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語用字之有趣之處

很多朋友都是多愁善感之人,生活中若是遇到有所感之事,多熱衷於在社交網站發表幾句感言,甚至時事評論。我在瀏覽社交網站時,眼見圖文並茂,覺得甚是精彩。然而,我也發現朋友在社交網站上發表的文章,大多都是口語用字,很多字詞都是直接由粵音直接引申出來,讀來很是有趣,也體現出粵語傳神的特色。

 

中學時候,因爲老師的一個例子,我才第一次注意到,原來粵語的用字是如此的特別,至今難忘。當時老師向我們全班同學提問,要我們用一個詞語來形容相撲選手。我們七嘴八舌地討論起來,覺得這個並不難。一個「胖」字,簡明扼要;換作「肥」字,也同樣清楚明瞭;兩者結合,「肥胖」二字可成標準詞語。再不然,有同學覺得可用「胖乎乎」二字來形容,一方面合乎現代漢語用字,另一方面也是挺可愛的形容詞。如果要形容肥胖的程度的話,「很胖」、「非常胖」或是「超級胖」,總該有一個是合用的吧…… 我們一邊討論,老師在一旁微笑著,一看那微笑,就知道他並不滿意我們的答案。其實,他藏著一個奇妙的答案……

 

老師頓了一頓,我們知道,我們將要知道這個奇妙的答案,全都摒住鼻息,方才成群鴨子般吵鬧的討論,頓時也變得非常安靜。老師拿起粉筆,在黑板上寫下三個大字:「肥騰騰」。我們看著這三個大字,頓時笑翻了,許久不能停。這裡並沒有取笑相撲選手身材之意,而是覺得這詞語令我們有豁然開朗的感覺。我們苦苦猜想的答案,竟沒有一個及得上這個「肥騰騰」:不但貼切的表現出相撲選手的身材,而且顯示了其行動的動感,傳神極了,也怪不得我們笑得上氣不接下氣。

 

使用粵語用字的趣處,相信很多網絡使用者都不會反對。然如果全文以其入文,書寫正規的文章,還是引起爭議。從接受語文教育那天開始,老師便開始教導我們不能以口語入文,因其不符合現代漢語的語法規定。在遣詞用字方面,如全用粵語入文,能夠明白的讀者,可能只限於粵語地區。這樣實也是限制了文章的傳播。但如若作者不介意這一點,在自己的文章,偶爾使用粵語用字,也極能體現出其有趣的地方。

我手真的能夠寫我「口」?

對於口語轉譯書面語困難眾說紛紛,筆者這天親訪一班參與了作文精英興趣班、寫作水平較高的小五學生,深入了解他們的看法。

 

(一)為什麼你們有時候寫作會用到口語?

他們舉出的原因各異,有些同學指出口語表達相對有趣得多,尤其是他們自創故事的時候會特別吸引讀者注意。另外,他們平時都是用口語溝通,構思作文時大多時直接由由日常生活取材,所以會沒有意識地轉移日常話語寫入文章中,於是便出現口語轉換書面語問題。

 

(二)承上題,你們認為口語轉換書面語困難嗎?

他們異口同聲地回答「沒有太大的問題」,只有自己加倍注意便行。可能基於受訪學生寫作基礎比較穩固,因此他們寫文章時並無過多口語。

 

(三)上課時老師有沒有額外給你們指正書面語與口語轉換的問題?

他們指出語文老師並沒有額外在課堂上講解書面語轉換問題,只會在個別同學文章中圈出問題,予以指正,以及要求改正文句一次。

 

(四)你們認為有什麼方法可以幫助口語與書面語轉換?

他們指出寫作呈分文章時會「打醒十二分」精神,用心留意措辭遣句,待完成作文時再多檢閱數篇,自然能夠避免口語化問題;此外,亦需多閱讀課外書,擴大自己書面語詞庫,避免錯誤轉換。

談現今口語轉譯書面語的情況

在香港,不少學生學習中國語文時,寫作往往出現口語化的情況。由於大部份學生的母語是粵語,故寫作時常分辨不清口語和書面語,文章常夾雜口語。以小學生為例,在日常生活中,他們都以粵語與人溝通,說話不假思索,脫口而出,然而在寫作時,老師則要求以書面語寫作,部份學生往往難以適應,造成能暢所欲言而不能暢所欲寫的情況,因此一些口語用詞如「一陣(之後)」、「宜家(現在)」、「我地(我們)」和「中意(喜歡)」常出現於作文中。

而且,口語化寫作的問題亦延伸至文憑試中,以二零一三年中文科寫作卷為例,部份考生因寫作時運用口語而遭扣分,尤其是在記敘文中的對話,學生以為能以口語表達,故把「怎麼搞的」寫成「有沒有搞錯」、「生氣」寫成「好嬲」等。另外,亦有中學生坦言有些口語字詞較偏門,甚至有些粵語字詞只能說,不能寫,故不懂如何以書面語表達出來,例如:他們常以「訓禮頸」來表示「落枕」之意,又把「撓癢癢」說成「拗痕」,可見寫作口語化的現象愈來愈普遍。

