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四年十月刊《罷課》

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二日,香港專上學生聯會 (學聯) 發動全港大專生罷課一週,希望藉此不合作運動引起關注,政府會回應他們就爭取真普選的訴求。示威者在九月二十六日晚上重奪「公民廣場」,掀起了公民抗命的序幕。豈料,九月二十八日下午六時三十分,防暴警察使用催淚彈驅散示威者,更一度威脅開槍,結果瀲起民憤。是日晚上,學聯通過無限期罷課的動議。一星期內,全港多間大專院校和中學響應罷課,不少身穿校服的學生到場支援,亦有不少熱心市民購買物資贈予佔領人士。相信各位從不同的媒體、官員、政客以及評論家處已經了解「佔中」的利弊,那麼,本刊將回顧起點,以教師的角度討論罷課這個序幕。歡迎各位留言。

天地人事: 了解罷課,從老師的角色談起 https://platehk.org/boyu/2014/10/17/%E4%BA%86%E8%A7%A3%E7%BD%B7%E8%AA%B2%EF%BC%8C%E5%BE%9E%E8%80%81%E5%B8%AB%E7%9A%84%E8%A7%92%E8%89%B2%E8%AB%87%E8%B5%B7/

 

訪問‧見聞: 輔導者 https://platehk.org/boyu/2014/11/12/%E8%BC%94%E5%B0%8E%E8%80%85%EF%BC%88%E8%A8%AA%E5%95%8F%EF%BC%8E%E8%A6%8B%E8%81%9E%EF%BC%89%EF%BC%88%E5%B7%B2%E5%88%9D%E5%AF%A9%EF%BC%89%EF%BC%88%E5%B7%B2%E7%BB%88%E5%AF%A9%EF%BC%89/ 了解罷課——從老師角色談起 https://platehk.org/boyu/2014/11/12/%E4%BA%86%E8%A7%A3%E7%BD%B7%E8%AA%B2-%E5%BE%9E%E8%80%81%E5%B8%AB%E8%A7%92%E8%89%B2%E8%AB%87%E8%B5%B7/ 罷課罷教二三事——一位中學老師的淺見 https://platehk.org/boyu/2014/10/28/%E7%BD%B7%E8%AA%B2%E7%BD%B7%E6%95%99%E4%BA%8C%E4%B8%89%E4%BA%8B-%E4%B8%80%E4%BD%8D%E4%B8%AD%E5%AD%B8%E8%80%81%E5%B8%AB%E7%9A%84%E6%B7%BA%E8%A6%8B%E3%80%82/

 

專業成長: 翻轉教室:推動學習動機 https://platehk.org/boyu/2014/11/12/%E7%BF%BB%E8%BD%89%E6%95%99%E5%AE%A4%EF%BC%9A%E6%8E%A8%E5%8B%95%E5%AD%B8%E7%BF%92%E5%8B%95%E6%A9%9F/

 

活水成淵──讀書推介: 活水成淵──慕課與翻轉課程導論https://platehk.org/boyu/2014/11/12/%E6%B4%BB%E6%B0%B4%E6%88%90%E6%B7%B5%E2%94%80%E2%94%80%E6%85%95%E8%AA%B2%E8%88%87%E7%BF%BB%E8%BD%89%E8%AA%B2%E7%A8%8B%E5%B0%8E%E8%AB%96-%E5%B7%B2%E7%B5%82%E5%AF%A9/

 

文‧筆: 遠離不遠 https://platehk.org/boyu/2014/11/12/%E9%81%A0%E9%9B%A2%E4%B8%8D%E9%81%A0/ 《「城」長》 https://platehk.org/boyu/2014/11/12/%E3%80%8A%E3%80%8C%E5%9F%8E%E3%80%8D%E9%95%B7%E3%80%8B/

 

