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展.文化

作者:拍草

  有朋友指我是一個不切實際的準中文教師,大概是因為我總會在想一些接近理想的問題。其中一句我常掛在口邊的話是:學習的機會是無處不在的。問題是教師會否又能否願意利用這些條件幫助學生學習。有人認為課室以外教師的身份就應放下,有人認為書本以外的知識應讓學生自己探索,有人認為中文教師的教學使命是涉獵一切與文字、文學、文化甚至文明有關的領域,亦有人認為針對學生的考試需要和實際需要施教便成。在此,先不爭論。只是於我而言,近期鬧得如火如荼的香港書展裡,又是一個學習的寶貴機會。既然難得,何不把握?

  書展文化是值得教師與學生一起探討的。其一,內裡牽涉多種不同角度的分析,需要批判性的思維:為甚麼書展會安排模特兒的館子?可以這樣做嗎?為甚麼別人說不能賣書以外的東西?書展就不能牽涉商業角力嗎?然後,如何取捨?其二,內裡需要學生調動多種不同的文化知識。如果我們認同書是文字的重要載體,那麼近期書展這個社會性的議題,就可引申至文字、文化以及社會的關係,這一點就很值得我們的學生思考。尤其當我們培育的下一代,將會承接我們的文字和文化,這種層次的思考,是養分。其三,書展總是與閱讀風氣扯上關係。我們生於這個地方,所學的語言無不受這裡的文化影響。究竟香港時下的年青人或大部分人在讀甚麼、不讀甚麼、怎樣去讀,都值得作為教師的我們多了解。而教師與學生一起去探討這些問題,更可豐富學生對學習語文的理解,不再局限於書本裡的世界,也有書外的世界;不再以為學中文就是學文字,也是在學習文化。關心這個世界,不要總認為讀書多了就是書呆子。本來讀書就是擴闊人的眼界。人一生有多少時間事事都自己去做一次?又說遠了,值得思考。

  接下來,容我說說對於香港書展與文化的看法。香港人總是懂得戴上道德的頭盔,然後高舉一些義正詞嚴的口號,去嘗試捍衛一些事情。近來多聽見的指控,歸結如下:香港書展沒有文化,應該多賣學術和文化水平較高的書;不應容許販賣寫真集或容讓以模特兒作招徠。這些見解先不斷言是對或錯,卻是確確實實地描繪了香港的書展情況。可是,這是反映了甚麼?就是反映了香港的閱讀文化,也是這些提出指控的人所在的文化環境。如果沒有人買,又會有人賣?另外,我們平日有多少思考過要讀些甚麼書和怎樣讀書?香港人給賣書者的印象是怎樣呢?又花多少時間想過書展的意義是甚麼?

  當我們能重新審視一件事情的本質,就會較容易看楚它是甚麼。

  二十年前,書展確實是為推動閱讀文化而設的,尤在那時,對於想在有冷氣的地方舒舒服服地看書,書展是有吸引力的。還有就是很多人為了購入在內地的書,由於那時內地的思想控制仍然很嚴厲,書展就是一個可以銷售內地書的好地方。還有,書展辦得有聲有色又有規模,吸引了不少人對閱讀的注意,哪怕是為了追上一些熱潮,也總起了點作用。如果圖書館是風平浪靜的書之海洋,一年一度的書展是一個讓人想走過去玩玩的一個大浪。而除了賣書,書展一直舉辦不同的座談會,由於具聲勢又有吸引力,才能邀得不少著名的作家、是兩岸三地的作家來香港分享學術心得。書展本來是這樣而誕生,而有別於一般的書籍展覽或圖書館的功用。而時至今日,我們的閱讀文化怎樣呢?有趣的是,香港書展的入場人次越來越高,比起北京和台灣都要高得多。但三地之中,哪裡的閱讀水平最高,卻不需要甚麼數據來佐證,有目共賭。這是我們書展本質已變的「特色」。同時,或許也揭示了一個有趣而可悲的現象:香港人在書展期間較多「讀書」,別人則在書展以外的時間較多「讀書」。

  究竟是甚麼污染了這片清澈的海洋呢?我認為有兩個要思考的角度。第一個問題是香港人本來怎樣看待閱讀,第二個問題是香港人怎樣看待書展。文字有限,我不詳述己見,留待諸位探析,更留待諸位與膝下的學生一起討論討論。學習的機會是無處不在的,是否有意義,也看教師的個人功力。總是應先有能與不能的考慮才能談為與不為。既然難得,何不把握?

 

1 comment to 書展.文化

  • Angel

    學生又是如何看待書展和書本的呢?這點令我很好奇。
    聞說有學生因為老師鼓勵他們閱讀的關係,在書展中購入一女性所著之書本贈予老師,聽罷讓人哭笑不得。
    這延伸成一個疑問:學校在鼓吹的究竟是怎樣的閱讀風氣呢?
    是不是凡是以書本形式出現的都值得學生閱讀呢?面對這道問題,相信大家的答案都是否定的,但這是我們基於教師專業所作出之判斷;而在這樣的一個書展中,我們的學生該如何找到合適的閱讀材料,卻委實是需要老師導引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