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要驗的毒

 

        前陣子翻開報章,一連幾天都是有關校園驗毒的新聞。每當我讀到這些與學校有關係的報道、政府的一些政策,就會思考兩件事:應否這樣做和怎樣做。當中有先後之別,其理自明。可是,如果單單從這兩個角度去想、權衡利弊,我們會發現要做一個決定是很不容易的。空口陳述一大堆理據、紙上談論一系列措施,都沒有意義;關鍵應該是:為何而做。我們要思考的是:驗毒是為了甚麼呢?

 

 

  校園驗毒的目的如果是在於找出毒的源頭,我會有以下兩個疑問。第一,毒的源頭是在學校裡嗎?眾所周知,學校裡的學生不過是毒販子的其中一部分「客源」,為數不算多,而且在一間千多人的中學裡,吸毒甚至賣毒的只是極少數。驗毒對於找出毒的源頭有多大幫助呢?即使警方逮獲好幾個涉嫌吸毒的學生,真的有助於尋找源頭、一網打盡毒窩嗎?無疑,我們不能抹殺有這個可能,但先把這個問題放在口袋裡,想一想。

 

        第二個疑問是驗毒這做法可行嗎?這一直備受社會人士質疑,在此不多贅言,只集中探討以下幾個問題。學生可以在被要求驗尿後提出反對,這是為了照顧到學生的人權。這是可以理解的,卻絕對阻礙驗毒對找出吸毒者的成效。其次,據政府所提供的消息,驗毒團隊中沒有醫生,只是由護士做檢驗的工作。另一方面,只有政府化驗師可以確認驗毒結果,但他們卻沒有權利把結果轉交給警方,更不用說是學校裡的教師。因此,當政府要在香港的學校裡推行驗毒工作時,技術人員是否充足、不同專業人員之間怎樣協作(至少涉及社工、教師、醫護人員、政府化驗師、警方等),都是需要先考慮的。由一兩個地區開始,但如果要切實執行,就總不能停止在幾個地區內。而事實上,政府根據甚麼準則而選擇大埔區的學校來「測試」呢?這樣做會否造成標籤效應,就不便再論了。

 

  然而,我認為更值要問的是:校園驗毒的目的果真是在於找出毒的源頭嗎?既然在學校裡執行,我認為驗毒團隊在找出源頭後,最終的目的應該是防止或制止學生吸毒,阻嚇毒販再向學生售賣毒品。然而,更重要的而諷刺地總是被遺忘的,就是教育學生。既然有學生自願驗毒計畫,為何不設立學生自願戒毒計畫呢?政府和學校如果用驗毒、法例、懲罰這些方法來控制學生吸毒的情況;何不同時設立戒毒、關顧、獎勵等方法呢?我們做教師的都知道,罰責受效明顯,卻是短期的,只能治標的;教育的收效才是長期的,能治本的。教師的工作和使命,是協助政府做驗毒工作、找出毒源,還是做教導和關顧的工作呢?不說自明吧。

 

  如果明白了為甚麼要驗毒,可以免去很多不必要的爭吵,而那些本身軟弱無力的論據就更可不攻自破。其實,不單是討論時事,做人處世上都要學會先了解問題的本質。清源正本,找出真正要驗的「毒」,才能切切實實地解決問題。語文教師常為教導議論文寫作或訓練邏輯思維而煩惱,其實要訣之一正在於此。

 

 

1 comment to 真正要驗的毒

  • chung

    我跟筆者懷著同樣的疑問,這樣的驗毒方法有效嗎?這是一種有效的政策,還是只是擺出姿態?若認為這是政府打擊青少年吸毒的政策,那為何不向毒品源頭,即毒品賣家作出嚴厲打擊?若真要驗毒,那為何必定要在學校?可能有人說,學校是方便政府行使權力的地方。那我又會問,假若在學校驗毒是逼不得已,那麼為什麼學生驗出有吸毒後卻無甚實際的跟進措施?這真的能幫助學生嗎?

    以上問題的答案,都傾向指出這「政策」的不設實際,結果驗毒計劃實施以來,無一人吸毒,而這結果亦是可預見的。

    那麼既否定這是有效的政策,我會認為這是政府的姿態。特首到學校演講,緊握拳頭,大喊「抗毒,抗毒,抗毒」,貌似十分堅定,但由於政策的漏洞,實際上是有心無力。說這是做秀,又不完全是,因為我相信,的確有部分毒癮不深的青年會恐懼這種社會壓力,而拒絕以身試法。但毒癮深的呢?他們對戒毒可能已非不為,而是不能了。現時的政策似乎未能幫助他們。於是,在此只希望政府推出更有效的措施,例如強制驗毒,徹底解決青少年吸毒的問題。強制驗毒並非不可行,曾有評論者說,法例規定場地負責人有責任確保場地無人吸毒、販毒,這可能適合套用於各校校長、校董身上。如此,強制驗毒便非不可行了。政府可考慮一下這措施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