷。因為這兩份卷均有考核價值,能正面培養學生思辯、組織能力。相比起刪去卷三、卷四,黎老師認為校本評核僅是考勤制度,絕對不是適合的考核制度,因此不建議用校本評核來調整分數,「我覺得校本評核是不公平的制度,甚至比卷三、卷四更不公平。首先,一間學校不同老師評分已有差異,如果要再根據全港不同學校程度、不同老師微調分數的話,那不公平的程度會更大,所以我本身不太迷信校本評核的價值。」黎老師覺得提高範文比例是唯一出路,因為大家可以公平預備。同時,她建議增加範文數目,擴闊學生閱讀範圍,否則對比現時中文科考核,程度相對簡單。這做法不可取,同時影響考試公信力。

最後,感謝李老師、黎老師接受訪問。期待教育局的改革,願教育局能考慮各方意見,以學生為本,調整中文科評核機制,為學生爭取更適切的評核方式,使中文科文憑試更能反映學生中文水平。

 

專業成長:探討中文聽說的教學方法

        在語文教學之中,許多教師對於聽說方面的教學方法都比較陌生。這樣一來,導致許多中文課堂的聽說教學都只保留了聽說考核,而跳過了教學的部分。故本文參考香港電台的教學方法,借此探索聽說方面可行的教學方式。


聽說並非完全獨立

        中文雖然分了讀、寫、聽、說四項能力,然而四項能力皆有共通之處。香港對於聽說後兩項的處理,屬於跨能力的考核。以綜合卷為例,綜合卷就結合了「讀」、「聽」、「寫」這三項能力,其中「讀」在於材料閱讀,「聽」為聆聽錄音,「寫」為實用文寫作,當中的「聽」可仔細分為聽與說兩部分。此外,在說話卷中,即使是首輪發言,亦要總結前面同學的觀點。及後的自由發言時間,更加是聆聽與說話兩者的高度結合,可見聽說讀寫四項能力並非獨立存在,而是有其互通的地方。台灣學者鐘屏蘭對於語文能力的分類,有以下整合和總結:

        即使聽說與讀寫分別屬於語言及文字兩方面,然而整體而言又能以「接收」與「表達」兩方面分類。此表可見這四項能力間的關係。故而教師需要引導的方向:就是如何提升學生於接收與表達上的技巧,為此提供合適的能力訓練。我們下文將會再作討論此點。

 

        自然,單單的「接收」與普通的「表達」往往不足以應付香港現存的聽說考核。以綜合卷為例,根據祝新華在2013年的訪問研究,香港學生認為綜合語文測試,較普通的聽說讀寫測驗更加困難。當中的難點在於:一來,它不單是語言或文字的測試,而是兩者結合;二來,它涉及更高階的思維模式,例如邏輯思維,統整能力等等。其中,綜合卷中的寫作就不單只是本於自己的「寫作」,而是轉述錄音帶信息,讀後撮寫,並配合高階思維包括評價,創意等等。故而,我們日常訓練若然只針對讀、寫、聽、說的獨立技巧訓練,學生會將四種能力分離,反而不懂得如何綜合使用四者。同理,若然我們只將聽說作為基礎能力教導,而缺乏高階思維訓練,學生在實戰中亦會無從下手。由此,我們的教學方向可以總結為,如何將四種能力混合教導,並且如何透過教學活動培養學生的高階思維能力。


教學法建議

        鐘屏蘭在〈 聽說讀寫的多元統整教學-課文深究教學策略析探〉一文中提出了一種新的混合教學法,提倡「從讀書的課文教學活動當中,同時配合進行聆聽、說話、寫字、作文的教學活動」,亦即是在課文教學之時,同步進行說讀寫作的教學。作者認為這種教學法加強了讀寫聽說之間的關係,能夠啟發教師對聽說方面的教學訓練安排,例如在閱讀教學中不再僅僅將重點放置於閱讀上,而是更著重於培養學生的各種思維能力,亦不再局限於以「考核」形式進行聽說教學。

 

        混合教學法的設計當中最為重要的兩個部分是「課文深究」以及「問答討論」,在引導學生深層理解課文內容的同時,培養他們的高階思維能力,如批判思考能力。一般的教學實踐中,因受限於課時,教師很難每一次都將進度延伸至深究課文內容的部分,故教學重心的放置就成為了施行混合教學法的核心,即盡量將學生可以自學的部分交給他們自己解決。例如當學生已具備基礎的識字寫字能力時,教師就可讓學生自行理解課文內容,摘取課文大意。如此,便可節省時間,直接於課堂進行問答討論的環節,進入深究課文內容、探索主旨的步驟。這種教學法的安排能夠使學生的學習更具層次性、挑戰性。

 

        此外,適當運用問答教學法能令學生在討論的同時練習聽和說,以及培養思考、判斷的邏輯思維能力,學生對事物的理解亦會更為深入和多元,有利於思維拓展。若教師引導得當,寫作結合教學內容與學生的生活經驗,創造情境模擬,還能增進學生的學習興趣,以及解決實際問題的能力。這種問答討論的訓練很適合融入在一般的閱讀教學中,而其所培養出來的成果,不僅能適用於閱讀方面,還能融會貫通中文科以外的知識。

 

        當然,除了一般的課堂討論活動以外,教師亦可多設以學生為主導的教學活動,例如課堂演講、辯論等。當作為演講者的學生在台上發表演說時,台下的學生亦可擔任評判的角色,盡量令每一位學生都參與,並訓練其聽說能力。同時,在活動時,教師也可提點同學筆記的摘錄方法與演講稿的格式。其中最為普遍的記錄結構就是五段式寫作結構,包括介紹(Introduction)、中間約三段或多於三段的主體(Body),以及結論(Conclusion)。同時,於五段之中強調同學注意每一段應該要有什麼的元素,例如主題句的運用,論證與相配的論據等等。當同學掌握這些框架結構,自然有信心組織及整合資料,同時於聆聽上亦能掌握重點,一舉兩得。

