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成長:非華語座談會

一、座談會簡介

是次座談會邀請了於前線工作的學長與我們分享。本次講座以非華語教學為主題,探討在中小學教授非華語學生中文的現況、困難及方法。現時香港錄取非華語學生的學校多達約620所,佔全港學校約三分之二。而教育局自二零一四年起推行「中國語文課程第二語言學習架構」,以加強支援非華語學生學習中文,但教學成效一般。非華語學生一般在中文科公開試取得的成績不佳,以致升學、就業的機會受到局限。

 

二、非華語學生的定義

https://platehk.org/boyu/wp-content/uploads/sites/7/2019/05/非華語學生的定義.mp4.mp4.mp4

現時政府對非華語學生的定義較含糊。在三四年前,是以學生的家用語言來判斷其是否屬非華語學生。當學生的家用語言只有非華語(英語等),而沒有華語(廣東話、國語),該學生便屬於非華語學生。但近來政府對此定義有所修正,以學生的出生地、其父母的出生地等判斷其是否屬非華語學生的標準。然而,政府沒有考慮學生的成長環境與家庭環境。若學生在香港出生,即使他們在英語為主的家庭環境中長大,以致中文水平較弱,都不會將其列入為非華語學生。

 

一般而言,學校會為非華語學生進行前測,透過「聽、說」測試學生的中文水平,再作讀寫測試,界定學生的語文水平屬初小還是高小,然後作詳細的教學安排。

 

三、非華語學生出路問題

https://platehk.org/boyu/wp-content/uploads/sites/7/2019/07/非華語學生出路問題.mp4.mp4

引言中指出,非華語學生在升讀大學時會因中文科的成績而受掣肘。其主要原因是香港的大學沒有清晰、劃一的招收標準,以致學校未能對症下藥,難以制定相關的教學安排。

 

現時,非華語學生可以參加的中國語文水平考試共有數種:GCE、GCSE、DSE(應用學習中文(非華語學生適用))。香港一般大學都承認GCE及GCSE的中文成績。而DSE(應用學習中文(非華語學生適用))只有合格及不合格兩個等級。該課程以實用性為主,為非華語學生日後在社會工作、生活作準備。香港各間大學對於非華語學生中文科成績的處理不一,有的可用其他語言如法語、德語等取替,有的卻不能。再者,亦要視乎各個課程的個別要求。在面對不同考試、不同課程的語文要求時,要制定非華語課程的方向,實在不容易。

 

四、非華語學生的教育方法

https://platehk.org/boyu/wp-content/uploads/sites/7/2019/07/非華語學生的教育方法-convert-video-online.com-1-1.mp4

在設立非華語學生的課堂時,減少師生人數的比例十分重要。在課堂形式上,學長提到低年級學生會跟隨主流學生,融入主流學生之中;而高年級的非華語學生可以抽離,自成一班。此外,也有Individual Education Plan(IEP) 單對單教學的形式,按照學生的學習能力、學習興趣、學習進度等,設計具針對性的課堂。

 

當小學的主流課堂在學習標點符號、重組句子時,IEP的學生還在學習字的部件、筆劃、少量標點符號等等,可見非華語學生與主流學生的語文水平相距甚遠。因此,老師會在作業或考卷中多給非華語學生聽說、表達上的幫助,例如以畫畫的方式表達答案,提供拼音、聯繫讀音等。

 

在教學上,應多強調聽說,務求達到以聽說帶讀寫的功效。非華語學生的聽說能力優於讀寫,因此老師在課堂上宜多以聽說輸入輔助。例如:老師以廣東話或普通話教授,鼓勵學生嘗試模擬老師讀音,允許學生先以英語回答,再由老師以中文補充答案,然後由學生覆述。此外,也可以透過拼音聯繫讀音,增強對讀音的記憶,然後再循序漸進到字義上,將形音義分開不同步驟教授。

 

此外,可以多元化的活動增強非華語學生學習中文的動機,例如小組合作、電子教學等。在晨讀課,讓高年級的非華語學生帶領低年級學生閱讀,教學相長。學生可以按程度劃分提供的書單以購買圖書閱讀,增加閱讀量及識字量,提高閱讀能力。另外,一些校內的文化交流活動、話劇等,都能提升非華語學生學習中文的興趣,讓他們發揮聽說能力。

 

在評估方面,學長提到要調適主流學生與非華語學生的考卷重心比例,大約是五比三。例如主流學生需要學習五個學習重點中,那麼非華語學生就要學會首三個較為簡單的學習重點。在設計試卷時,也要保證試卷中這三個學習重點佔據七成以上分數。

 

在教材上,坊間的非華語教材較少,學校大多要制定自己的校本教材。現時坊間只有輕鬆學漢語,一共六冊,而中學則沒有坊間教材。非華語學生的家庭背景、學習差異可以頗大,因此難以制定劃一的教材。再者,部分學校為普教中學校,非華語學生在中文課會接觸到英語、廣東話、普通話三種語言,因此更加難以掌握。即使是校本教材,老師在教學過程中也要因應學生的學習狀況不斷修正教材。

 

 

五、教育非華語學生遇到的困難

https://platehk.org/boyu/wp-content/uploads/sites/7/2019/07/教育非華語學生遇到的困難.mp4.mp4.mp4.mp4.mp4.mp4.mp4

非華語學生的識字能力較弱,影響讀寫方面的發展。一般非華語學生與主流學生的語文水平有一定差距,按照第二語言架構中的學習層架,非華語學生到了第四階層,才等於主流學生的第一階層,甚至有機會小六才達到第一層架,難以跟上主流學生的學習進度。因此,政府的目標是提升非華語學生的中文學習水平,而非要求他們跟上主流學生的語文進度。

 

學長還提到,教育非華語學生是非常具挑戰性的,要不時更改教學的大方針與學習目標,務求達到學教評劃一。因此,釐定清晰的非華語學生的定義是十分重要的基礎。此外,而管理非華語中文課堂也是挺艱難的事情。部分非華語學生行為問題嚴重,需要完全分離,否則難以專注。老師也要注意特殊學習困難(SpLD)讀寫障礙在非華語學生(NCS combination)身上出現的情況。可能某些同學不是有讀寫困難,只是對中文缺乏興趣而已。在這種情況下,以IEP的形式進行課堂是比較可取的方法。

 

六、電子資源學習方法

https://platehk.org/boyu/wp-content/uploads/sites/7/2019/07/非華語學生電子資源學習方法-convert-video-online.com_-1.mp4

目前應用在非華語教學上的電子資源不多,其中一種做法是老師們自己錄製聆聽錄音,調適語速、內容及題型等。另一個可行的作法是利用平板電腦進行閱讀評估,讓學生用平板電腦重複聆聽錄音,並附有粵普轉換、調整語速、即時翻譯等功能。這可以幫助非華語學生透過以聽帶讀,有助掃除閱讀障礙,測試真實的閱讀水平。此外,也可以透過一些成語、識字軟件,讓學生以電子遊戲的方式摹寫筆畫、學習成語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