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歌曲隨想

作者:小紅帽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我們如常營營役役地工作之際,中國的另一邊卻發生八級的天旋地轉。其後社會各界熱心募捐賑災,希望可以向四川的同胞伸出援手,演藝界人士自不例外,中、港、台兩岸三地的歌手都為此譜歌賦詞,當中以香港演藝人協會製作、劉德華填詞的〈承諾〉 (歌詞請參考這裡)最為大家熟悉。

 
  現今的年青人多以藝人為偶像,劉德華更獲封為太平紳士,暫且不論這兩項事情是否合理,藝人對現今學生的影響,實在不容忽視,而四川大地震後,他們紛紛創作賑災歌曲,在教學上給我們甚麼啟發呢?
 
 
  〈承諾〉談到四川人民在山搖地破的一瞬間,失去了幸福的家園,「我」承諾在背後支持著,陪伴他們走出黑暗,這首歌表達了對災民不離不棄,我們承諾會盡力幫助他們過新生活;此外,成龍主唱的〈生死不離〉 (歌詞請參考這裡)也說要奮力拯救埋在瓦礫下的每一個生命。這些賑災歌曲都使人意識到香港人與內地同胞血濃於水的關係,喚起大眾對災情的關注,為四川地震籌款作宣傳,或是表達對災難中的同胞的關切,均起了很大的作用。對四川災民而言,這些歌曲都讓他們感受到港人的支持和關懷,鼓勵他們勇敢面對困境。
 
 
  我們固然要對災難中的人民施以援手,反過來想,身處困境的人,是否只有坐以待救呢?台灣歌手同樣創作了賑災歌曲,〈手牽手〉(歌詞請參考這裡)、〈愛與希望〉(歌詞請參考這裡)和〈比較美好的世界〉(歌詞請參考這裡)等,與香港的一樣,是以朋友的身份去鼓勵四川災民。不同的是這些歌所帶出的訊息,不是單說「我會來救你、幫你」,而是「你要勇敢地站起來,不要放棄,我會陪伴在你左右」。這兒引伸了一道思考題:逆境之前,我們應該用甚麼態度面對呢?相信更令人動容的,不只是房屋倒下、家散人亡的慘況,而是面對逆境的堅強和勇氣。
 
 
  賑災歌曲呼籲別人捐錢,的確有助取得一個不俗的善款數字,但藝人可以付出更多嗎?歌曲許下「承諾」,會協助災民重建家園,使他們的生活回復原狀,然而災後重建並非一時一刻可以完成的。即時的治療、防疫,之後重建樓房、孩童復學、成人復業事宜,甚至整個社區、制度、經濟等;這些硬件之外,還有心靈上的治療,要真真正正回復舊日的面貌,恐怕要花上數十載。歌者寫歌前可能沒有考慮到能力的問題,或者會否與其他機構、單位等合作,只一心希望幫助災民,據聞香港的藝人未來幾年仍會舉辦賑災活動,希望歌者不是一時感動而許下承諾。作品 (當然包括賑災歌曲) 不應為寫而寫,誰在慈善「秀」過後不見蹤影,誰盡心盡力協助災後重建,時間久了,自有分曉。
 
 
  面對逆境如何自處、如何關懷和幫助身邊的人,正是我們希望學生通過四川大地震這件大事去思考的問題。因為身為教師,我們總不希望香港的下一代再發出寧救熊貓不救人的言論,或是在貧困時只懂攤開雙手向政府要錢吧。以上的課題,較傾向在通識科或德育科討論,回到中文科,我們便要多做一點了。學生經常訴說寫作沒有靈感,老師請他們在生活中找題材,他們仍是一臉茫然;這次四川大地震,學生看了很多有關的報導,從中觀察和體會,定會有所感,可能是親情、人情,甚至人性等等,緣事而發,描述事件和抒發感受,便能寫成文章。〈石縫〉(歌詞請參考這裡)便是歌者看到四川地震悲慘的災情,救援人員傾盡全力營救被困的人,體會到人間有愛而在短時間內寫成的。不少賑災歌曲湧現,期望可以對寫作風氣起了正面的作用。此外,對於高年級的學生,老師可以在課堂上談及中國傳統的音樂、生死等文化觀念,豐富他們的文化知識。
 
 
  地震發生至今兩個多月,受影響的災民不再終日哭哭啼啼,開始積極地展開新生活。而身處幸福環境、身為教師的我們,更應該藉著這次百年也不想一見的國難,提升學生自身的思考和語文能力。

3 comments to 地震歌曲隨想

  • Joker So

    香港的市民大眾往往抱有一種[救助]的心態對待災民,
    顯然是基於我們身處安穩的社會之中,而這種心態不單存在於成年人的思想中,
    也影響著我們的孩子. 當我們總是告訴孩子,他們很慘, 我們有能力,要救他們,
    這個過程固然培養了他們助人的精神,可是我們錯過了最重要的一步, 由最基本的生命談起, 讓他們了解事件不單是一個幫助與否的問題,而是這場災難對脆弱生命的震憾和激蕩,相信唯有讓孩子多從這個角度看事情,才能如作者所言,提升學生的思維能力和文化底蘊.

  • Karen Ao

    對﹗學校著重培養孩子樂於助人的品格,這是重要的,也是孩子健全人格所必須的。不過,我們往往就忽略了要教導孩子學會自救。
    社會越來越複雜,孩子在人生路上所面對的問題也會越來越多,家長、老師總不能分分秒秒留在孩子身邊協助他們處理所有難題。讓孩子明白「自救」的重要,教會孩子相信自己的能力,給予孩子信心面對各種難關,是培育孩子成長的重要一環。
    「助人」和「自助」是每個人不可或缺的信念。學校和家庭也應該重視,且平衡這兩方面的教育。

  • 艾弗森

      大地震已經發生了超過三個月,災區當然在如火如荼的重建中,但之前信誓旦旦說要幫助四川人民的”好心人”呢?或許默默在努力,或許已置之腦後了。身在香港,看看報紙或電視節目,關於四川重建的消息越來越少,人們談論的話題更鮮有及此,特別現在京奧的風頭已遠遠蓋過此事了。香港人談論話題或做事總愛隨著媒體報道走,電視台二十四小時皆播放著奧運節目這全球盛事,一向以繁忙自居的香港人,自然抽不出空來再管那些已經”過時”的新聞。
      別以為當初捐了一疊金錢或是流過兩滴淚便可了事,重建實在需要長期援助的。教師應該屬於社會上頭腦比較清醒的一群,因此斷不能從俗,只懂隨著潮流走,應該關心真正值得關心的事。除此,還要盡能力影響他人,影響學生,才算盡了社會責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