 

        綜上所述,所謂的聽說教,學其實可融入在日常課時佔用比重較大的閱讀教學當中,不需要完全獨立抽離。只要教師在備課時進行重點分配,在課堂上持續鼓勵學生進行自我思考以及發言,並設立更多以生為主導的課堂活動,就能為學生奠定聆聽及說話基礎。

 


參考資料:

  1. 祝新華:〈香港中學生完成綜合語文任務的困難與學習期望〉,《教育學報》,第1-2期,2013年,頁27-45。
  2. 張芳琪:〈讓「結構」協助聽說讀寫的語文表現〉,《教師專業研究期刊》,第7期,2014年,頁57-90。
  3. 鍾屏蘭:〈聽說讀寫的多元統整教學-課文深究教學策略析探〉。《新竹大學人文社會學報》,第二期,2011年,頁111-140。

文筆:時代的聲音──〈有人問我公理和正義的問題〉

現代詩巨擘楊牧(1940-2020)與世長辭,所留下的詩作命題深遠,值得細賞。

 

〈有人問我公理和正義的問題〉寫於1984年,輯入第十本詩集《有人》。該詩的創作時值高雄美麗島事件五週年,蔣經國、李登輝獲推正、副總統候選人,政治局勢出現變遷。楊牧寫當年在《聯合報》撰寫時事專欄「交流道」,所流露的本土關懷與其出版詩集始終如一。

 

楊牧在《有人》後記解釋這首詩基於「環境和外在現實直接衝擊而產生的」。現實生活中,的確有一位同學曾詢問他到底甚麼是公理和正義,當時詩人的回答是含糊的,並沒有肯定答案。然而在詩中,他同樣沒有作出出明確的回答,反而是側重如何思考和傾聽問題的過程。詩中出現兩個角色的聲音,分別是一個來信的年輕人和一個收信的詩人,以年輕人在信件提出的問題作為契機,兩個敘述的聲音得以在這首詩中對話,娓娓道來台灣本省和外省兩族矛盾,延伸至年輕人和中年人的世代對立。

 

有關年輕人來信的緣由,在詩中並沒有討論到究竟他受到了怎麼樣的待遇,才衍生出有關公理和正義的問題,在信中反而強調他的成長和學術背景。他來自一個外省父親和內省母親結合的家庭。他承繼父親的籍貫,但父親在他年幼時離家種梨,與父親關係不深,反而「大半時間和母親在一起」,從接受過日殖民時期統治的母親學會了台灣國語、日本童謠,在台灣土生土長,接受本土教育。在年輕人背景自述裏面,形容心臟「早熟脆弱如一顆二十世紀梨 」,雖然種子來自日本,配合著接近中國華北平原氣候條件,才得以在台灣接種植長大,流露對歸屬認同的迷茫。

 

詩中呈現出本省和外省的矛盾關係, 「籍貫教我走到任何地方都帶著一份/與生俱來的鄉愁,他說,像我的胎記/然而胎記襲自母親我必須承認/它和那個無關。」年輕人明白,與生俱來的籍貫和他的成長並無直接關係,養育他的始終是母親,緣自母體的胎記與他關係更親,在台灣成長的回憶才更貼近現實。但他在大學必修現代史,強制「背熟一本標準答案」,「重新認識」到自己的血脈,是來自大陸對面的海峽,「母親沒看過的地方才是我們的/故鄉。」理性的他對此抱有質疑,於是寫信「禮貌地,問我公理和正義的問題」,與詩人展開對話。

 

詩人在這首詩展示出敦儒的長者形象,雖然一開始對來信的態度是不耐煩的,間接道出青年一代與中年一代的矛盾,他們對於聆聽年輕後輩的聲音是抗拒的。可是詩人並沒有因此丟開信件,反而認真閱讀年輕人的論述,先是構思如何回信「指他所陳一切這一切無非偏見/不值得有識之士的反駁」,但在閱讀過程逐漸代入來信者的角色,從同理角度出發思考問題,感受青年人來信的悲憤,最後對其社會關懷所觸動。

 

全詩論述可分為六段,一氣呵成交代詩人收到來信後的態度轉變。

 

第一段,指出詩人閱讀信件處於心不在焉的狀態,他看到來信者的姓名、身份證號碼等個人資料時,腦中閃過窗外風景,如「(窗外在下雨,點滴芭蕉葉/和圍牆上的碎玻璃)」,屋內信件與屋外風景交雜,括號提示詩人不時分心,他真正所關注的對象,並不是信件內容,而是室外景色。 而且剛開始閱讀來信時,他更著重於關心一些無關痛癢的細節,而不是正文,這些細節包括了來信者身份、行文的字體筆跡等。

 

第二段的前八行顯示詩人對信件抱有否定心態,「也許我應先否定他的出發點/攻擊他的心態,批評他收集資料/的方法錯誤」,流露出中年人對年輕人的世代矛盾 ,在未真正聆聽後輩的聲音之前,便先要擺出姿態,盲目批評他們。但其後態度出現轉折,詩人並非是古老死板的老一輩,從「唉到底甚麼是二十世紀梨呀──」數行中,詩人嘗試理解「二十世紀梨」的含義,設法理解當中所代表之年輕人的內心。

 

第三段則延續前段的「設法理解」的態度,詩人轉而讀到有關來信者的學術背景,他發現自己難以理解和進入對方的內心世界,「我對他的身世,他的憤怒/他的詰難和控訴都不能理解」,但他開始深入信件正文的重心,留意年輕人簡潔有力的舉証,顯示出詩人擺正實事求是的心態,不如開首般認定後輩的出發點是錯的。這一段詩人也有交代窗外的景色,然而描寫並沒有如第一段處理加入括號,「太陽從芭蕉樹後注入草地/在枯枝上閃着光」 詩人這個時候看出去的景物, 呼應信的內容,為逐步理解年輕人所想初露曙光;但在沐浴著陽光的同時,依然凝聚著一股寒氣,同樣呼應作者的疑惑,不明白善於分析、接受過學術訓練的年輕人為何「歸納為令人茫然的一系列質疑」。

