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水成淵:讀《文心》——如何做讀書筆記

文心 作者: 夏丏尊、葉聖陶 出版社:如果出版社 出版年份:2009

簡介及第二十五章:讀書筆記

https://platehk.org/boyu/wp-content/uploads/sites/7/2018/06/文心錄音.mp3.mp3

作者簡介

夏丏尊(1886-1946)是上個世紀著名的文學家、語文學家。他自幼學習經書,十六歲時考中秀才。隔年赴上海讀書,後改入紹興府學堂學習,讀了半年後因家貧不得不中斷學習,回故鄉教書,同時仍勤奮自修中英文。1905年十九歲時負笈東瀛,先在東京弘文學院學習日語,及後考入東京高等工業學校,因經濟問題不得不輟學回國。

雖然夏丏尊從未取得任何畢業文憑,甚至連中學都未曾畢業,但他勤奮自修,在學術、語文、翻譯等方面皆成就不凡。

葉聖陶(1894-1988)原名葉紹鈞,是著名作家、教育家、編輯家、文學出版家和政治活動家。

1907年,葉聖陶就讀蘇州草橋中學(即後來的蘇州公立第一中學堂)時,開始接觸外國小說及當時的文藝新潮,不僅深受影響,更與同學組織詩會《放社》。中學畢業後,於當地一家初等學校任教,並嘗試新式教學法。而後至上海商務印書館附設的學校任教,同年擔任商務印書館的小學教科書編輯。

葉聖陶終其一生都專注推動文學運動,曾參與北京大學的學生組織「新潮社」,並參與出版小說、新詩、小品、文學批評及劇本等各種文學作品。1921年起在上海、杭州、北京等地的中學和大學任教,並與茅盾、鄭振鐸等人組織「文學研究會」。1923年在為文學家開辦的書室「樸社」擔任編輯。

葉聖陶擔任編輯前,曾做了十多年的教師,教育名言是:「教是為了不教」,即教育學生就是為了激發學生自我教育能力,能自覺地豐富和完善自己,而不需再被誰教。他更認為應當教給學生學習的方法,不僅止於灌輸書本知識。這個觀念為當時強烈依賴記憶與灌注的傳統語文教學方法帶來相當大的衝擊。

1934年,夏丏尊與葉聖陶共同撰寫的讀寫故事《文心》出版,是由連載於《中學生雜誌》上的文章所集結而成。該書出版後深受中學師生歡迎,被認為在國文教學上具有劃時代的意義。

作者簡介取自: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438358

訪問見聞:北京之行——西山人大附中所見有感

在2017年12月21日至30日,吳生帶領我們一眾同學到北京參加交流課程。這一次,我們主要參觀了三所中學,期望了解更多當地學校的運作模式、教師的教學方式等。當中最令人驚喜的中學莫過於西山人大附中,以下將會一一與大家分享。

2017年12月27日下午,我們離開陳經綸中學後,出發前往西山人大附中。這是一所完全中學,意思是初高中部結合在一起,該校畢業生大多以前往國外的大學升學為目標,例如牛津大學、耶魯大學、史丹佛大學等。在參觀的過程中,可以見到學校的走廊牆壁上掛滿了不同國際知名大學的介紹,甚至有標誌着不同著名大學的世界地圖。正因目標不同,故此學生們也不會參加內地高考,而是國外升學考試。學校其中一個教學目標,是希望學生們對中國文化有進一步了解,待他們將來到國外升學後,也能對中國人身分有自我認同感以及一定認識。因此學校提供的課外活動多種多樣,包括京劇、武術、風箏、古琴、書法、茶文化、馬頭琴、沙畫、圍棋等等不一而足,各有一間獨具風格的教室和校外聘請的老師,令人艷羨。

