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語轉譯書面語訪談

現時社會普遍把香港學生的寫作能力差歸咎於粵語教學,學生無法「我手寫我口」,令其文句不通。就口語轉譯書面語的問題,筆者訪問了資深中學教師和公開試改卷員蔡老師。

當處理口語轉譯書面語的問題時,首先要區分何謂口語和書面語。蔡老師表示:「基本而言,能用普通話通順地讀出來的句子,我們都會當作書面語。香港的學生很少出現太大的毛病,他們能分出口語和書面語的語法,但偶爾也會出現口語化的現象。」

於詞彙上,蔡老師於改卷時若遇到爭議較大的詞語,會翻檢中國社會科學院語言研究所編纂的《現代漢語詞典》,以它作準。《現代漢語詞典》是中國第一部具規範性的中文詞典。事實上,台灣亦有編定官修詞典《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http://dict.revised.moe.edu.tw/cgi-bin/cbdic/gsweb.cgi?ccd=2IgjlR&o=e0&sec=sec1&index=1),以規範漢語詞彙。香港教育部則編有《香港小學學習字詞表》(http://www.edbchinese.hk/lexlist_ch/)。

筆者嘗試以近日引起社會各界討論的「魚蛋」和「魚丸子」進行檢索,《香港小學學習字詞表》和《現代漢語詞典(第六版)》沒有相關收錄,《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則載有「魚丸」。換言之,按規範的標準,無論事件中學生所寫的「魚蛋」,還是教師所批改的「魚丸子」均不正確。當教師也不清楚所謂的標準時,學生如何跟從呢?我們是否有必要嚴厲的跟從標準,而沒有調整的空間呢?

蔡老師認為譯名問題可從寬處理,「但若該詞有歧意,則不能不視為錯誤。以『課室』為例,粵語口語稱為『班房』,而『班房』在書面語中有監獄的意思。」

蔡老師提醒學生,如果考試時不肯定該詞是否屬於書面語,可以嘗試以其他詞語代替,或以另一種方式表達。當然,最好於考試完結後回家翻檢字書。

不過,是否所有的口語詞彙都不能寫入文章呢?蔡老師說:「有時候,學生希望表現香港的地方特色,可以在詞語的前後加上引號,那改官便會知道學生是故意為之,並非搞不清口語和書面語。但是,通篇皆引號也是不行的,同學要自己衡量。」

最後,蔡老師指出:「其實只要多閱讀,便不會有口語轉譯書面語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