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筆:《風似年少的回聲》

 

我,喜歡聽風。那時,每每放學,便喜歡和小伙伴跑到公園盪鞦韆,盪著鞦韆,迎著風,哼著五月天的歌,我們大聲地把自己心中的願望一一訴說。如今,我在公園見到盪著鞦韆的少女,都會被她們所感染,青澀的面容、爽朗的笑聲、純澈的雙眸,青春在風中飄蕩著,內心隨即在川流不息的日子裡找尋曾經與她們相似的自己,那時的我,活在風中,生活沒有所謂的煎熬,煩惱亦不過是功課、考試罷了,也稱不上是「愁」。風的回聲:我們想要自由,我們想快點長大,我們要去台灣聽五月天的演唱會!風的回聲,讓我可以清楚聽見自己內心真實的聲音。

街道上,行人絡繹不絕,上班族提著公事包急速地走著,學生背著書包匆匆忙忙地在人群中穿梭,就連紅綠燈提示的信號也似乎轉換得特別快,噠噠、噠噠、噠噠……如同連夜趕路旅人的馬蹄聲,加快了人的腳步、生活,就連心跳的節奏,都變成了快板。每一天,堆積如山的工作,接踵而來的任務,通通都讓我動彈不得,日子如同電腦輸入的函數,按下輸入鍵,便會出現相對應的結果,機械般既定地活著。雖然沒有了功課、考試;雖然沒有大人的嘮嘮叨叨;雖然有了成人的自由;雖然我可以去好多小時候想去的地方。終究,這還是有別於年少時自己幻想的成人世界,是否成人的世界有太多殘缺?在繁蕪的城市叢林中,風被遮擋住了嗎?我聽不見自己內心真實的聲音,我在成人世界中漸漸地迷失了自己。

那天,我們在台北西門町,本說好要去的淡水漁人碼頭差點成了泡影。大雨如注,我和小伙伴用力地抓緊手中的大傘,但傘卻總是被風吹起,似乎想要掙我們手中的桎梏,隨風而去。在與風雨的鬥爭之中,小伙伴忽然鬆開了手,傘便向遠方飛走了。我拼命地朝著傘的方向追去,她卻大聲地呼喊著,對我說:「別追啦,上天給我們機會感受沒有傘的世界呢。或許,這樣的生活才是真正屬於我們的呢。」她拉起我的手,衝過西門町街道,一直往捷運車站的方向跑去,我們又唱起五月天的歌,「我在風中大聲的唱/這一次為自己瘋狂/就這一次我和我的倔強……」風,充當擴音器,把我們的聲音不斷擴大,聲音由遠處迴盪。風,帶我們回到了過去,我看到她那如同孩子般純真的笑容,還有,我們以往瘋狂追求自由的歲月、年少輕狂的時光,重新覆蓋那鏽跡斑斑的青春。

雨停了,漁人碼頭的天邊驚現一道彩虹,這是意外的收穫。我們都全身濕透,抬頭望著對方狼狽的模樣,相視而笑。不出所料,第二天,我們都感冒了。

漸漸地,漸漸地,我們淪為生活的奴隸,只會聽從生活的安排,變得麻木、不懂反抗,久而久之,忘卻了自己當初想要成為的模樣。有時,我也想要一陣風,借助這一陣風,尋回當初那個懵懵懂懂卻簡單的自己。然而,現在,我們的城市,高樓林立,鳞次栉比,能感受到的風,越來越弱。沒有風,沒有年少的回聲,傷痕累累的我們還能長出一雙奔赴明天的翅膀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