至於西山人大附中的科技運用層面也令人驚喜,香港政策多年來嘗試推動STEM教學,可是學校大多對政府提供的資助手足無措,不少學校都選擇添置更多高科技產品,卻不能更好地與課堂作進一步結合。故此當我們得知這一所學校屬於和蘋果公司合作的高科技學校後,都十分期待他們的相關介紹。透過介紹,我們得知該校和UMU平台合作,推出了屬於該校自身的平台,讓學生能夠在課上即時進行隨堂小測、互動遊戲,課上學生的即時反應讓老師能夠跟隨學生的難點,立刻改變教學上的知識點。與此同時,平台也為學生提供了全新的寫作平台,同學可以在網絡上傳自己的篇章,其他同學均可以在平台上同步作出點評及欣賞。也能讓他們模仿較優秀的作品,了解如何寫出更好的作品。老師甚至可以設計問卷,了解學生對哪一個課題感到疑惑。如此一來,老師便可以投入精力講解學生不懂的地方。而北京西城區中學聯合開發的閱讀軟件,也能有效提升學生閱讀興趣。透過軟件,老師能夠提供(學生)小說,讓學生跟隨老師的推薦,在智能電話上進行日常閱讀,而一次性發放電子書,同時確保學生所閱讀的版本是符合教學要求的,一舉數得。另一方面,老師也能檢測學生版系統,藉此得知學生們每天所閱讀的字數、速度,甚至可以要求學生在每一章閱讀結束後加入反思和感想,才能進入下一章的閱讀。老師也可以邀請家長下載家長版軟件協助老師監督學生學習和閱讀。

以上這些都是對中文教學來說,是十分實用的軟件。這次旅程後,對於電子教學的發展及應用有了更深的認識,也希望可以結合傳統教學的優勢,在課堂上可以運用相關技巧。

文筆:說「狂」

魯迅有一篇小說,家喻戶曉,叫《狂人日記》。這篇小說不需多談,全因人盡皆知,人人都讀。不過,裏面有一個意象卻不是人人都留意得到——「月亮」。月亮在英文裏有個說法,講一個人瘋狂了,就說他lunatic,這個詞的詞根luna,指的就是月亮。如果你還是覺得月亮和瘋狂拉不上關係,就去看看《哈利波特》第三集《阿茲卡班的逃犯》(Harry Potter and the Prisoner of Azkaban),路平教授是怎樣變成瘋狂的人狼。沒錯,他就是看到了滿月而lunatic。

不過,在傳統中國,月亮的意象絕對沒有西方人所臆想的那般恐怖;但是,也有可能與「狂」有關。但這個「狂」絕不能表示為「瘋癲、精神失常」;而應作「輕狂、狂妄、傲慢」解。李白有很多詩歌都表現出這種「狂」,比如說大家都熟悉的〈月下獨酌〉。

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

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飲,影徒隨我身;

暫伴月將影,行樂須及春。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亂;

醒時同交歡,醉後各分散。

永結無情遊,相期邈雲漢。

李白把酒高歌,與月、影共舞。這種行為以平常人的角度來看,就是瘋瘋癲癲,有些精神錯亂。但細心品味箇中字句,就知道在他的「狂」中有一種難以言說的「孤高」。太白可能認為,世俗之人都不夠資格與自己飲酒,於是只好「舉杯邀明月」。這種心態不就是狂妄嗎?

其實,這種「狂妄」是詩人對自己的人格期許。他蔑視權貴,決心以遺世獨立的姿態行走於江湖,如蒼空中高掛的一輪明月。這樣的人怎能沒有一點狂氣呢?正所謂:「為草當作蘭,為木當作松。蘭幽香風遠,松寒不改容。」(〈於五松山贈南陵常贊府〉)。

「狂」並非李白的專利。詩仙狂妄,似乎是意料之內,詩聖狂妄,倒讓人意外。殊不知,杜甫也有「狂」的一面,〈狂夫〉云:「欲填溝壑唯流放,自笑老夫老更狂」。又《新唐書》記載,杜甫在安史之亂後投靠劍南西川(今:成都)節度使嚴武。但是,杜甫對這位恩人似乎不甚尊敬。有一次杜甫因醉酒對嚴武不敬,指著他的鼻子說了一句「嚴挺之乃有此兒。」(沒想到嚴挺之居然有你這樣的兒子!)杜甫狂妄,犯嚴武的父諱。對講究儒家倫理的中國,對父諱很是重視,杜甫直稱別人父親的名字是極為其無禮的行為。在當時的人眼裏,杜甫是多麼狂妄。嚴武性格暴烈,身為一介武夫,對杜甫的狂妄已再三忍讓。最後,他還是忍不住爆發了。他提起寶劍欲將其誅之而後快。幸好,嚴武的手下知道後,立馬通知其母親,嚴母親自求情,杜甫才免做了刀下亡魂。否則,在中國的詩壇上就不免會少了許多詩聖的佳作了。

