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職

大學生兼職的工種以補習為多。無論私人或小組補習的收費都相當可觀,時薪由八十至一百五十元不等,「接數份補習」便月入三、四千元。但我是個相當「嫌錢腥」的人,挺是討厭補習,卻又為著點點成就感,硬著頭皮幹下去。

說補習是春風化雨,培養下一代成材未免太冠冕堂皇了。畢竟大家都知道,這只是份兼職,十個大學生中,未必有一人將來從事教育行業。且不忘,我們這批一年級生,一年前不過是個中學生而已。一瞬間,由學生升級為「老師」。這可不是輕省的擔子,不是隨便吹牛聊天來拖延時間的工作。這,實實在在以生命影響生命。

遇上頑皮的學生,我不生氣,不煩燥,反而母性盡發,充滿耐性地指導他。無它,我們曾經都是小孩子。我們曾經都頑皮,惹大人怒氣生氣。小孩子精力多、體力佳,由他蹦跳吧。趁還未懂公開試為何物,還未需要與同儕競爭,努力玩吧。我給予很大的自由予學生,感恩他們上課的態度日漸認真,甚至放棄小休時間,主動嚷我多說兩三個英文諺語。私人補習的好處大概在於──親密。老師與學生平起平坐,孩子們擁有安全感。稍與之熟絡,他跟你多說兩句話,當你是半邊朋友。在言談間,適時滲透幾句人生道理給他,孩子對於外人說的話,不知怎地份外上心。每每看見他們的面孔,我心裏總暗歎:我們都是這樣長大過來。

就是這一點一點的成就感,叫我脫離不了補習的工作。我沒那麼清高,以「有教無類」掛頭,視錢財如糞土;若有此善心,則去義教好了。不過,在不須說明的明買明賣中,在不需要為工作而工作前,這份小優差,讓我懷愐昔日當書生的自己,又+可幫補幫補旅費,何樂而不為也。

我終於明白,這幾個星期一在煩惱甚麼。原來,我貪求了明明不屬於我的東西。那潛藏在心裡已有十八年的慾望又一次湧現,讓我不能招架。

其實我已比很多人幸福太多,我的所想所求,只要一開口就能得到。我輕易得到家人全部的關注,對比起家庭不完整的人,我是很幸福;家裡雖不是大富大貴,卻足以令我衣食無憂,對比起連追求溫飽都是一種奢侈的人,我是很幸福。

然而,我一直都想要更多更多。除了家人的愛之外,我奢求別人的愛關懷、奢求別人的愛、奢求別人的寵溺……過去十多年來,我一直在這種妄想中跌跌撞撞。曾以為唾手可得,結果每一次都被空虛和失望的黑暗把我吞噬。就算我在某方面比別人得到更多,我卻依然失落。

剛過去的一段時間,有些事情發生了,將我這種用力壓抑的貪婪激發出來。我以為最終等到了,但當我看清整件事,卻發現自己正一步步走往最終的破滅--內心深處所有幻想的破滅。原來從一開始,甚麼事都沒有,這個世界還是我理解的世界,跟以前毫無差異,只是我又一次貪婪,以為自己的宇宙終於有所變化,最後竟是親自扼殺自己的希冀。

這次真正學會了。不屬於自己的東西,就不要貪。我會好好記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