翻轉教室:推動學習動機

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及學民思潮兩大學生組織為了表達對全國人大常委會普選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方案的不滿,分別於9月22日和9月26日發動了大專院校及中學的罷課行動。在「罷課不罷學」的組織理念下,不少大專生及中學生參與了由學者和大學教授在示威區開設的「民主講堂」。

另外,學生也以瀏覽新聞、觀看短片和網上討論等不同方式關注著罷課行動的進展。在兩次罷課行動中,學生一改以往傳統的民主課教學模式,取代老師成為課堂的主導者。他們自願參與「罷課行動」這個公民教育課堂,並自行選擇了「民主課堂」、網絡、示威佔領等學習渠道來互動及認識「民主」,掌握了學習的主動權。

由於發起罷課者相信學生有獨立學習能力,學聯、學民思潮及部分學校在就該次民主學習中只作出相關指引,例如呼籲學生了解「真普選」,表達政治訴求。學生因而成為學習的中心,對民主概念有深刻的體會。而這種由學生主導的教學模式,與西方「翻轉課室」的教學概念相似。

近年來,「翻轉課室」教學逐漸受到關注。這種新的教學模式打破了傳統思維,大大提高學生學習的主動性,異於過往教法。傳統課室着重手把手地傳授知識,老師會作出充足的教學準備,學生獲取指引繼而嘗試進行練習,這便是「學而時習之」。可是,傳統式課堂使學生過份依賴老師,學生理所當然地接收資訊,失去了自學的動力,只依賴功課來反映學生學習進度亦有欠全面。

那麼,何謂「翻轉課室」呢?「翻轉課室」即是老師在上課前透過課堂以外的渠道,例如:互聯網和影片,預先向同學講解課堂内容。然後,課堂時間將分配作其他學習的活動和較高層次思維訓練。鑑於過往學習課堂上側重於記憶、理解和應用三方面,藉此培訓學生基礎思考能力,忽略了較高階的分析力、評鑑力和創造力。於是,「翻轉課室」中翻轉之意便是改變昔日忽視高階思考的弊病,先在課外傳授基本能力,再敎導進階思維,相輔相成,有助全面發展潛能。

「翻轉課室」中,學生的角色不再被動,學海無涯,我們必須明悟「孩子不是等待被填滿的瓶子,而是盼望化作燃燒的火焰。」

翻轉教室所講求的,是培養學生自學的動機,使學生對自己所學的感興趣。

雖然翻轉課室在香港是較新的概念,但是根據翻轉教室在不同的海外高等院校的實行情況,可見其效果不錯。

翻轉教室以學生為本,所以從發放到吸收知識都由學生主導。當學生取得課堂錄像,就可以準備課堂的資料。如果跟不上講者的速度,也可以利用「翻看」的功能,把不明白的內容處理好,再推進至下一部份。

既然原本在課堂上的講授部分搬至課後時間完成,課堂上的時間便可以進行更多的延伸學習活動,包括小組討論、解難等等,讓更多同學有機會參與不同的研究和討論,讓學生能夠在課堂中實踐所學,避免只是為了應付考試而學習。此外,因為學生需要在課內應用所學,所以當他們概念不清楚時,老師可以在課堂時間加以解釋、糾正,避免學生掌握錯誤的概念,以免影響科目成績,甚至將來的學習、研究。

此外,學生對於線上學習有濃厚的興趣,加上形形色色的學習活動,能有效地提升學生學習的動機,不但對自己的學習更負責任,還能增添學習的樂趣,促使學生在課餘時間作更多相關研究,鼓勵學生培養自學的習慣。

對於需要推行小組習作或協作學習的語文科來說,翻轉教室最大的好處,莫過於能讓老師更能了解每一組同學討論的討論方向及進程。老師固然可以在總結性評估的階段測量相關的表現指標,惟若老師能在討論階段或在不同階段都得知相關進度,並予以適當的協助,不但能讓學生製作高素質的報告,也能讓他們對學習產生更大的興趣。