李杜能結為朋友,性格上總有相似之處。所以,他們的另外一位好友賀知章,也是同樣「輕狂」。賀知章晚年號「四明狂客」,嗜酒如命,在他的醉眼裏,落花都恍若帶了絲毫醉意:「落花真好些,一醉一回癲。」(見《詩式》)。杜甫的〈飲中八仙歌〉就列他於首位,云:「知章騎馬似乘船,眼花落井水底眠」。賀知章官自秘書監,又比杜甫大五十三歲。但是,杜甫卻可以以詩調侃他,說他醉酒落井,還在井底酣睡。論官職,賀知章是朝廷大臣;論年紀,賀知章是杜甫的爺爺輩,然而他們仍然可以成為忘年交。可見,賀知章已經「狂」到不顧身分,可以與孫子輩的杜甫把酒高歌到不分彼此了。

今人說起賀知章,只知道他是詩人,甚少人知道他同時也是著名的書法家,與「草聖」張旭是好友。張旭號「張癲」與賀知章的「狂客」配成一對。兩人經常流連酒肆,喝到酩酊大醉,見到人家的牆壁,興之所至,就在牆上揮筆題字。張旭癲狂,別人提字用筆,他用頭髮。以頭髮沾墨寫出的線條奇形怪狀、粗細對比誇張、但充滿情感,時人稱為「狂草」。或許是他常用頭髮代筆,以致頭頂脫髮。可張癲不僅沒有為此感到自卑,反而引此為傲。正如杜甫所說:「張旭三杯草聖傳,脫帽露頂王公前,揮毫落紙如雲煙。」這種狂態與李太白不相伯仲,所謂:「天子呼來不上船,自稱臣是酒中仙」,展現其對王侯公卿的蔑視。

說起蔑視,這種肆意的蔑視可以追溯到先秦。《史記》中記述了一個故事,說孔子被一個狂人「嘲弄」。有一次,孔子到楚國去,楚國的著名披髮狂人接輿,跑到孔子的座駕前高歌:「鳳兮,鳳兮!何德之衰?往者不可諫,來者猶可追。已而,已而!今之從政者殆而!」接輿的歌讓孔子很尷尬,孔子正想反駁他之時,他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而這位「楚狂」接輿正是李白的偶像。李白曾以接輿自況,云:「我本楚狂客,鳳歌笑孔丘。」連孔夫子都能嘲笑,足見狂妄。

其實,楚狂接輿代表著中國士人的另一張臉孔。然而,這張臉孔不是所有人都願意提起。因為,這張臉孔代表著對禮教體制的叛逆。但是,我們不可因此否定它的存在。魏晉之際,很多知識分子就表現出蔑視禮教的「狂態」。譬如:著名酒鬼,劉伶。劉伶除了嗜酒如命外,還喜歡赤身露體。一次有客來訪,見他一絲不掛,生氣地責備他。他卻從容地回答:「我以天地為棟宇,屋室為褌衣。諸君何為入我褌中?」(《世說新語》),這是何等的「狂傲」:無視禮教與他人的目光,做到「我的身體我做主」的自由灑脫。

除劉伶外,魏晉時期竹林七賢中的阮籍、嵇康等也多有狂氣。阮籍是至孝之人,在母親喪禮時不守一般俗禮,仍然喝酒吃肉,就連在司馬昭面前也神色自若。卻在母親下葬之際,突然舉聲一號,吐血數升(《晉書》)。不僅如此,阮籍對於來弔唁的人,如裴楷、嵇喜等,也不按照禮法來接待,甚至對嵇喜作白眼;而嵇喜的弟弟嵇康聽了兄長弔喪時遇到的不愉快經驗,於是帶了琴與酒前去弔喪,阮籍才青眼以對。除了不遵守喪禮的禮法之外,阮籍也漠視其他的禮法。例如他對待女性,也毫不避嫌,還說:「禮豈為我設邪!」(《晉書》)。

但是,魏晉名士的「狂」,很大程度上是「佯狂」,目的是為了避禍。西晉篡曹魏的手法十分卑鄙,而司馬氏對這班曹魏的遺老孤臣又異常忌憚,因而多有迫害。為了避免迫害,許多士人乾脆「佯狂」。這未免是一種悲涼與無奈。魏晉名士不但在政治上懷才不遇;甚至連自己的生命也不能掌握在手中。世道昏亂,前路迷濛,就只能以「癲狂」的狀態來安身立命。阮步兵的「哭窮途」可謂代表了魏晉名士的悲哀。《三國志·王粲傳》裴松之注引《魏氏春秋》,說:「時率意獨駕,不由徑路,車跡所窮,輒慟哭而反。」(阮籍常常獨自駕車,漫無目的出遊,直到前方無路可走時,就痛哭而折返)。阮籍這一哭,無疑是有一股酸楚在心中湧動。為了保護自己不惜「披髮佯狂」而不參政事:一面無奈,一面不甘。這就是在當時環境中士人的一種悲劇。