 

第四段,首句「有人問我一個問題,關於/公理和正義」,不同於首三段與的開端,「關於」一詞後另起新行,轉而關注「問題」本身,不如前段般拘泥於某個用字的含義。 詩人深入年輕人的身份矛盾,重新探索來信者小時候背景,找出他為何提出問題。詩人開始捕捉他寫信的感情,注意到「信紙上沾了兩片水漬」。此時抬頭看窗外景象「天地也哭過,為一個重要的/超越季節和方向的問題,哭過/復以虛假的陽光掩飾窘態」,推翻前一段所寫象徵光明、真理的陽光「不會是虛假」的論述,暗示他越發接近年輕人的心境,捕捉他內心的矛盾 。

 

第五段,詩人聯繫年輕人的成長背景,終於認清他提出質疑的原因,轉而肯定信件內容,「我許久未曾聽過那麼明朗詳盡的陳述了,他在無情地解剖著自己」。這一段,詩人先提景物:簷下結網的蜘蛛,暗示著青年人在陰暗的環境下汲汲營營結網,一直渴望真正的陽光,將紗門下的蚊一網打盡。

 

第六段則沿用首三段的開首,重歸到年輕人寫信發問的現實。詩人從一開始否定信件,到最後落下「不容增刪」 的評價,予以認同。 詩人復以「軍鴿」比擬年輕人,白鴿象徵和平。在戰場上,不同於士兵,他並沒有攻擊力,要不是出於對社會關懷,他根本不會問出正義和公理的問題,他 「繫著疲乏頑抗著最渺茫的希望」,擔起信差的角色,向詩人傳達內心聲音,祈求解答「他不是先知,是失去嚮導的使徒──」,詩人為之深受感動。年輕人願意犧牲自己,在炮火裏重重突圍,暴力也許會摧殘他真誠而純粹的初心,但這顆心一直會保持熾熱, 一顆心在高溫裡溶化/透明,流動,虛無」,無形無聲中感染著同道中人。

 

綜觀全詩,代表著中年一輩的詩人接到來信後,起初是抗拒,但後來反而認真讀着信件,反復辨證,代入年輕人的矛盾身份思考問題,對後輩認同展現出開明的形象。詩人間接道出如何解決問題本身:不在於如何有力的論點,反而是願意作出溝通的傾聽者,可見詩人肩負起知識份子的責任,始終關懷著社會,透過此詩緩緩說出當代青年的心聲,正好呼應詩集後記所敘:「詩為人而作」。

——————–

附錄:〈有人問我公理和正義的問題〉楊枚

寫在一封縝密工整的信上,從

外縣市一小鎮寄出,署了

真實姓名和身分證號碼

年齡(窗外在下雨,點滴芭蕉葉

和圍牆上的碎玻璃),籍貫,職業

(院子裏堆積許多枯樹枝

一隻黑鳥在撲翅)。他顯然歷經

苦思不得答案,關於這麼重要的

一個問題。他是善於思維的,

文字也簡潔有力,結構圓融

書法得體(烏雲向遠天飛)

晨昏練過玄祕塔大字,在小學時代

家住漁港後街擁擠的眷村裏

大半時間和母親在一起;他羞澀

敏感,學了一口臺灣國語沒關係

常常登高瞭望海上的船隻

看白雲,就這樣把皮膚晒黑了

單薄的胸膛裏栽培着小小

孤獨的心,他這樣懇切寫道:

早熟脆弱如一顆二十世紀梨

 

有人問我公理和正義的問題

對著一壺苦茶,我設法去理解

如何以抽象的觀念分化他那許多鑿鑿的

證據,也許我應該先否定他的出發點

攻擊他的心態,批評他收集資料

的方法錯誤,以反證削弱其語氣

指他所陳一切這一切無非偏見

不值得有識之士的反駁。我聽到

窗外的雨聲愈來愈急

水勢從屋頂匆匆瀉下,灌滿房子周圍的

陽溝。唉到底甚麼是二十世紀梨呀──

他們在海島的高山地帶尋到

相當於華北平原的氣候了,肥沃豐隆的

處女地,乃迂迴引進一種鄉愁慰藉的

種子埋下,發芽,長高

開花結成這果,這名不見經傳的水果

可憐憫的形狀,色澤,和氣味

營養價值不明,除了

維他命C,甚至完全不象徵甚麼

除了一顆猶豫的屬於他自己的心

 

有人問我公理和正義的問題

這些不需要象徵──這些

是現實就應該當做現實處理

發信的是一個善於思維分析的人

讀了一年企管轉法律,畢業後

半年補充兵,考了兩次司法官……

雨停了

我對他的身世,他的憤怒

他的詰難和控訴都不能理解

雖然我曾設法,對着一壺苦茶

設法理解。我相信他不是為考試

而憤怒,因為這不在他的舉證裏

他談的是些高層次的問題,簡潔有力

段落分明,歸納為令人茫然的一系列

質疑。太陽從芭蕉樹後注入草地

在枯枝上閃着光。這些不會是

虛假的,在有限的溫暖裏

堅持一團龐大的寒氣

 

有人問我一個問題,關於

公理和正義。他是班上穿着

最整齊的孩子,雖然母親在城裏

幫傭洗衣──哦母親在他印象中

總是白皙的微笑着,縱使臉上

掛着淚;她雙手永遠是柔軟的

乾淨的,燈下為他慢慢修鉛筆

他說他不太記得了是一個溽熱的夜

好像髣髴父親在一場大吵鬧後

(充滿鄉音的激情的言語,連他

單祧籍貫香火的兒子,都不完全懂)

