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之我見——對於學生語言運用的問題

一直以來,語言不斷進步變遷。現今社會出現了很多不同的潮語,或俗語。例如說「屈機」,「阿燦」。「屈機」的意思由一個人玩電腦遊戲很厲害,延伸至在不定指範圍內能力很強;「阿燦」原是電視劇裏一個新移民的角色名,之後泛指內地新移民。通過認識語言,我們能認識社會的潮流和實況,從而意識到社會變化,語言重要之處在於它能反映當代文化。是次《博喻》有幸請來在聖公會聖馬利亞堂中學的李老師,和我們分享對潮流文化影響學生用字行文的現象和教師應對此情況的做法。

李老師面對現時新文化潮流的湧現,目睹不少學生於作文中自創新字,或將不合流的詞語用於正規作文中,甚至錯讀語句。李老師認為語言與自身的文化有直接而重要的關係。語言是一種文化的傳承。如果學生寫不正規的字,讀錯音或是寫錯字,而老師不去糾正的話,社會就產生了兩個問題。

第一,不尊重自己的文化。中國漢字是種表意表音的文字,百分之七十以上的漢字都是形聲字,字形裏的聲符表音,正確發音能提示字形。如果我們水過鴨背,不理會學生所寫的錯別字,或錯音,我們便不能讓他們真正認識中國的文化淵源。規範的讀音承載著我們的文化,也是一種規矩,大家是應該要去遵守的。我們需要嚴正對待讀錯音這個問題。

第二,不能體現中國文化本質。有時候讀音的轉換能展現出我們的誠意。例如「你」字,廣東話的口語裏並沒有分「你」和「您」,但普通話裏是有分別的,「您」是一種尊稱,顯示出身份尊卑的差別。因此,語言包含我們的敬意,正如我們會以敬詞稱呼長輩;在長輩面前提到自己則使用謙詞。

另外,簡體字的起源在於以前中國大陸較多文盲,政府以簡化漢字的方法讓人民易於認字,降低文盲率。然而,簡化會使字的本義變質。以「历」為例,簡體字中「歷史」的「歷」與「日曆」的「曆」均簡化成「历」,其實「曆」中的「日」是意符,表示這個字和時間有關,若改為「历」就難以得知了。如果我們任意改變文字的寫法,就難以理解文字的本意。無論如何,我們都要認真地對待語言和當中的語音。

*内地:历史

現代人的語言能力每況愈下,她認為有很多原因。

第一,現代人運用語言只是純粹爲了表達、溝通,他們對字詞的理解未必很深入,也未必需要入木三分,他們認爲能夠表達出自己的意思便沒問題了。而在一些社交媒體上,例如Facebook,Instagram,用戶甚至可以用口語去書寫文字以作表達。

第二,這關乎到外來語的加入。香港現存由外來語翻譯成漢語而出現的字詞有一定數量,例如巴士,就是以外來語翻譯而成,現在我們說巴士時則會覺得沒問題。在口語上,我們亦多選擇說街市,而不是菜市場。當該新詞的應用層面擴闊了,人們便會跟隨潮流,如羊群效應一般,特別是廣東話與社會變化的聯繫是相當緊密的。比如説有些詞語可以用作中性詞,亦能用作褒義詞。中性或褒義的界定在於當時的語境,但在句子裏是絕不會有矛盾的。例如,身爲一位老師是身份上的意思,作爲一位老師即則重於他或她所做的,關於老師身份的事情,用法上稍稍會有出入。

總的來說,她認爲香港的年輕一代對措辭遣句相對以前沒那麼嚴謹,與其身處的大環境之中不無關係。

受訪者:聖公會聖馬利亞堂莫慶堯中學 中文老師 李淑敏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