相比之下,唐代的騷人墨客就幸運得多了。他們的「輕狂」所流露出來的不是悲哀,而是一種自信。但只要仔細研究,他們之所以能夠輕狂而自信,是源於李唐皇朝的包容和接納。李唐皇朝以世界帝國自居。政治上,它有一個不存民族偏見的政治核心,漢人、日本人、鮮卑人、突厥人、栗特人都可以在朝廷上立足;文化上,它海納百川,即使推崇老莊,但對儒家、佛教也不存任何芥蒂。於是唐朝人信心十足,對甚麼都敢用微笑來接納,甚至是嘲諷與反對的聲音。正如《唐之韻》所描繪的那樣:「在李氏集團統治的二百九十年內,沒有人因文字觸犯忌諱而被判罪,更沒有被殺頭的,即使是諷刺了皇帝,揭了皇帝的短,也都是小事一樁。在封建制度下,這是唯一一個政治氣氛如此寬鬆大度的朝代。」(《唐之韻》是一部以紀錄片視角關注古典文學作品的系列影片)。可見,唐代寬鬆的政治氣氛是唐代詩人「狂妄」的溫床。他們挺起胸膛諷刺皇家。杜牧之的〈過華清宮〉、李義山的〈馬嵬〉、白樂天的〈長恨歌〉都是以幾近刻薄的口吻來諷刺玄宗和楊貴妃,甚至以揭露皇帝的風流韻事為能耐。這樣的作品放在明、清兩代,不用說,詩人早就身首異處。

更有趣的是唐宣宗,偏偏視嘲諷過他先祖的白居易為偶像。樂天去世之時,還寫詩來悼念他。

綴玉聯珠六十年,誰教冥路作詩仙。

浮雲不繫白居易,造化無為子樂天。

童子解吟長恨曲,胡兒能唱琵琶篇。

文章已滿行人耳,一度思卿一愴然。

細心觀察此詩,就會發現宣宗居然將揭露他先祖隱私的詩〈長恨歌〉寫了進去。他對此詩不但不以為忤;反而十分喜愛。此一舉動,可見當朝君主的可愛,也同時反映出李唐皇朝寬宏大度的氣魄。正是有如此風氣,「狂妄」的詩人才能大行其道,將他們最真實的一面自信地表現出來,還要化為具體的藝術。他們不懼怕任何的政治後果,蔑視一切社會黑暗和腐朽的權貴,還從中保持著獨立的人格。

可惜,像李唐這樣寬容大氣的朝代只有一個。接下來的中國卻越來越不能容忍「狂士」。宋代「年少輕狂」的大詩人蘇東坡才華洋溢,卻半生被文字所累:《山村五絕》、《八月十五日看潮》、《和陳述古冬日牡丹》等幾首詩,被指「包藏禍心,誹謗謾罵」,得罪當權者,被捕入獄將近五個月,被迫害到面如槁木,幾次頻臨於死亡的邊緣。若蘇軾就此一命嗚呼,宋神宗就是中國文化的千古罪人了。這件事史稱「烏臺詩案」。宋代常被現代學者讚譽為文人最幸福的時代,但對待「輕狂之士」尚且如此;明、清兩代就更不用說了,在毀滅「狂士」方面,盡心盡力,可以說是前無古人了。明代「狂狷」李卓吾,被明神宗以「敢倡亂道,惑世誣民」之罪逮捕下獄,著作被通令燒毀,最終落到被迫自刎的下場,成為明朝第一思想犯,之後以言入罪之事罄竹難書。清朝立國,大興「文字獄」。清廷不但不能容忍「狂士」,就連文人發牢騷的權利也剝奪了。康雍時期的,明史案、南山集案、查嗣庭試題案、呂留良案、徐駿案;乾隆時期的,「偽孫嘉淦疏稿」事件、胡中藻詩案、蔡顯案、字貫案、尹嘉銓案、沈德潛反詩案……史不絕書,血跡斑斑,染紅半部清史。近人柳詒徵稱:「前代文人受禍之烈,殆未有若清代者。故雍乾以來,志節之士,蕩然無存。……稍一不慎,禍且不測。」清朝皇帝的鐵腕鎮壓,讓所人都如履薄冰、如臨深淵。可見,有清一代,已經到達中國古代文字獄的巔峰了(注意是「古代」)。之後的事,不提也罷。