似乎就這樣走了,可能大概也許上了山

在高亢的華北氣候裏開墾,栽培

一種新引進的水果,二十世紀梨

秋風的夜晚,母親教他唱日本童謠

桃太郎遠征魔鬼島,半醒半睡

看她剪刀針線把舊軍服拆開

修改成一條夾褲一件小棉襖

信紙上沾了兩片水漬,想是他的淚

如牆腳巨大的雨霉,我向外望

天地也哭過,為一個重要的

超越季節和方向的問題,哭過

復以虛假的陽光掩飾窘態

 

有人問我一個問題,關於

公理和正義。簷下倒掛着一隻

詭異的蜘蛛,在虛假的陽光裏

翻轉反覆,結網。許久許久

我還看到冬天蚊蚋圍著紗門下

一個塑膠水桶在飛,如烏雲

我許久未曾聽過那麼明朗詳盡的

陳述了,他在無情地解剖着自己:

籍貫教我走到任何地方都帶着一份

與生俱來的鄉愁,他說,像我的胎記

然而胎記襲自母親我必須承認

它和那個無關。他時常

站在海岸瞭望,據說烟波盡頭

還有一個更長的海岸,高山森林巨川

母親沒看過的地方才是我們的

故鄉。大學裏必修現代史,背熟一本

標準答案;選修語言社會學

高分過了勞工法,監獄學,法制史

重修體育和憲法。他善於舉例

作證,能推論,會歸納。我從來

沒有收到過這樣一封充滿體驗和幻想

於冷肅尖銳的語氣中流露狂熱和絕望

徹底把狂熱和絕望完全平衡的信

禮貌地,問我公理和正義的問題

 

有人問我公理和正義的問題

寫在一封不容增刪的信裏

我看到淚水的印子擴大如乾涸的湖泊

濡沫死去的魚族在暗晦的角落

留下些許枯骨和白刺,我彷彿也

看到血在他成長的知識判斷裏

濺開,像炮火中從困頓的孤堡

放出的軍鴿,繫著疲乏頑抗者

最渺茫的希望,衝開窒息的硝烟

鼓翼升到燒焦的黃楊樹梢

敏捷地迴轉,對準增防的營盤刺飛

卻在高速中撞上一顆無意的流彈

粉碎於交擊的喧囂,讓毛骨和鮮血

充塞永遠不再的空間

讓我們從容遺忘。我體會

他沙啞的聲調,他曾經

嚎啕入荒原

狂呼暴風雨

計算着自己的步伐,不是先知

他不是先知,是失去嚮導的使徒──

他單薄的胸膛鼓脹如風爐

一顆心在高溫裏熔化

透明,流動,虛無

 

 

 

活水成淵:讀文心——如何選擇讀物

書名:《文心》

作者: 夏丏尊、葉聖陶

出版社:如果出版社

出版年份:2009

這次的內容包括作者所推薦給學生的必備讀物以及編輯所推薦的書目。歡迎大家留言分享你們所喜愛的讀物。

活水成淵:讀文心——看寫作語法問題


書名:《文心》

作者: 夏丏尊、葉聖陶

出版社:如果出版社

出版年份:2009

承接上回提到寫作選材的方法,今回繼續講如何寫作,改善語病問題,如何讓文句更加通順。

訪問見聞——對非華語學生學習中文的狀況以及教育政策看法 黃汝嘉助理教授


1、您認為非華語學生學習中文,感到困難的緣由是什麼?

學生背景因素:

對於香港的非華語學生而言,中文並非他們的母語,家庭支援不足,難免會困難重重。他們的語言背景很複雜,現在所指的非華語學生主要是南亞裔,來自印度、巴基斯坦、尼泊爾、菲律賓和印尼等地。他們很多是移民家庭,屬於第二代和第三代移民,在港落地生根一兩代,當然也有新來的。這些非華語學生本來有他們的家鄉語,來香港往往需要學習英文和中文。但是他們 面對的困難比香港學生多。他們同時間學習兩樣外語,而中文和英文兩者,無論是語文的語系,還是文字系統都不同。華語學生學習英文也會面對不少困難,可想而知,對於這批學生,他們帶著家鄉語的背景,同時學習兩種不同語系的語言,甚至要以不算流利的英文來學習中文更添困難。

更重要的是,這批學生難以脫離背景對他們的影響,尤其是家庭支援不是很好的學生。有些學生社經地位比較低,處於弱勢家庭,父母工作環境較長、居住環境較差。 爸爸媽媽能夠抽出來照顧子女讀書的時間是比較少。本來華語生的社經地位低的話,學習方面也較容易面對困難和問題,這些非華語學生帶著這樣的背景,面對複雜的語言學習困難,就中文一科來講,父母更是束手無策。

香港的教育政策因素:

以前的做法是,非華語學生必須在指定官校就讀,這些學校會大量錄取這批學生。 這些學生再升學的時候,就會去到一些會錄取非華語學生的中學,例如地利亞修女紀念學校,當時,整個社會對於非華語學生學習中文的意識很低。既然非華語學生學習中文難,那就不要學習中文了,可以學習另外一種語言,例如法文。不夠理想。沒有人提出問題,政府也沒有主動解決。

回歸之後,我們要推行兩文三語,對非華語學生卻沒有這方面要求,導致他們中文閱讀能力甚低。沒有中文的能力的話,就升學、就業,以後的社交聯繫方面的發展都是不理想的。因此,有非牟利團體提出此制度類同於種族隔離,這個制度應要打破,不可以推行此種類似種族隔離的政策。正式而言,真的是十幾年前,教育局鼓勵這些學生入讀主流學校,當時政策變動,令學生入讀不同的主流學校,然而主流學校卻沒有準備如何教導這批學生中文,在師訓方面也未能配合教學需要的變動。例如,在主流的班別裡有2個非華語學生,但老師也不知道怎樣處理,也沒有任何經驗。

中文能力發展緩慢:

非華語學生的中文口語聽說能力不高,導致他們的讀寫能力發展緩慢。 中文字本來也較困難去學習,需要很多聯繫,投入很多時間去學習的話,所以他們聽說讀寫的中文能力發展都很緩慢。在研究當中,測試一個小四的學生100個在小一學習過的中文字,觀察他懂得讀對多少個字。5年前的研究顯示,他只會懂得讀50個,平均只懂一半。一個小四學生只是懂得一半的小一常用字的話,就知道整個中文能力發展已經拖慢了。而且越高年級的要求越高,越少機會打穩基礎,只能結果就是老師覺得你學得太慢,然後就完全不理你。 結果,非華語學生放在主流班的話,學校的準備比較差的話,學習就會較慢亦不理想;在中文語境比較好的環境,發展較理想。可是,整體來說,非華語學生的中文發展仍未成熟,要看機緣,會否學校有否一些個別措施幫助他們。

2、您認為政府該如何改善針對非華語學生學習中文的教育政策?

