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教看圖寫作?

作者:拍草

   教寫作,往往離不開看圖作文;而它出現在課堂或試卷上的頻率,絕不比記敘文少。然而,為甚麼要訓練學生去看圖寫作呢?看來這是一眾語文教師少有深思的問題,卻直接影響我們如何執教。學生常常會問:圖畫表示了的內容,為甚麼還要用文字去寫一次呢?你看不到嗎?如果不曾想過,確實很難向學生提供一個讓人折服的答案。結果就是學生好像拿到免死金牌,敷衍我們的功課。

   答案就是:攝影本來就不能取代文字描寫。

   重點是先分辨「呈現」和「描寫」。一張照片,可向你呈現的是一些景象,然後你心裡總會有一些從映象而來的感覺,而這種感覺是比較直接的。可是,它永遠不能「描寫」。蘇姍‧桑塔格:《論攝影》,(上海:上海譯文出版社,2008年),頁145。如果以圖片描寫為例,作家是描寫畫面上的景物,然後心中對景物總會產生一些想法、或是感覺,寫出來。舉例:古人寫楊柳,總愛寫成「楊柳依依」,好像拉住你的衣襟,不讓你離開,又有一種輕巧、夾雜不捨。但如果呈現在眼前的是一張楊柳的圖片,單憑肉眼,是不可能看見以上的描寫。這裡並非指「照片不會喚起讀者的感受」,也無意貶低圖像的價值。只是指出,文字描寫有它的力量或它能擔當的角色。陳平原在《文學的周邊》指出:「純粹的圖像,在呈現歷史進程以及表現精神世界方面,是有局限性的。」而在教學上處理看圖寫作,若然只是停留於用文字交代畫面裡的東西,則會變成一段安插在照片旁邊的陳述,是可惜。

   描寫,觀察之後,就是選材。看圖寫作,可視為比起長文寫作較簡單的選材練習。它要求學生就眼前所見的內容,培養感興,然後「抽取」圖中合適的部分把所思所感表達出來。用詞上,「抽取」比起「選取」較合適,一種感覺的產生,本來就不是憑空,而是據於圖中各物。行文的過程,其實是讓學生從理性的層面,學習整理和表達自己的感受和想法。如果意識到這一點,執教時,焦點就不應落在運用新的形容詞或修辭格;甚至把圖畫割裂,每個景物獨立成一段來寫。曾經看過一些學校的看圖作文評分表,學生每寫出一種景物,就得一分,不論他寫成怎樣、更不顧大局。會考的試題中,有時也有這種要求學生寫出特定內容的毛病。在我看來,是可佈的。

   近來全城關注的就是四川大地震,不少地震圖片在互聯網上廣泛流傳,教師也可以拿一兩張圖片來教學生「看圖寫作」。選材有甚麼準則呢?既然「描寫」是比起「呈現」有不同的考慮,那麼,環境的照片之外,可嘗試選一些人物的照片作教材。圖片中不一定要充斥太多景物,並非要考驗學生的觀察能力,是否足以概括圖中種種。反之,不如單單從一個小女孩的表情、或是一個老婦人的身影,看看你的學生想到甚麼,並可以寫出甚麼吧!下圖可作參考。


看圖寫作:

延伸閱讀:

1)蘇姍‧桑塔格:《論攝影》,(上海:上海譯文出版社,2008年)。

2)陳平原:《文學的周邊》,(北京:新世界出版社,2004年)。

1 comment to 又教看圖寫作?

  • Karen Ao

    寫作練習和作文,其中一個目標,也是最基本的要求是希望訓練學生能以恰當準確的字詞寫出完整通順的文句,再透過文句構成一篇結構完整的文章,從而學會有條理地、有系統地對自己的感受和想法表達出來。文字不單是陳述眼前所見的客觀景物,還可以是作者的主觀感情和無形的思緒。有意義的看圖寫作應該是訓練學生揀選圖中重要的景象,借景象的特點加以發揮,既客觀地描述圖中所見,同時藉文字以表達自己對圖中景物的所感所思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