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

筆者前幾天看到中大同學因學業問題跳樓自殺的新聞,心中不禁一寒。人來人往,大千世界,在你在開懷大笑時,有人傷心欲絕,飛躍而下。生命何時變得如此脆弱?生命本就如此脆弱。我不禁想起余華的《活着》。人是為了活着而活着——這樣說帶點存在主義的意味,存在本就是人生的意義,脆弱的生命根本撐不起那些堂皇冠冕的意義,能夠完整的走完一生已是十分難得。

筆者也不止一次想過要結束自己的生命。家庭不和、學業壓力、人際關係複雜……當所有問題堆在一起時,集腋成裘、積沙成塔,我開始覺得不行了,胸口像被一塊大石壓着。我變得怯弱,一件小事、一句話都足以擊潰我。每一天、每一天我都害怕夜晚的來臨,當家人都在睡夢中,我卻在被窩裡哭,壓抑着哭聲,雙手不停地抖,然後睜着發澀的眼睛等天亮。每一晚都是噩夢。哭甚至變成了一種習慣,我不想哭,但眼淚總是不自已的流下來。我不想哭,真的。哭變成了一種痛苦,因此我想盡辦法想要停止哭泣。但當所有的方法都不能使我停止哭時,我開始想像從窗跳下,從月台上躍下,服下安眠藥……有很多人會說什麼「死亡並不能解決問題」、「自殺是不負責任的行為」、「不能輕易的結束生命」,我只想說,結束生命從來不是一件輕易的事。父母、兄弟、朋友、沒完成的作業、沒看完的書、沒玩完的遊戲、沒去過的地方,甚至「不想讓別人鄙視我懦弱自殺的行為」都能成為我活着的理由。熬過一個個失眠的晚上,第二天早上我還是照常起床洗臉上學,甚至對着鏡子裡的自己說:「今天要加油」——儘管我是多麼的憔悴。

 

在那段時期,我是極度不想見任何人的,交際活動讓我身心疲累,我覺得我不能再撐起笑臉面對我的朋友,他們是不了解我的,他們活得開心,而我心憂傷。但我還是答應了中學同學的聚會。我以為自己能如常的和他們嬉笑怒罵,但在看到他們的那一刻,我立即抱着他們,在銅鑼灣的大街上崩潰大哭。如果你真的撐不住了,不要躲在家裡,找找你的老朋友,讓他們給你一個溫暖的擁抱,讓你舒暢地大哭一場。

 

我是怎樣走過來的?我也記不清楚了。好像是大病了一場之後就什麼都忘記了,作業最後沒有完成,不合格就不合格,我是這樣對自己說:「不擅讀書不要緊,踏實做人就好」。生活的苦難來自貪心:我們太貪心了,想要好成績,想要高薪厚職,想要健康的身體,想要一大群朋友,想要溫暖的家庭,想要一個溫柔的情人……得不到就把它扔掉吧,別貪求了!當你不再追求那麼多的東西,你會發現,原來自己也是可以好好地活着。

 

作者:南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