十年前,我當時就是教育局的成員,負責留校與學校傾談,與學校老師合作發展校本課程,將教學方法更完善對應學生的需要教學。當時大家都不知道怎麼辦好,課題很新,但需要逼切。現在香港的語文教育和課程發展,教育局針對華語生,每個課程設有課程指引,也有一些配套文件,上載教案作例子,還有課程領域、學習目標、大約的組織、教學方法的原則。考評局則會負責評估上面的需求。

而教材方面,學校有權決定所使用的教材,用不同出版社的教科書,或者自己制定教科書,以符合課程指引。 一般的華語課程,教育局出課程指引,課程實際的教學教材和教學方法是學校決定的。過程中,私人市場,教科書的出版商佔了一個很大的角色,而學校自己構建課程不多。放在非華語的學生的話,教育局為非華語學生制定了學習中文的指引,例如《第二語言的學習架構》。這份文件根據讀寫聽說四個範疇訂下指引,教育局也明白非華語的進展可能有些不同,於是規劃各個階段進展,讓老師更加清楚學生學習進展,並發展教材。中間也採用某些老師的前線教材作示例,供其他學校參考。

政府的支援政策:

另外就是提供支援,政府的支援可分為兩種資助,其實不少。就政府而言,這是對於少數族裔的大政策,是在扶貧的角度去看的。第二就是專員,就是教育局會派他們到學校當中支援學校發展校本政策。 現在有一些學校走得比較前的,老師的經驗會比較好,也會借助他們的經驗去支援其他學校。

改善建議——訂立明確學習目標:

但是以上的現有政策都不足夠,任何一個地方都可以做得更好。大家都覺得10年前的問題,現在還未有得到完善的解決。如何才是怎樣才是好?整個教育界仍在探討當中。而核心原因是因為教育課程架構的設定,都太模糊,課程架構仍是非常空泛,不夠實在。我們應針對這一班學生升學和就業出路,訂立明確的學習目的,如香港中學文憑試為主流學生中文課程的官方目標,針對非華語學生卻沒有如此考試政策。

一旦對這班學生有一個比較明確而合理的學習要求,相信坊間力量會更容易聚合。對教科書商來說不是很吸引,因為人數少,也因此令很多私人市場未必這麼到位。不過中文市場本身是大的,但是學習要求明確的話,會比較容易,大家會聚合。現階段而言,香港中學文憑試對非華語學生太難。 雖然也有學生考取外地的中文科考試,例如普通中學教育(GCSE),大學也放寬收生要求,但始終外地的考試,水平未必對應本地的需求,GCSE能夠幫助入到大學,但是非華語學生可能連看一封信,中文地址也未必看得懂,考試水平定得太低。水平若是定得太高,學生考不到;若是定太低,考到也沒有用。雖然怎樣才是合理還是需要調節,但起碼要讓這些學生能在香港順利找到工作。  雖然此事過程很複雜,世界各地也沒有太多參考例子,所以還是要從根本做起。

3、教學建議

師訓:

現在的師訓是將中文當成第一語言地授課,師訓課程可加強將中文當作第二語言教學的部分。老師要加強對於文字的結構、句子的結構、基礎語文知識、語法以及語言學方面的掌握。老師通過掌握這些知識之後,將知識轉化應該學習到的東西,令學習中文更加容易。

對準老師或前線老師的教學建議:

仍然相信一個非華語學生放在主流學校裡面,學習好中文的機會是比較多的,但是受的挫折也會更多。就老師而言,就評估,就教案,就課程額外照顧學生,老師的教擔加重,並非容易之事。此外,對於教育局以及學校的政策都未必如老師所想。大環境未必能夠改變之下,仍然鼓勵老師們帶著「總可以做些改變」的信念。就你面對的非華語學生,評估學生的水平基礎,思考一下在此基礎之上,帶給學生進步的方案。例如改變功課政策、在課堂上給予符合他們水平的課堂任務。 一點一滴,總會帶來一些改變。

最後,感謝黃汝嘉教授願意接受訪問,為我們提供寶貴的意見。

文筆:民國的「旖旎風光」

      我是林徽因。我一生之中的桃花緣倒是不絕,起碼眾所周知有思成、老金、徐先生。十六歲的時候,我遇見了徐先生。他讓我感受了英國詩歌和英國戲劇的浪漫。讓我深深著迷的不僅是那個世界,還有徐先生的浪漫。這是一個奇遇,但是也只是一個奇遇。因為徐先生有家庭,風花雪月的剎那瘋狂並不是我的追求。由此,老金這個身在花叢的人也不是我的歸宿,雖然我真的很欣賞他。

      但是思成不一樣,他是一個傻子。在大學的時候,他不知道自己將來要做什麼。我半開玩笑的跟他說,跟我一起學建築,他就二話不說的跟我遠赴賓夕法尼亞大學讀書。雖然最後我沒能讀成建築系,但是他卻成為了一個出色的建築師。我們在美國裡一起工作、設計,我們是如此契合。即便是教授在我們的作品中,也無法分清我們的分工。即使是我自己也無法分清,因為它們本來就是一體的,如何分彼此?或許那個時候,我看到畫設計圖時專注的他,我就知道,我要的就是這個寡言少語,卻與我靈魂契合的他。