此外,翻轉教室在高年級的學習中,可以實行「線上補課」。此舉不但能讓學生在課餘時間學習,縮減學生補課時,減輕老師的壓力,更能讓學生在準備期考或公開考試前能重溫補課時的內容,確保學生不會因為缺課或精神不佳而錯失了學習的機會。

一場罷課行動引起了大眾對學生參與並主導民主教學的反思。「翻轉課室」作為一個新興的教學概念,因香港學生「罷課不罷學」的情況下得到了關注。儘管現時香港社會沒有完善的設備配合「翻轉課室」的推行和發展,加上它本身存在不少施行和成效方面的局限,但是學校仍可以在一些注重高階思維的科目上率先實行「翻轉課室」,逐步將傳統的教學模式加入更多以學生為主導的教學元素,以達致取長補短的雙贏局面。隨著教學研究的進步,相信香港學生便能達致真正的全能發展。

活水成淵──慕課與翻轉課程導論

書名:慕課與翻轉課程導論

作者:陳玉琨、田愛麗

出版社:華東師範大學

出版日:2014/07/22

ISBN:978567521254

本年八月三十一日,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為香港二零一七年普選特別行政長官的普選方法設下框架[1],被視為是有篩選下的普選,因而引起香港社會各界的不滿。大專學界隨即於九月二十二日起發起為期一周的罷課[2],而中學學界亦於九月二十六日參加罷課,為一連串不合作運動掀起序幕。

是次罷課有一個非常關鍵的口號:「罷課不罷學」,大會希望各位同學利用罷課向政府表示不滿和施壓的同時,也不會因為罷課而影響學習。那麼,何謂「罷課不罷學」呢?一百多位的大專教師在罷課集會現場舉行公民課堂,以不同的角度為參與罷課的同學分析是次學運。不同院校學系的教師亦紛紛表示會為罷課的同學進行補課,調整課堂內容,盡量減低將罷課對學生學業上的影響。

在這個學生越來越關注社會的時代,在這個深層次矛盾漸漸浮面的年代,我們可以預見各式各樣的學運會接踵而來。因此,筆者希望站在老師的角度,分析如何能令罷課不影響學生的學習。此文會介紹《慕課與翻轉課程導論》一書,並分析慕課和翻轉課程如何能幫助「罷課不罷學」的實踐。

「慕課」與「翻轉課堂」可謂是對傳統教育的變革,根據作者在《慕課與翻轉課堂》一書中的闡述,筆者歸納出以下界定。所謂「慕課」(MOOCs),是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的英文首字母縮寫的中文音譯(普通話音譯),意為大規模在線開放課程。換言之,是參與者在互聯網上發布課程及課程材料。「只有當課程是開放的,才可以稱之為慕課,只有這些課程是大型或者是大規模的,它才是典型的慕課。」用全球的觀點而言,就是通過互聯網把分布於世界各地的授課者和學習者通過一個共同的話題或主題聯系起來的方法。舉例而言,話題可以是全球化的下的教育,而主題則是人文精神。這是一種從2011年秋才涌現出來的一種在線課程模式。

「翻轉課堂」(Flipped Classroom 或 Inverted Classroom),是相對於傳統課堂上講授知識,課後完成作業的教學模式而言。「它是指學生在課前觀看教師事先錄製或是從網上下載的講課片段以及拓展學習材料,而課堂時間則用來解答學生問題,修訂學生作業,幫助學生進一步掌握和運用所學知識。」換言之,教學模式出現了改變,學生在課前可以借助科技或媒體的輔助吸收知識,在課堂中經老師和同學的協助掌握知識。由此可見,「翻轉課堂」是對傳統課堂的衝擊,「是在優秀教師指導下,先學後教的課堂教學模式。」

筆者認為大學現時的教學模式已經非常接近「慕課」和「翻轉課堂」。大學使用blackboard learning system等數位教學平台上載課程材料,當中亦有討論區供同學就學術問題互相交流,可謂已具「慕課」的雛形。同時,大學三學分或以上的課程均分為兩部分:大課(lecture)和輔導課(tutorial),大課多是講師單方面傳授知識,而輔導課則給同學進行報告和討論,這不正跟「翻轉課堂」所提倡的「先學後教」不謀而合嗎?