因此,現今寫作口語化的問題受教育界人士關注,更成為普教中的爭議點。不過,筆者認為口語和書面語各具特色。在日常生活中,口語靈活生動,不但更容易表達當下的心情,且包含了許多俚俗句子,甚有時代特色;然在正式寫作中,書面語的語法嚴密清晰,遣詞用字亦較文雅。作為學生,多讀多寫便是學好書面語的不二法門。當學生多閱讀一些文章時,他們不但能在潛移默化中學會口語與書面語詞彙的分別,而且容易建立語感,明白到書面語句子中的語法,奠定基礎。

另外,在教學方面,老師不妨多運用「對比法」。所謂「對比法」,就是在教學的過程中,偶爾滲透一些口語和書面語差異的知識,讓學生能多接觸兩者在詞彙或句法上的分別。當學生從老師的教學中積累更多有關書面語的知識,便能減少寫作時口語轉換書面語的困難。

總括而言,對於香港學生來說,口語和書面語的對譯仍存在困難。老師需多作書面語知識的灌輸,而學生必須要多讀多寫,才能在寫作中得心應手。

修理教育

書名:修理教育 作者:陶囍 出版社:上書局

如果隨意在街上找幾個人,然後請他們力陳香港教育的弊病,相信他們都能提出一二。「讓孩子快樂學習」該是每個家長和孩子的夢想,但家長總會在這句話後加上「在香港很難做到」、「香港競爭激烈」……香港的教育現實好像不容許快樂學習,那到底是那裡出錯呢?修正教育的軌道又談何容易呢?

我們翻開報章,其實不難發現總有不同的人評論現今教育政策,何解筆者特意推薦這本收錄了2009至2010年於《明報》「星期日生活」發表的評論的書呢?筆者認為作者的評論多有引述外國學者相關的研究報告,將他對生活中的社會觀察與教育或其他議題連繫在一起,與眾不同。內裡的評論分為三大類,分別為修理教育、修理自己和修理媒介。雖然書中收錄的議題已是幾年前的事,但不少議題至今仍值得探討。受報章評論篇幅所限,提出的見解未算深入,但他的觀點和角度可用於鑑今之教育制度。

作者提出一些很有趣的觀察,例如學生在課堂中學會的潛規則,例如透過看老師的反應,推敲正確的答案,而不是努力學習想出正確的答案、學校為了避免一個學生打破玻璃鏡,把全校的鏡都換成打不爛的塑膠鏡,而不是努力教好這個學生。教育理念容易丟失,所以也須時刻回首檢視教育的成效和理念是否能夠得到充份實踐。

作者又指:「香港的應試教育根深柢固,就是立意良好的通識科,有一點點安全感,天曉得為了安全,我們損失了甚麼?」雖然作者沒有直接指出我們的損失,但引發我們思考的是應試教育加重了學子的枷鎖,未必能彰顯教育的原意。教育本是崇高的理念,好像一與考試結合,就會令其光環幻滅。功利的角度來說,為了考試時的安全感,學生努力背誦上課所念過的概念、操練歷屆試題,在紙上談兵的角度,學生只是學會快速地想到不同持分者的想法和觀點,但未必懂得於生活中實踐批判思考。但作者當時又舉一例,寫在反高鐵的現場,看到中學生為通識議題而來,看見通識學習和生活結合的可能。雖然香港的「填鴨式教育」備受批評,但在應試、操練試題的風氣下,教育還是對學生的生活,甚至生命有些正面的影響。

在紙筆的測試中,學生的表達可能有受時間的局限,但生活中沒有時間的束縛,學生自可多思考發揮。六年後回顧,學生受到通識教育影響的例子其實處處可見,通識教育的確有發揮其作用。通識教育其實不只應試一個面向,學生除了學會了在考卷上運用那些概念詞彙,也懂得在生活中應用,這該是大家樂見的。

修正教育的軌道不易為,有賴各方合作。希望這本書也能為大家帶來一些新的觀點和領悟。

書面語?口語?

