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成長:探討中文聽說的教學方法

        在語文教學之中,許多教師對於聽說方面的教學方法都比較陌生。這樣一來,導致許多中文課堂的聽說教學都只保留了聽說考核,而跳過了教學的部分。故本文參考香港電台的教學方法,借此探索聽說方面可行的教學方式。


聽說並非完全獨立

        中文雖然分了讀、寫、聽、說四項能力,然而四項能力皆有共通之處。香港對於聽說後兩項的處理,屬於跨能力的考核。以綜合卷為例,綜合卷就結合了「讀」、「聽」、「寫」這三項能力,其中「讀」在於材料閱讀,「聽」為聆聽錄音,「寫」為實用文寫作,當中的「聽」可仔細分為聽與說兩部分。此外,在說話卷中,即使是首輪發言,亦要總結前面同學的觀點。及後的自由發言時間,更加是聆聽與說話兩者的高度結合,可見聽說讀寫四項能力並非獨立存在,而是有其互通的地方。台灣學者鐘屏蘭對於語文能力的分類,有以下整合和總結:

        即使聽說與讀寫分別屬於語言及文字兩方面,然而整體而言又能以「接收」與「表達」兩方面分類。此表可見這四項能力間的關係。故而教師需要引導的方向:就是如何提升學生於接收與表達上的技巧,為此提供合適的能力訓練。我們下文將會再作討論此點。

 

        自然,單單的「接收」與普通的「表達」往往不足以應付香港現存的聽說考核。以綜合卷為例,根據祝新華在2013年的訪問研究,香港學生認為綜合語文測試,較普通的聽說讀寫測驗更加困難。當中的難點在於:一來,它不單是語言或文字的測試,而是兩者結合;二來,它涉及更高階的思維模式,例如邏輯思維,統整能力等等。其中,綜合卷中的寫作就不單只是本於自己的「寫作」,而是轉述錄音帶信息,讀後撮寫,並配合高階思維包括評價,創意等等。故而,我們日常訓練若然只針對讀、寫、聽、說的獨立技巧訓練,學生會將四種能力分離,反而不懂得如何綜合使用四者。同理,若然我們只將聽說作為基礎能力教導,而缺乏高階思維訓練,學生在實戰中亦會無從下手。由此,我們的教學方向可以總結為,如何將四種能力混合教導,並且如何透過教學活動培養學生的高階思維能力。


教學法建議

        鐘屏蘭在〈 聽說讀寫的多元統整教學-課文深究教學策略析探〉一文中提出了一種新的混合教學法,提倡「從讀書的課文教學活動當中,同時配合進行聆聽、說話、寫字、作文的教學活動」,亦即是在課文教學之時,同步進行說讀寫作的教學。作者認為這種教學法加強了讀寫聽說之間的關係,能夠啟發教師對聽說方面的教學訓練安排,例如在閱讀教學中不再僅僅將重點放置於閱讀上,而是更著重於培養學生的各種思維能力,亦不再局限於以「考核」形式進行聽說教學。

 

        混合教學法的設計當中最為重要的兩個部分是「課文深究」以及「問答討論」,在引導學生深層理解課文內容的同時,培養他們的高階思維能力,如批判思考能力。一般的教學實踐中,因受限於課時,教師很難每一次都將進度延伸至深究課文內容的部分,故教學重心的放置就成為了施行混合教學法的核心,即盡量將學生可以自學的部分交給他們自己解決。例如當學生已具備基礎的識字寫字能力時,教師就可讓學生自行理解課文內容,摘取課文大意。如此,便可節省時間,直接於課堂進行問答討論的環節,進入深究課文內容、探索主旨的步驟。這種教學法的安排能夠使學生的學習更具層次性、挑戰性。

 

        此外,適當運用問答教學法能令學生在討論的同時練習聽和說,以及培養思考、判斷的邏輯思維能力,學生對事物的理解亦會更為深入和多元,有利於思維拓展。若教師引導得當,寫作結合教學內容與學生的生活經驗,創造情境模擬,還能增進學生的學習興趣,以及解決實際問題的能力。這種問答討論的訓練很適合融入在一般的閱讀教學中,而其所培養出來的成果,不僅能適用於閱讀方面,還能融會貫通中文科以外的知識。

 

        當然,除了一般的課堂討論活動以外,教師亦可多設以學生為主導的教學活動,例如課堂演講、辯論等。當作為演講者的學生在台上發表演說時,台下的學生亦可擔任評判的角色,盡量令每一位學生都參與,並訓練其聽說能力。同時,在活動時,教師也可提點同學筆記的摘錄方法與演講稿的格式。其中最為普遍的記錄結構就是五段式寫作結構,包括介紹(Introduction)、中間約三段或多於三段的主體(Body),以及結論(Conclusion)。同時,於五段之中強調同學注意每一段應該要有什麼的元素,例如主題句的運用,論證與相配的論據等等。當同學掌握這些框架結構,自然有信心組織及整合資料,同時於聆聽上亦能掌握重點,一舉兩得。

 

        綜上所述,所謂的聽說教,學其實可融入在日常課時佔用比重較大的閱讀教學當中,不需要完全獨立抽離。只要教師在備課時進行重點分配,在課堂上持續鼓勵學生進行自我思考以及發言,並設立更多以生為主導的課堂活動,就能為學生奠定聆聽及說話基礎。

 


參考資料:

  1. 祝新華:〈香港中學生完成綜合語文任務的困難與學習期望〉,《教育學報》,第1-2期,2013年,頁27-45。
  2. 張芳琪:〈讓「結構」協助聽說讀寫的語文表現〉,《教師專業研究期刊》,第7期,2014年,頁57-90。
  3. 鍾屏蘭:〈聽說讀寫的多元統整教學-課文深究教學策略析探〉。《新竹大學人文社會學報》,第二期,2011年,頁111-140。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