我們需要思考的是,大學應如何進一步推行「慕課」和「翻轉課堂」,使學生能「罷課不罷學」。筆者認為大學講師可以錄影學生罷課期間的課堂內容(簡單的錄影工作不會加重講師的負擔),尤其是大課內容,並放上互聯網,讓缺課的同學可以在家學習。當然,這個做法有其局限,這只能單向地向同學傳授知識,卻無法解決因缺乏交流和討論而導致同學難以掌握知識的問題。因此,講師在錄影課堂片段後,仍需要安排補課,使老師和同學,以及同學和同學間能雙向溝通。不過,老師先把課堂內容錄影可縮短補課時間,便無須花費脣舌介紹簡單的知識,可直接進入討論環節。有人可能會提出blackboard中設有討論區供同學交流,但筆者認為仍有補課的必要。畢竟,blackboard中的討論區甚少師生使用,而文字上的交流始終及不上面談。

簡單而言,先把課堂內容錄影,後安排補課是現時最為可行的方法。

至於中學方面,由於中學日常教學傾向傳統教學模式(即只單向傳授知識,甚少雙向交流),而中學知識亦相對顯淺,中學生亦非學運的主要參與者,故教師無須過於擔心,將課堂內容錄影,並幫助有需要的同學安排補課即可。

[1]提名委員會要按照第4任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的規定組成,維持1200人,特首候選人規定是2至3人,每名候選人須獲得提委會過半數支持,才可以成為正式候選人

[2]在九月二十九日,大專學界宣布改為無限期罷課

[…]

遠離不遠

這是我現在看到的一切:我穿著波鞋的腳,一片無盡的天空和沉默的月球。

這是我現在聽到的一切:蟬鳴鳥語,潮水進退的淡泊清澈,還有我的呼吸聲。

五分鐘前,我正在為英文論文感到惆悵而沉思。但是五分鐘後,我想起了自罷課以來所發生的一切,一幕又一幕的畫面重現在我眼前。

公民提名、罷課、公民課堂、添馬公園、立法會大樓、政府總部、公民廣場、學生被指違法、不合作運動、公民抗命、佔中啟動、佔領金鐘道、夏愨道、添美道、被指「騎劫」、胡椒噴霧、催淚彈、橡膠子彈、梁振英、中環、金鐘、銅鑼灣、灣仔、旺角、新香港公民運動、警黑合作、反佔領者暴力、集會就要有心理準備被非禮……

社會上的紛紛擾擾讓人很憂心。有人曾告訴我:「其實你大可不必將一切攬在身上,社會上的事與你何干?你可以安坐家中玩遊戲、玩手機,何樂而不為呢?」可是,我依然選擇參與其中,用行動去支持社會。

從前的我以為,香港社會的事離我很遠,就如我躺在這塊石頭上,也會認為香港社會上的負能量離我很遠,事實卻告訴我,這些從來沒有離開過我,甚至如影隨行,是我擺脫不了的。只要你一天身處在這個社會,那麼社會上發生的事情都與你息息相關,沒有人可以冷漠到底。

有些事,看似離我很遠,但它只要在我的其中一個神經元內存在過,他便成為那刻的我 ; 有些事,其實近在眼前,卻從不被我認知,因此它根本不存在。或許到現在,還是有人覺得,社會上的事與自己無關,選擇了冷漠以待。然而,無論一個人多麼想遠離紛擾,紛擾終究會跟著你,因為社會與你是緊密相連的。

我一覺醒來,發現我已經被水包圍了。我希望我可以一直睡,一直感受那些遠距離的存在物。

 

黎灝顓 數學系一年級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