何謂書面語?何謂口語?書面語是一種透過文字系統來表達的語言,以書寫及閱讀來傳達意義。它是一種人為發明下的產物,基於某個特定的口語之後發展出來,因此沒有任何一種自然語言是只有書面語而沒有口語的。幼童不需要經過主動學習,只要生活在以口語對話的社會環境中,就能夠自然學會口語;但是必須透過教育手段,經過識字及閱讀、寫作課程後,幼童才能夠學會書面語;口說,與書面語相對,是口頭交際時使用的語言,是最早被人類普遍應用的語言形式。人類各民族都有口說。它通常是通過聲音傳播的,但有時文學作品中也常以文字記敘口頭語,是用聲音表達意思的語言。

中國普遍使用漢語,《現代漢語詞典》指漢語是漢族的語言,是中國的主要語言。而在1956 年,中國國務院將規範的漢語正式定名為「普通話」,其中「普通」意味著「普遍通行」 。根據1955 年 10 月中國科學院現代漢語規範問題學術會議,普通話是指「以北方話為基礎方言,以北京語音為標準音,以典範的現代白話文著作為語法規範的漢民族共同語」。

漢語包含書面語以及口語兩部分,古代書面漢語稱為文言文,現代書面漢語如上所定義,是「以典範的現代白話文著作為語法規範的」,一般指使用現代標準漢語語法、詞彙的中文通行文體。

眾所周知,語言的要素可分為語音、詞彙、語法三大方面。其中,中國內地以《新華字典》為判定漢語語音依據,以《現代漢語詞典》為判定漢語詞彙依據;台灣以《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為語音、詞彙、語法依據;香港則無太多相關指引與依據,常用的正規依據,只有《香港小學學習字詞表》、《小學中文科常用字表》等。

對不少香港學生而言,書面語有口說的互譯往往是一大問題,因為粵語與漢語書面語的語法及遣詞用字大不相同,容易說但難以寫,更遑論「我手寫我口」——事實上,粵語比普通話更難與漢語書面語互譯,這也成為不少人支持普教中的原因。

要學好書面語,多讀多寫多練習是不二法門。老師可多與學生討論寫作中常見的書面語與口說的錯誤翻譯,如給予學生粵語與書面語互譯的練習,不公佈姓名地以學生的錯誤病句做示範等。老師亦可以利用由香港中文大學普通話教育研究及發展中心研發的「港式用語診症室」(http://cpls.proj.hkedcity.net/cpls/index.jsp)此網頁包含頗多香港常用字詞,提供粵語口語與書面語詞彙及句子對照,當中所含的全部詞語及句子均附有粵語拼音及普通話拼音,更有發聲功能。老師能藉此幫助學生能辨識口語與書面語詞彙及句子的分別,讓他們運用正確的書面語進行寫作。

何謂書面語?何謂口語?書面語是一種透過文字系統來表達的語言,以書寫及閱讀來傳達意思。它是一種人為發明下的產物,基於某個特定的口語之後發展出來,因此沒有任何一種自然語言是只有書面語而沒有口語的。幼童不需要經過主動學習,只要生活在以口語對話的社會環境中,就能夠自然學會口語;但是必須透過教育手段,經過識字及閱讀、寫作課程後,幼童才能夠學會書面語;口語,與書面語相對,是口頭交際時使用的語言,是最早被人類普遍應用的語言形式。人類各民族都有口語。它通常是通過聲音傳播的,但有時文學作品中也常以文字記敘口頭語,是用聲音表達意思的語言。

中國普遍使用漢語,《現代漢語詞典》指漢語是漢族的語言,是中國的主要語言。而在1956 年,中國國務院將規範的漢語正式定名為「普通話」,其中「普通」意味著「普遍通行」 。根據1955 年 10 月中國科學院現代漢語規範問題學術會議,普通話是指「以北方話為基礎方言,以北京語音為標準音,以典範的現代白話文著作為語法規範的漢民族共同語」。

漢語包含書面語以及口語兩部分,古代書面漢語稱為文言文,現代書面漢語如上所定義,是「以典範的現代白話文著作為語法規範的」,一般指使用現代標準漢語語法、詞彙的中文通行文體。

眾所周知,語言的要素可分為語音、詞彙、語法三大方面。其中,中國內地以《新華字典》為判定漢語語音依據,以《現代漢語詞典》為判定漢語詞彙依據;台灣以《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為語音、詞彙、語法依據;香港則無太多相關指引與依據,常用的正規依據,只有《香港小學學習字詞表》、《小學中文科常用字表》等。

對不少香港學生而言,書面語有口說的互譯往往是一大問題,因為粵語與漢語書面語的語法及遣詞用字大不相同,容易說但難以寫出來,更遑論「我手寫我口」——事實上,粵語比普通話更難與漢語書面語互譯,這也成為不少人支持普教中的原因。

要學好書面語,多讀多寫多練習是不二法門。老師可多與學生討論寫作中常見的書面語與口語的錯誤翻譯,如給予學生粵語與書面語互譯的練習,不公佈姓名地以學生的錯誤病句做示範等。老師亦可以利用由香港中文大學普通話教育研究及發展中心研發的「港式用語診症室」(http://cpls.proj.hkedcity.net/cpls/index.jsp)此網頁包含頗多香港常用字詞,提供粵語口語與書面語詞彙及句子對照,當中所含的全部詞語及句子均附有粵語拼音及普通話拼音,更有發聲功能。老師能藉此幫助學生能辨識口語與書面語詞彙及句子的分別,讓他們運用正確的書面語進行寫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