說到這裏,我們不禁要問,為甚麼統治者那麼憎恨「狂士」呢?因為,「狂」的本質是蔑視權貴,以及一切世俗禮教,「狂士」是中華帝國政治體系與儒家文明的叛逆者,是敢於毀滅一切泥古制度的先驅。他們具有獨立的人格,憑著自己的才華取一席之地,不當權貴的幫閒,不必仰權貴的鼻息。他們要自由、要個性;其矛盾之處就在這裏,權力就是要你壓抑,要你限制,它們要的是庸才,是聽話的平凡人,是對權力不會造成威脅的人;否則,統治者就不能「永鎮江山萬萬年」了。

 

琦斯

 

 

 

天地人事:論電子教學於中文科之趨勢及利弊

隨著資訊科技發展一日千里,越來越多學校嘗試運用電子教學以提升各科教學成效。於香港中學的普遍發展而言,電子教學大多先從部份第二和第三組別開始推行,以更靈活和有趣的方式,引發學生學習動機。甫見成效後,政府教育部門為電子教學提供更多不同的支援,例如校園IPad支援計劃、促進各校交流電子教學經驗、以及引進國內外更多不同的電子教學方法等。基於以上種種的因素,各個組別的學校均開始為不同學習程度和能力的學生推行電子教學。

不少學校開始於中文科循序漸進地推行電子教學,推行成果良好。例如,學校會分階段在不同年級中實施電子教學,高年級課程中的電子教學元素較低年級為高。另外,在中文科聽說讀寫等不同範疇方面,閱讀和寫作的電子教學較聆聽和說話為高,而說話教學之電子教學元素亦較聆聽為高。

無庸置疑,電子教學於中文科的應用亦會受資訊科技發展影響。例如,近期的蘋果軟件發佈會中,蘋果公司研發了一系列促進課堂學與教的軟件,方便不同老師課堂實用IPad講解和安排各式課堂活動。又例如,不少國內資訊科技公司,推出各種多功能而價錢相宜的電子配套和平板電腦,相信亦能促進電子學習工具的普及,繼而進一步使中文科電子教學更為普及化。從以上各方面可見,日後中文科電子教學將愈來愈普及、多元化和成熟。

值得留意的是,所謂電子教學,電子是輔助,教學才是重點,電子教學的目標在於提高學習效益。於中文科而言,若能有效應用電子教學,在讀寫說方面均有好處。

先說閱讀,電子教學能配合反轉教室,把寫作背景、文言字詞等學生可以自行閱讀的資料放上網絡平台,讓學生上課前預備,上課時自能有更深入的討論,提高學習層次。教師亦能使用應用程式讓學生回應問題,即時收集數據,以了解學生的學習情況,以調節教學進度。

再說寫作,學生可利用電子工具獨立或協作寫作,教師能即時指導、修改及評價,其他同學也能提供意見,既引起學習動機,又能互相學習。

至於說話,則能以錄影方式記下學生表現,再播放讓學生清楚了解自己的問題。而說話教學所須時間甚多,教學往往要用課餘時間跟學生練習,透過電子工具,則能不受時間空間所限,學生自行錄影,教師隨時批改,增加學生學習機會。

配合不同電子工具,能使教學更為靈活及有效率,提高教學效果。

固然,電子教學亦非靈丹妙藥,必須配合教學目標和成效謹慎運用。以電子教科書為例,不少國內外的研究都有顯示,教科書不僅會影響學生的品德情意與學習態度,也會影響學習成效,比起傳統教科書,電子教科書明顯在筆記摘錄上較為遜色。中文閱讀教學重視篇章分析,而很多時候都需要學生在文章上直接寫上筆記、注釋。這個學習方式讓學生在文章理解、閱讀技巧的訓練上皆比較有幫助。傳統紙本不受螢幕限制,方便學生把不同文本並置,進行對讀,讓學生熟習如何去運用這些技巧。

 

除此以外,紙本練習在初中和小學也佔了很重的比例。因為小學的中文能力訓練裡面,其中一項是識字與字體練習,紙本功課在鞏固學生對字形記憶上是最有效的。如果改用電子教學工具,可使練習更多樣,有助學生學習字詞等,雖然可以讓學習更富趣味,但是根據許多研究所指,紙本與書寫是最能幫助學生記憶的,故而電子工具的運用在這些方面反而事倍功半,得不償失。