      思成婚前很不安,他覺得我不會喜歡木訥的他,所以問我為什麼是他,我覺得這個傻子真的傻。他們都說林徽因是個受眾多才子追捧的才女。我並非才女,只是一個渴望報效國家的人,思成也是。他跟我並不僅僅是愛侶,更是知音、並肩前行的夥伴。

      一生之中,我風光過,絕望過,決絕過,迷茫過。但是只有思成始終陪在我身邊,無怨無悔。他是個傻子,即便被整個文化圈嘲笑懼內,是我的出氣筒,他也沒有改變對我的好。這一生,能與他結秦晉之好,是我前生修來的福份。

 

      我是梁思成。我是一個不善言辭的人,但是徽因不是,她總是很活潑。如果我是梁木,那麼她就是飛檐與雕刻,精緻且美麗,靈動且迷人。說實話,我很不自信。我知道我愛的女子很出色,寶藏因燦爛而受萬人追捧,她也不例外,她天生就該被眾星環繞。

      事實上徽因確實是被眾星環繞,而徐志摩是讓我最不喜的一個。這個男人的作為確實與我三觀不合,但他最後死於前往探望我倆的途中······好吧,其實他只是來聽徽因講座,在飛機上罹難,也確然讓人惋惜。原來人的一生,就這樣說沒就沒。後來······徽因也是。

      我父親熬過了慈禧的打壓,熬過了清末。我熬過了民國混戰,熬過了日本人侵華,我始終沒有放棄祖國。我知道,我的根在祖國,我也知道徽因的根,同樣在祖國。但最後,徽因卻沒有熬過新中國給她帶來的理想幻滅。我明白她的痛,我也痛。他們不懂建築,不懂文化價值,視一切千金難買的古蹟為糞土,他們是徹頭徹尾的瘋子。在他們看來,我們才是瘋子,守舊而不知革新的瘋子。所以我們對上了,徽因扛不住了。

      徽因亮如天上明月,也是照進深海中的我的一縷光。我實在難以想像一個如此靈動的女子,竟然有一天會香消玉殞,於是我渾渾噩噩了好幾年。直到林洙過來告訴我,我不能再這樣,我得繼續徽因的遺志。於是我在林洙的幫助下,繼續在這個艱難的時代中工作,而林洙也因此成為我第二任的妻子。

      我沒有覺得再婚,是對徽因的不尊重,因為我與徽因已經廝守了一生。在徽因的一生中,我都是最愛她的一個。至於林洙,我也很幸運。晚年的我能夠遇到她,是她讓我重拾一直丟下的工作,也是因為她,我與徽因在工作中的靈魂才能重新聯繫。老金在徽因的憑弔中題了「萬古人間四月天」,我是一個笨拙的人,我沒法這樣優美的總結我的妻子。但是她確實是「四月天」,我永遠的「四月天」。

 

      我是金嶽霖。很多人都說我為了徽因終身不娶,幫我塑造了一個典型的「痴情者」形象。但這不過是一層虛假的幻影、一個美麗的謊言──我可是一位“very Bohemianindeed”,是大家公認「放浪形骸」。

      確實,我與徽因之間擁有著屬於我們的故事。我即便從未與一位女子,踏進過婚姻的殿堂,亦非因為我深愛徽因,願意為她守身的緣故,只是因緣際會而已。就如我與秦麗琳一起,我們信奉的是英國哲學家伯特蘭·羅素「試婚」的那一套;又如與浦熙修互生好感,當時社會中婚姻與政治息息相關,且她身體不好,不得不慎重考慮罷了。

      與我有緣的人不少,林徽因是一個,秦麗琳是一個,浦熙修也是一個,她們在我的人生中都佔有一席位。「一身詩意千尋瀑,萬古人間四月天」。或許,徽因對我來說,還是最特別的一個吧。

 

      我是徐志摩。我這一生最愛的兩個女人便是徽因,還有小曼。我認識徽音是在那一年的英國秋天,我參加了一次國際聯盟協會的演講,結識了林長明,也看見了站在他身後的女兒林徽因。徽因氣質高雅,學貫中西,像一隻翩翩起舞的蝴蝶,掠過我的眼前,飛入我的內心深處。這才是我喜歡的女子,我喜歡的是有才華的女子,喜歡的是新式的女子,而並非家裡面那個古舊刻板的深閨女子。她就是我的靈感,我開始大量的寫詩,極其美好的詩,以表達我內心對於她的嚮往,對美好,還有愛情的憧憬。

         我要認清你的遠去的身影/直到距離使我認你不分明/再不然我就叫響你的名字/不斷的提醒你有我在這裏/為消解荒街與深晚的荒涼/目送你歸去……(徐志摩《你去》)

      她是我的靈感女神,是我的繆斯!我們把手相談,從詩詞歌賦談到人生哲理,她處處令我著迷。當她決定嫁給思成的時候,我是不敢相信的。這場戀愛,最後以失敗告終。我與徽因的相遇相識相知,便如此詩: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雲/偶爾投影在你的波心/你不必訝異/更無須歡喜/在轉瞬間消滅了蹤影/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徐志摩《偶然》)

       從英國回來後,我認識了一位敢愛敢恨,天真浪漫的名媛──陸小曼。將軍王賡的太太陸小曼,全城聞名的交際花,可謂才貌雙全。而且她精通英文、法文,更擅長繪畫,是著名畫家劉海粟的學生。毫無疑問,我深深被這女子所吸引,儘管她是朋友的妻子,我還是毫不猶豫地愛上了她。

        面對朋友還有社會的謾罵和鄙視,我和小曼還是不管不顧地在一起。我愛她,所以我也遵從自己的內心跟她在一塊兒。

 

