驗毒,還是道德教育?

   自政府提出推行校園自願驗毒計劃以來,社會上充滿了對此計劃的各種聲音。然而,從政府對計劃一改再改後的版本可以看出,政府官員只關注「贊不贊成推行」或「如何推行」的意見,卻對「計劃有沒有效」充耳不聞。當初政府高舉禁毒和幫助學生的旗號推行此計劃,但以目前的措施而言,成效實在令人質疑。這項計劃的大前提,似乎假設了所有學生都吸毒的,必須接受檢驗以證其清白。然而,有吸毒的學生未必願意接受檢驗,沒有吸毒的學生即使願意驗,也沒有任何意義。這種強調驗毒多於禁毒的計劃,只會令學生覺得不被信任,讓他們與社會、學校、家長的關係變得對立,產生反叛心態。我們將更難幫助吸毒的學生走回正途。因此,與其讓學生被孤立,不如主動走進學生的圈子,提供適當的輔導,加強推行道德教育,幫助學生建立正確的觀念,免受毒品的誘惑。

  校園自願驗毒計劃可說是一項治標不治本的措施:要真正讓學生遠離毒品,必須先了解他們吸毒的原因,再對症下藥。其實學生吸毒的原因,總離不開不愉快和不充實的生活。現今家長工作忙碌,甚少與子女相處,更遑論了解和關心子女的生活。欠缺家庭溫暖的年青人很容易誤交損友,在毒海中尋求慰藉。

  除了家庭和朋友的影響外,本港的教育政策對年青人吸毒也有一定程度的影響。本港的學習文化重成績多於一切:考試成績獲得第一名會備受讚賞,成績欠佳卻備受冷落;每年會考或高考過份標榜狀元的成功,卻對其餘考生視而不見;名校每年收到超額的報名,一般學校卻門可羅雀。學生從小就經歷大大小小的考試,爭取在激烈的競爭中脫穎而出,似乎只有這樣,才能成為大眾眼中的精英,才能在別人面前抬頭挺胸。這種種現象其實都反映了社會各界很少關注成績差的學生,他們既難找到出路,又得不到關愛,自然容易走上歪路 。
 
  其實驗毒這種近乎緝兇的手段,並不能真正讓學生拒絕毒品的誘惑甚至立志戒毒。只要學生隨意上網搜尋一下,便可找到多種教人逃過驗毒測試的方法,即使被驗出曾經吸毒,事後仍有很大機會重蹈覆轍,很難達到禁毒的效果。因此,要禁毒應從預防教育著手,加強禁毒宣傳和道德教育,讓學生真正認識毒品的禍害之餘,建立積極正面的人生態度,不再需要依賴毒品找到虛幻的快樂。在這方面,學校和教師都擔當著非常重要的角色。政府指引的課程缺乏道德教育,學校可從校本課程入手,在有限的空間內盡量推行相關的教育。例如,大埔的恩主教書院本年度就以「感恩.交託.祝福」為題,培養學生的品德和心靈,在早會上進行靜默靈修,讓學生思考生命,反省生活路向。又如舉辦更多課外活動,讓學生發掘自己的興趣,生活有所寄託,相信亦能有效降低其沾染毒品的機會。而在道德教育中,教師是不可缺少的。現時大多數家庭都是雙職家庭,家長和子女見面的時間相對減少,老師理應是學生接觸最多而又可以依賴的人。在課堂上,教師不單教授學科知識給學生,而且應該在這之上,向他們灌輸一些應有的道德觀念,使他們不會陷於誘惑。而在課堂後,教師其實亦可與學生建立較為平等的友好關係,關心學生,聆聽他們的心聲,給予適當的鼓勵和輔導。
 
  以上的方法雖然都是老生常談,成效卻比複雜的驗毒計劃來得顯著。然而,現時的教育政策並不容許學校和教師做太多教學以外的輔導工作,教師往往為教育改革和各種行政工作疲於奔命,試問他們即使有心,又有何餘力去幫助學生呢?

 

2 comments to 驗毒,還是道德教育?

  • nanz_ng

    很認同筆者所言,進行道德教育比驗毒更為重要。
    首先,政府推行的驗毒計劃,似乎既不治標–其自願性及跟進都不太對應青年人吸毒問題;又不治本–不能減少青少年開始吸毒。只是見近來多了校園吸毒的問題,設法想推出一些方案而已。更奇怪的是,吸毒的青年人,一定是在校園嗎﹖為什麼就只有在校園有針對吸毒青少年的措施,那社會上不在校園的青少年呢﹖這會是標籤了校園的青少年學生,還是忽略了社會上不在學的青少年呢﹖

    還記得在小學的時候,有固定的德育課,就是不知何時開始,知識型的香港,把學科知識的地位提得高高的,德育的人生知識,變得微不足道,可是,對人的要求,對的道德標準,卻沒有改變。試問青少年在家庭(家長工作忙碌),在學校,在社會都鮮有正規的認識道德是一回怎樣的事,難道要他們單憑道聽旁說地「知道」社會有怎樣的道德標準,就要能成為一個有道德的人嗎﹖這會否太苛刻,太可悲呢﹖

  • Rachel

    很同意Nanz說有關不在學的青少年的吸毒問題,這些邊緣青少年很需要政府的協助。

    可是,我認為驗毒雖然非治標的方法,但不失為一個有阻嚇力的做法。當青少年知道吸毒有機會讓身邊人發現的時候,就像我們中學時會檢查校服般,我們不也會去先整理一番嗎?所以,當驗毒計劃未推行時,我們可否不要打定輸數,待政策結果出來時再檢討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