因此可見,電子教學本身也有其不足之處,傳統教學也是一樣。而老師該用什麼教學方式,應該取決於老師希望達到什麼教學效果,從而選擇最適合的教學法。所以新式和舊式的教學方式其實並無優劣之分,而是在於該教學方式能否讓老師達到其教學目標。

活水成淵:請給我多一點時間:讀《安靜,就是力量》

作者:蘇珊・坎恩

出版社:遠流出版社

我過往一直對心理學的書不大感興趣,對這一類近乎「心靈雞湯」的書籍更是嗤之以鼻。細葉飄零無根,人生是孤獨的,從來沒有一本書能為你的人生提供完整的答案。閱讀這本書前,我對自己、他人都抱有憤怨,無聲的質問與無助折磨著己身。於是,我開始在網上尋找答案,並在無意中發現了這本書。試閱第一章後,已經淚流滿面。

在成長的路上,總會遇過一兩個沈默寡言的同學;在教學的路上,班上總有數個靦腆的小孩。那時候的你,是如何看待他們的呢?無視?認為他們格格不入?覺得和他們說話沒勁?為從不見他們舉手發言而擔心? 在熱鬧的課室、以致社會裡,有一群人總是安靜地站在一隅。他們喜愛獨自思考,勝於小組討論;喜歡傾聽,多於力陳己見;喜歡獨處,多於在聚光燈下作樂;喜歡安靜,多於吵鬧。在一個有太多聲音的社會裡,為什麼「沈默」不能是一種力量呢?我們生活在一種「外向理想」的價值系統中,整個社會理想的自我形象是合群、有主導能力、健談、自信不自疑、擅長團體工作等等。「我們都認為自己是崇尚多元價值的人,但是事實上大部分的人只懂得欣賞一種人,也就是能自在地成為檯面上人物的人。」內向者的特質如敏感、嚴肅、害羞等,現在已經變為次等的人格特質,甚至連「內向」一詞也染上了貶義的色彩。我們的教育制度,也是為外向者而設的。小學教室裡的桌椅安排,往往為了鼓勵群體學習,配合喜歡團體活動、喜歡大量刺激的人而設計。大學中你一言、我一語的導修課,也有利於愛面對面交流、滔滔不絕的人。也有研究指出,老師向同學發問,外向者樂於即時回答,讓老師感到自己的課堂是「成功」的,能增加老師的自我滿足感。不過,忽略了內向者需要時間深思熟慮才能回答問題身為一個內向者,從小到大,聽過無數礙耳的問題:你為什麼不能像別人家的小孩般膽子大一些?你講話能不能快一點?你可不可以不要那麼「龜縮」?你不要常躲在媽媽後面好嗎?我想,這些無解之題,一直是所有內向者心裡的道道硬傷。內向是由基因決定的,當你質問一個內向小孩時,他們又能向誰發問呢?其實,在堅硬龜殼下,他們有一顆柔軟細膩的心,我們對這種人有另一種稱呼——思想家。

內向者深知要如何傾聽自己的內心世界,也知道在自己的世界裡可以找到寶物。「沒有內向的人,這個世界就不會有:萬有引力、相對論、蕭邦〈夜曲〉、《小飛俠》、《哈利波特》⋯⋯」內向者要了解自己的才能,實屬不易;但當他們明白自己的強項後,能發揮出過人的力量。在書中,內向的律師蘿拉面對跟咄咄逼人的債權人談判時,緊張得想離開,她想:我不太會說話,現在思維又一片混亂,一定會把談判搞砸,然後失業。其實,讓一個大膽又圓滑的人擔任律師應該會更適合吧⋯⋯這個時候,蘿拉想起了她所學習過的內向人的優勢,這種優勢可能沒那麼外顯,但一樣厲害。內向的她比他人用更多時間充分準備,三思而後言,聲線輕柔但堅定,並認真聆聽他人的話語。最後,她贏得了這場談判。未來,我們也許會成為教師,或為人父母,那麼,要如何教育內向的小孩呢?關鍵是時間。在這個迅速的世界裡,給予他們足夠的時間接觸新環境、新朋友,思考並作出回應。內向者不是害怕人際關係,而是害怕新事物和過度的刺激。在打破恐懼之牆後,你會發現,內向者的世界有山、有水、有鳥鳴、有自信、有笑聲。

