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水成淵:從《香港文學散步》反思教者身份

書名:《香港文學散步》

編者:小思

出版社:上海譯文出版社

香港雖命運多舛,上世紀抗戰時期卻成為了中國文化人南遷避難之地。此書編錄蔡元培、魯迅、戴望舒、許地山、蕭紅相關文章,印證中國文化人與香港一樣命運多舛。蔡元培、許地山、蕭紅在香港過世,戴望舒於囹圄掙扎求存。對於他們來說,香港不是故鄉,他們僅以過客的身份活於此地。不過,這群過客為文化、教育界留下的影響至今猶在。

 

此書提到許地山先生治學嚴謹,注重方法;致力改革港大中文系,由記誦之學改革至研究之學;重新劃分文史哲三科,填補各科不足;關心中小學教育,提出改良之見。許先生除了熱心研究、教學,仍不忘文藝創作。他發表過不少散文及小說,譬如〈落花生〉、〈綴網勞蛛〉等等。擔任教職,工作量本就沉重,他仍堅持投放大量時間於社會工作。「打一份工」,按章行事本容易不過,但要更上一層樓,做好一件事、勝任一份工作不容易,為人師表更不容易。許先生處於殖民時代,學府深受官僚制度所限,但他仍知難而上,凡事盡力,處事敬慎。縱然難關當前,限制處處,敬慎之心未可拋。

 

蔡元培先生抗戰當年南下,在香港養病、過世、下葬。此書收錄的多是後人到蔡先生墓前拜祭所寫的文章,僅收錄一篇蔡先生在聖約翰大禮堂美術展覽會的演詞。畢竟蔡先生與香港的緣分不深,此書所錄的也不多。蔡先生沒有像許先生般在港出任教授,但在港的公祭依然有上萬人出席,一同悼念他。八十載過去,蔡元培的名字還是常常被人提起,於五四運動中挺身營救學生、容納各學派、尊重學術自由思想,凡此種種,皆是雅談。不少人懷念校長的作風、承擔,青山雖有幸埋忠骨,惟「世間再無蔡元培」。世間難有年輕時曾製造炸彈、參與革命的校長,蔡先生可謂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他的真正厲害之處固然不在於此,而在於他如何帶領整個時代、民族前進。舵手未至,風雨已臨,教者的兼容雅量、承擔、堅持至為貴重。船雖未穩,仍要盡力顧及學生的安危。

 

面對世運丕變,教者的責任更重。對得起自己、對得起時代,足矣。多年前許先生留下的詰問:「香港的教育,應屬何等?」留待日後答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