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人事——談中學中文課程及評核制度改革

自踏入二十一世紀以來,香港中學語文課程不斷改革,其評核機制的變更也令人眼花瞭亂。去年六月底,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於檢討中小學課程諮詢文件中,再一次就中學課程提出了多項改革措施,其中就中文科文憑試提出減少考核卷數,刪去聆聽及綜合能力考核卷/或說話卷的建議。這一建議引起了社會極大的迴響,學生、教師、家長等不同持份者都議論紛紛,各持己見。本文將嘗試從課程理念的角度分析這些年來中學語文課程的變更,從而探討刪減考核卷數的利弊。

九七回歸後,香港教育統籌委員會因應社會的轉變和需要,為香港教育制定了二十一世紀的教育藍圖。中國語文教育因此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革。與傳統的教育制度相反,新課程主張以學生為主體,旨在建立開放而多元的中文課程,強調培養獨立分析和解決問題的能力,讓學生能通過語文教育「學會學習」,終身學習(課程發展議會,2002)。正因如此,2007年,香港考試及評核局將當時的中學會考中文科的考核從閱讀和寫作兩卷增加到五卷(閱讀、寫作、聆聽、說話及綜合能力考核),並加上了校本評核,大大豐富了中文考試的考核內容和範疇(謝錫金,2011)。

不過,現實和理想總是有一定差距。這些年來,高中語文新課程和文憑試評估制度問題叢生,面對著種種的挑戰和質疑。課程內容過多、課時不足、校本評核工作量大、學生學習壓力沉重等問題環環相扣,新課程不但未能如理念所說那樣改善以往「填鴨式」的教育方法,反而讓學生對語文學習更感絕望,語文水平每況愈下(吳善揮,2013)。當局針對以上種種問題,過去幾年提出並進行了不少修訂。2014年說話卷的「朗讀」部分被取消,只保留小組討論2016年卷三「聆聽能力」和卷五「綜合能力考核」合併成為卷三「聆聽及綜合能力考核」2018年則是重推文言範文,佔閱讀全卷約百分之三十的分數(課程發展議會、香港考試及評核局,2015),讓學生多學習經典文章,備考時可更明確,提升卷一分數2019年更是提出刪去聆聽及綜合能力考核卷/或說話卷,以減輕學生課業負擔,騰出更多時間學習其他知識。

然而,以上的改革很明顯與先前中文科課改的原則有一定抵觸。當局此前本認為以往的語文課程重讀寫輕聽說,強調範文精讀,並未能配合「學會學習,終身學習」的主題。因此,當初新課程強調以校本課程為主,不再有指定的範文的規限,更強調閱讀、寫作、聆聽等九個學習範疇,以多方面評估學生的中文能力(課程發展議會、香港考試及評核局,2007)。重推範文時,當局刻意降低了其佔分比例,小心設立學習和考核重點,以免學生死記硬背(李玉蓉,2019)。而說話卷的簡化和聆聽綜合卷的合併中,當局始終還是保留了該考核項目。「考試要考,學生就讀;考試不考,學生就不讀」這一現狀已成現實。最新的文憑試改革建議直接減少考核卷數,在現在考試主導的氛圍下,無疑與提倡多元學習的理念不符。

社會在不斷變遷,課程必定要作出相應的改變。無論最後是否刪去聆聽及綜合能力考核卷或說話卷,也許當局是時候藉著這個契機,重新思考和界定中文科課程的定位。是否應該參考內地及台灣做法,增加中文科文學和文化方面學習內容的比例?如果維持新課程的理念,到底現時存在的問題是否嚴重到要直接取消部分考卷呢?若是真的刪去聆聽及綜合能力考核卷或說話卷,又如何推行聆聽和說話教學?到底如何才能在教學前線實施?這些都是教育當局應該研究的問題。希望當局能多諮詢各持份者,在充分了解中文科實際的學與教後謹慎規劃,不要操之過急,方能推出真正有效的改革方案,造福廣大學子。

參考資料:
李玉蓉(2019)。〈香港高中中文科課程重設指定範文的理念〉。《教育學報》,第 27 卷第 2期,頁 81–101。
吳善揮(2013)。〈淺論中國語文科重設指定範文教學的利與弊〉。《臺灣教育評論月刊》,第 2 卷第 11 期,頁 81–86。
課程發展議會(2002)。《中國語文教育學習領域課程指引》。香港:香港課程發展議會。
課程發展議會、香港考試及評核局(2007)。《中國語文科課程及評估指引(中四至中六)》。 香港:香港課程發展議會。
課程發展議會、香港考試及評核局(2015)。《中國語文課程及評估指引(中四至 中六)》(2015 年 11 月更新)。擷取自 https://www.edb.gov.hk/attachment/tc/curriculumdevelopment/kla/chi-edu/Chi%20Lang%20CA%20Guide_2015.pdf
謝錫金(2011)香港中國語文評估新方向。載岑紹基、羅燕琴、林偉業、鍾嶺崇編著(2011),頁1-19。香港中國語文課程新路向:學習與評估。香港:香港大學出版社。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