訪問見聞——堅守教與學原則 融合傳統與創新

電子教學乃大勢所趨,不少學校開始推行電子教學,盼藉此改善教與學。然而,香港的電子教學仍處於起步階段,電子教學又是如何有助於教與學呢?是次博喻編輯部有幸請來拔萃女書院中文科老師陳顯俊先生,跟我們分享中文科電子教學的經驗。

在述電子教學實際操作之先,我們必先思考教學原則,因電子教學只是手段之一,而非內涵。就此而言,陳老師認為電子教學與傳統教學無異,學習目標、學與教原則均是首要考慮,並須思考怎樣的教學形式、教學工具最能與其配合,才能做好教與學。電子教學雖有好處,但不能「為用而用」,否則就是本末倒置。教師便會受其牽制,無法將不同教學方法、工具的好處發揮得淋漓盡致。

釐清原則後,再談如何在教學中實踐原則。教學的步驟眾多,首要便是梳理教學內容,先作編排。陳老師把教學內容按照祝新華的閱讀層次劃分,再作不同的安排。例如,陳老師會運用翻轉教室的概念,將學習過程推前半天,先把教學層次低的字詞解釋、文言文語譯搬到課前錄影短片,其餘部分留待上課時與同學討論。陳老師會在上課一個月前把影片放在網上平台,讓學生有足夠時間觀看影片,並在網上平台檢查學生完成預習與否。在上課講述課文之前,更會安排即時測驗,檢查學生對於課文的理解,即時調整教學內容,針對學生的疑難加以講解。同時,因學生學習時間提前,教師在課上有更多時間照顧不同程度的學生。

從上述例子可見,陳老師充分利用電子工具的特點,配合不同的學習重點和學生需要。他把閱讀教學層次較低、不需互動的內容置於教學影片內,學生可按需調整影片播放速度及重溫,有助掌握基礎內容。同時,他利用電子軟件即時回饋的特點檢查學生所學,按照他們的表現調整課堂內容,講解更貼近學生所需。另外,閱讀教學層次較高、需要互動、引發思考的內容則繼續放在傳統課堂現場中,取其即時互動、解答學生疑難的優勢。 除閱讀外,電子教學也應用於不同的教學範疇。以寫作為例,陳老師曾要求學生於課上使用線上文件編輯器Google Document合力完成作文,一方面學生能同時編輯、互相借鑑,另一方面教師亦能即時評改。批改作文一向甚費心力,陳老師指出可用錄音給予評語,既減輕教師負擔,也能讓學生更易理解。訓練學生說話能力時,則不妨錄影,以助學生檢視、反思其表現。在聆聽方面,錄音也可以放置在雲端上,讓學生回家完成,更添課堂的彈性。

至於準教師如何裝備自己,陳老師建議大家善用電子科技練習,如錄製教學短片,訓練自己的教學技巧、檢討並改正。市面上有各式各樣的電子設備及軟件,如Padlet、Class DOJO、Minecraft等,同學宜先了解它們的特點,並思考它們如何輔助教學。

最後,陳老師提醒各位不必追趕潮流,與其急於運用電子教學,不如先練好基本功,鞏固中文本科知識、教學理論及技巧,自可以遷移應用,找出讓教學更有效的方法。

 

[…]

專業成長:電子教學在中文科教學的應用

近年來隨著科技工具的普及,教師運用科技輔助教學的模式亦日益普遍。在中文課上,教師實踐的教學法也因配合電子教學而有所調整,此與傳統的教學法大相徑庭。今天,筆者將分類介紹在閱讀、寫作、說話中可以應用的電子科技以及教學法。