        我是陸小曼。很多人對我的行為模式評價是:「天性散漫,不痛不發」。我不甘於一成不變,嚮往著自由與浪漫。所以當父母千挑萬選之後,將我嫁給了王賡,我除了服從之外,只有無奈。我對王剛的印象是英俊有才,是艾森豪威爾的軍校同學。第二,紳士而深情。可是我在這段婚姻中,感到非常不愉快,日後看來更是後悔。我後悔的,不是辜負了像王庚這麼優秀的丈夫,而是糊裡糊塗的就嫁了,以致最後「傷人傷己」。我對於這段婚姻生活只有兩個詞:「假言假笑」,還有「強顏歡笑」。

        後來我愛上了,跟我一樣浪漫的詩人,徐志摩。我並不後悔這場所謂的出軌,這場婚姻只是名氣與名氣的結合,跟感情沒有任何關係。徐志摩身上那股浪漫的氣息還有才氣,實在是令我著迷。我們邀請了梁啟超先生,為我們在北海公園舉行的婚禮致證婚詞。他說:徐志摩、陸小曼,你們都是離過婚,又重結婚的都是過來人。這曾是由於用情不專,以後要痛自悔悟……我送你們一句話,祝你們這次是最後一次結婚!這火藥味十足的證婚詞亘古未有。哪怕我的離婚,已經取得了前夫王賡的諒解,但社會並不寬容。面對這樣的現實壓力,我只能迎面而上,而不是被這些流言蜚語擊倒。我驕傲的天性,不肯讓任何一個人知道我是一個失意者,是一個不快樂的人。所幸的是,志摩愛我、寵我,要不是那一場空難……

       在我飽受傷痛的時候,有一個人形影不離的陪在我身邊,並且為我提供的生活上的幫助。他就是翁瑞午。他多才多藝,京戲、崑曲樣樣精通。而我與他的結識,源於我的慢性老胃病。經過他的精心照顧,我的病痛很快就過去了。無論是精神上還是物質上,他對我都是極好。我們相愛相敬,相守了將近三十年的美好時光。

      

       當我翻開這本民國佳人才子的傳記,我看到了許多熟悉的人名。記得中學的時候我們就在談論林徽因,有誰沒有聽說過民國才女林徽因與其他人之間的感情糾葛呢?比起他們的文學作品,我對他們的身世個性、愛情生活更有興趣!畢竟,八卦誰不喜歡聽?這個話題可是經年不衰,每年都有不少文章,專門描寫他們之間的愛恨情仇,有誰能完全避開這段「旖旎風光」呢?

        我們關注林徽因浪漫複雜的愛情故事,同時,我們亦欣賞她的精神氣質,認同她的成就。這些愛情故事,除了能夠滿足我們渴求八卦的心,還能讓我們領略到民國時期知識分子的不同個性。他們的情感是綿綿不息,他們的成就也是無可替代,就如林徽因,她為保護舊城牆所做的努力和說過的話。那個時代的風華人物,雖然早就成為了一張張黑白照片,但他們的性情魅力,卻不困在於區區幾張照片、幾段文字之中。

活水成淵:從《香港文學散步》反思教者身份

書名:《香港文學散步》

編者:小思

出版社:上海譯文出版社

香港雖命運多舛,上世紀抗戰時期卻成為了中國文化人南遷避難之地。此書編錄蔡元培、魯迅、戴望舒、許地山、蕭紅相關文章,印證中國文化人與香港一樣命運多舛。蔡元培、許地山、蕭紅在香港過世,戴望舒於囹圄掙扎求存。對於他們來說,香港不是故鄉,他們僅以過客的身份活於此地。不過,這群過客為文化、教育界留下的影響至今猶在。

 

此書提到許地山先生治學嚴謹,注重方法;致力改革港大中文系,由記誦之學改革至研究之學;重新劃分文史哲三科,填補各科不足;關心中小學教育,提出改良之見。許先生除了熱心研究、教學,仍不忘文藝創作。他發表過不少散文及小說,譬如〈落花生〉、〈綴網勞蛛〉等等。擔任教職,工作量本就沉重,他仍堅持投放大量時間於社會工作。「打一份工」,按章行事本容易不過,但要更上一層樓,做好一件事、勝任一份工作不容易,為人師表更不容易。許先生處於殖民時代,學府深受官僚制度所限,但他仍知難而上,凡事盡力,處事敬慎。縱然難關當前,限制處處,敬慎之心未可拋。

 

蔡元培先生抗戰當年南下,在香港養病、過世、下葬。此書收錄的多是後人到蔡先生墓前拜祭所寫的文章,僅收錄一篇蔡先生在聖約翰大禮堂美術展覽會的演詞。畢竟蔡先生與香港的緣分不深,此書所錄的也不多。蔡先生沒有像許先生般在港出任教授,但在港的公祭依然有上萬人出席,一同悼念他。八十載過去,蔡元培的名字還是常常被人提起,於五四運動中挺身營救學生、容納各學派、尊重學術自由思想,凡此種種,皆是雅談。不少人懷念校長的作風、承擔,青山雖有幸埋忠骨,惟「世間再無蔡元培」。世間難有年輕時曾製造炸彈、參與革命的校長,蔡先生可謂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他的真正厲害之處固然不在於此,而在於他如何帶領整個時代、民族前進。舵手未至,風雨已臨,教者的兼容雅量、承擔、堅持至為貴重。船雖未穩,仍要盡力顧及學生的安危。

 

面對世運丕變,教者的責任更重。對得起自己、對得起時代,足矣。多年前許先生留下的詰問:「香港的教育,應屬何等?」留待日後答之。

 

 

專業成長:非華語座談會

一、座談會簡介

是次座談會邀請了於前線工作的學長與我們分享。本次講座以非華語教學為主題,探討在中小學教授非華語學生中文的現況、困難及方法。現時香港錄取非華語學生的學校多達約620所,佔全港學校約三分之二。而教育局自二零一四年起推行「中國語文課程第二語言學習架構」,以加強支援非華語學生學習中文,但教學成效一般。非華語學生一般在中文科公開試取得的成績不佳,以致升學、就業的機會受到局限。