一、閱讀

其中一種較受關注的電子教學——翻轉教室。它是源於2007年美國的教學模式,顛覆傳統教學觀念。翻轉教室會先由學生在家中看老師準備的網上課程內容,到學校時,學生再和老師一起完成作業,並且進行問題及討論。如此一來,師生之間的互動機會大增,甚至能夠幫助學生達到更高層次的學習目標。在教學過程之中,原本由教師主導的課堂變為學生主導,學生無形之中必須為自己的學習擔負起責任,但同時學生能夠得到教師較為個人化的學習協助,又能夠促進同學間的小組互動,亦有效提高學生參與學習的機會。 筆者認為若能將翻轉教室運用在教授中文閱讀上,可以發揮其電子學習的極大潛能。在學習中文閱讀方面的知識時,特別是在學習文言文上,它包含了許多硬性的知識,例如文言字詞的解釋、修辭手法、作品體裁、創作背景等等。教師可以提前一到兩個星期將這些知識點錄製成影片傳送給學生,要求學生在課前預習相關知識,也可以設置網上工作紙,讓同學看完影片之後可以立即測試他們對內容的理解。教師也可以通過網上的測驗結果來觀察學生對哪些內容理解較為薄弱,從而調整上課的教學重點。教師亦可以在課堂開始前對同學進行檢查,考察他們的預習表現,例如使用Kahoot!等網上平台讓全體學生可以立刻進行堂前測試。那麼,當教師在課堂中教授這篇文章的時候,便能省卻許多時間給同學們進行小組討論。另外由於同學們在課前已對文章有了大致的認識,教師可以向同學們提出更高層次的問題,與此同時,同學們在與同學或是教師的討論過程中,亦可以對文章挖掘得更為深入、透徹。筆者認為教師若適當使用科技及設計教學法,便能透過資訊科技作為獲取及分享資訊的工具,使學生不僅能在課上學習,亦能在課外吸收知識,教師同時也能作彈性的學習安排。

 

二、寫作

一直以來,教師批改作文耗時甚多,有了電子軟件輔助後,就可以節省書寫建議、評語的時間。教師可以事先把作文掃描,儲存為PDF的模式,並利用內置的錄音功能,在檔案頁中放置錄音按鈕,錄下相關評語,如此一來,學生事後便可重溫評語,教師亦不怕學生看不清楚評語,而且轉換成電子檔案可以更易保存及檢閱。

此外,現在也有不少學校推廣文學散步,即通過文學景點的考察,讓學生直接感受文學中的場景。不過,學生到戶外紀錄時較為麻煩,需帶備不少器具,書寫時間也較長。因此,教師可乘電子之便,利用教學應用程式——EduVenture配合平板電腦輔助文學散步活動教學。教師可以預先在地圖設定景點位置和相關文學散步題目,讓學生到實地考察時作答。學生作答的方式可以變得更多元化,例如以錄音、拍攝照片、錄影的方式作答,其答案更可即時傳送上雲端,教師亦可隨時檢視學生進度,學生也無須拿著筆、筆記、硬墊板、相機等器具,只需拿著平板電腦就可以輕鬆地做好記錄。

 

三、說話

至於說話能力的練習和回饋,無論是個人演講或小組討論的練習,教師一般做法是即時觀察和筆錄學生表現,然後給予評價或改善建議,但是這種做法並不算全面,教師縱能一眼關七,亦可能會忽略了一些學生的表現細節,給予的評價和改善建議或未能完全針對學生表現。若果配合一些錄影器材,例如錄影機,將學生的表現錄製下來,教師就可以在事後透過錄影觀察學生表現,針對更多細節,給予有效的回饋;學生也能透過錄影反覆觀察自己和同學的表現,對應教師的回饋內容進行互評或自評,或能更為有效地改善學生自己的說話能力。科技日新,除了一般的錄影器材外,更有教師分享曾使用360度錄影機,近距離錄影小組討論,更細緻觀察學生的表現,可見科技對說話能力練習實有幫助。

 

此外,若能配合教學設計,可考慮將課堂的說話練習,安排在課後進行或是作為家課或小組功課,學生個人演講練習或者小組討論練習,皆可以錄影方式提交,一方面能夠縮短課堂時間,另一方面在錄影的過程中,學生普遍希望向老師展現最好的一面,無形中增加了學生練習說話的機會。

 

當電子科技為教學提供不少便利的同時,亦帶來了不少挑戰。以翻轉教室為例,教師應避免在課堂上重複影片內容,不然就會削弱同學在家看影片的動機。由於翻轉教室對同學的自律要求甚高,並且要求學生在課堂前需要做好準備。因此,教師在進行翻轉教室教學時,除了在教學設計上的詳細安排外,還要培養學生一定的預習習慣,以及引起學習動機,如透過電子平台提交預習筆記,施以適當的群眾壓力,提高學生的自學動機。另外,教師利用PDF錄音功能批改作文時,也要留意此功能不能代替師生真實的互動交流。畢竟師生的討論更有利同學學習如何修訂自己的作文,教師可以給予更適當貼切的建議。

總言之,電子教學對中文科的教學甚有裨益,惟使用時需多注意與教學目標、學生特點能否配合。若配合得宜,相信電子教學可一補傳統紙筆教學的不足,兩者相輔相成,共同促進學與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