 

二、非華語學生的定義

現時政府對非華語學生的定義較含糊。在三四年前,是以學生的家用語言來判斷其是否屬非華語學生。當學生的家用語言只有非華語(英語等),而沒有華語(廣東話、國語),該學生便屬於非華語學生。但近來政府對此定義有所修正,以學生的出生地、其父母的出生地等判斷其是否屬非華語學生的標準。然而,政府沒有考慮學生的成長環境與家庭環境。若學生在香港出生,即使他們在英語為主的家庭環境中長大,以致中文水平較弱,都不會將其列入為非華語學生。

 

一般而言,學校會為非華語學生進行前測,透過「聽、說」測試學生的中文水平,再作讀寫測試,界定學生的語文水平屬初小還是高小,然後作詳細的教學安排。

 

三、非華語學生出路問題

引言中指出,非華語學生在升讀大學時會因中文科的成績而受掣肘。其主要原因是香港的大學沒有清晰、劃一的招收標準,以致學校未能對症下藥,難以制定相關的教學安排。

 

現時,非華語學生可以參加的中國語文水平考試共有數種:GCE、GCSE、DSE(應用學習中文(非華語學生適用))。香港一般大學都承認GCE及GCSE的中文成績。而DSE(應用學習中文(非華語學生適用))只有合格及不合格兩個等級。該課程以實用性為主,為非華語學生日後在社會工作、生活作準備。香港各間大學對於非華語學生中文科成績的處理不一,有的可用其他語言如法語、德語等取替,有的卻不能。再者,亦要視乎各個課程的個別要求。在面對不同考試、不同課程的語文要求時,要制定非華語課程的方向,實在不容易。

 

四、非華語學生的教育方法

在設立非華語學生的課堂時,減少師生人數的比例十分重要。在課堂形式上,學長提到低年級學生會跟隨主流學生,融入主流學生之中;而高年級的非華語學生可以抽離,自成一班。此外,也有Individual Education Plan(IEP) 單對單教學的形式,按照學生的學習能力、學習興趣、學習進度等,設計具針對性的課堂。

 

當小學的主流課堂在學習標點符號、重組句子時,IEP的學生還在學習字的部件、筆劃、少量標點符號等等,可見非華語學生與主流學生的語文水平相距甚遠。因此,老師會在作業或考卷中多給非華語學生聽說、表達上的幫助,例如以畫畫的方式表達答案,提供拼音、聯繫讀音等。

 

在教學上,應多強調聽說,務求達到以聽說帶讀寫的功效。非華語學生的聽說能力優於讀寫,因此老師在課堂上宜多以聽說輸入輔助。例如:老師以廣東話或普通話教授,鼓勵學生嘗試模擬老師讀音,允許學生先以英語回答,再由老師以中文補充答案,然後由學生覆述。此外,也可以透過拼音聯繫讀音,增強對讀音的記憶,然後再循序漸進到字義上,將形音義分開不同步驟教授。

 

此外,可以多元化的活動增強非華語學生學習中文的動機,例如小組合作、電子教學等。在晨讀課,讓高年級的非華語學生帶領低年級學生閱讀,教學相長。學生可以按程度劃分提供的書單以購買圖書閱讀,增加閱讀量及識字量,提高閱讀能力。另外,一些校內的文化交流活動、話劇等,都能提升非華語學生學習中文的興趣,讓他們發揮聽說能力。

 

在評估方面,學長提到要調適主流學生與非華語學生的考卷重心比例,大約是五比三。例如主流學生需要學習五個學習重點中,那麼非華語學生就要學會首三個較為簡單的學習重點。在設計試卷時,也要保證試卷中這三個學習重點佔據七成以上分數。

 

在教材上,坊間的非華語教材較少,學校大多要制定自己的校本教材。現時坊間只有輕鬆學漢語,一共六冊,而中學則沒有坊間教材。非華語學生的家庭背景、學習差異可以頗大,因此難以制定劃一的教材。再者,部分學校為普教中學校,非華語學生在中文課會接觸到英語、廣東話、普通話三種語言,因此更加難以掌握。即使是校本教材,老師在教學過程中也要因應學生的學習狀況不斷修正教材。

 

 

五、教育非華語學生遇到的困難

非華語學生的識字能力較弱,影響讀寫方面的發展。一般非華語學生與主流學生的語文水平有一定差距,按照第二語言架構中的學習層架,非華語學生到了第四階層,才等於主流學生的第一階層,甚至有機會小六才達到第一層架,難以跟上主流學生的學習進度。因此,政府的目標是提升非華語學生的中文學習水平,而非要求他們跟上主流學生的語文進度。

 

學長還提到,教育非華語學生是非常具挑戰性的,要不時更改教學的大方針與學習目標,務求達到學教評劃一。因此,釐定清晰的非華語學生的定義是十分重要的基礎。此外,而管理非華語中文課堂也是挺艱難的事情。部分非華語學生行為問題嚴重,需要完全分離,否則難以專注。老師也要注意特殊學習困難(SpLD)讀寫障礙在非華語學生(NCS combination)身上出現的情況。可能某些同學不是有讀寫困難,只是對中文缺乏興趣而已。在這種情況下,以IEP的形式進行課堂是比較可取的方法。

 

六、電子資源學習方法

目前應用在非華語教學上的電子資源不多,其中一種做法是老師們自己錄製聆聽錄音,調適語速、內容及題型等。另一個可行的作法是利用平板電腦進行閱讀評估,讓學生用平板電腦重複聆聽錄音,並附有粵普轉換、調整語速、即時翻譯等功能。這可以幫助非華語學生透過以聽帶讀,有助掃除閱讀障礙,測試真實的閱讀水平。此外,也可以透過一些成語、識字軟件,讓學生以電子遊戲的方式摹寫筆畫、學習成語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