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見聞——中文科文憑試應否刪去卷三、卷四?

教育局「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專責小組)於二零一九年六月發佈檢討中小學課程諮詢文件,其中就中學課程提出多項改革,當中包括刪去中文科卷三(聆聽及綜合能力)、卷四(說話能力),以此減輕學生於中文科的學習負擔。是次有幸訪問觀塘福建中學中文科李老師及遵理補習社中文科補習老師黎老師,以分析卷三、卷四是否有保留的價值。

 

現時卷三、卷四推行情況

 

李老師分享了他參與教育局所組織的會議過程,傳統名校教師偏向支持刪去卷三、卷四,認為卷一(閱讀能力)、卷二(寫作能力)已足夠體現學生的真實語文水平,而卷三只是一份可以通過操練、幫助學生考試「拉分」至合格的分卷,意義不大。至於,第二、三派位組別(Band 2、Band 3)的教師多表示這兩份分卷不可刪除,學校的學生主要依靠這兩份分卷得分,若刪去這兩份分卷,學生的中文成績將會更加不理想。

 

黎老師指出現時卷三的「甲部」內容越趨簡單及公式化,就甲部聆聽方面,對比高考年代、會考年代以及文憑試初期(12-15年),現在考核的內容簡單不少。例如:以前會有比較多複雜的判斷題,要求考生結合前後的錄音內容去思考,或者有一些需要填空寫字的題目,這些都需要學生的記憶能力以及綜合語文能力去作分析。比如,以前考核過「偷換概念」,學生要理解「偷換概念」後的內容,又或者有些聆聽題目要對喻體作出說明,這些題目要求學生聽完聆聽內容,再經過自己的消化以及組織,才能把答案寫出來。但現今的聆聽題目以選擇題及三式判斷為主,只需要選擇答案,雖然能夠考核學生判斷、思考的能力,但缺乏考核學生轉化、組織錄音的能力,故此可見聆聽卷相較以往簡單,以致近年很多學生在聆聽卷上可取得八、九成甚至滿分的情況。

 

在卷三乙部方面,整體侷限較大,因為乙部的考核內容需要代入情境。例如要求學生寫公函、建議書、文章等以完成任務,考核題材十分有限,離不開評論和建議,以及提出一些考慮因素、條件及分析等。即使是不同的考試年份,內容都是換湯不換藥。例如:2017年見解論證部分考核農村生活體驗,2018年考核漁村生活體驗,當中只是把農村變為漁村,而且寫作的說明方式、論點內容,實質上十分相似,由此可見現時乙部的侷限。與此同時,考卷設計要適應學生的程度,不可以設計一些過分偏離學生身分和生活經驗的題目,如2019年考核的「宜居城市」主題,雖然較有新意,但仍屬於學生平日會思考的問題,可見試卷題材都離不開學生會接觸的範圍,由此造成卷三題材和考核內容大同小異的問題,這也是許多老師、學生覺得這份試卷不切實際的原因。

 

至於卷四方面,卷四在題型上變化較大,其好處在於推動學生的思維發展。卷四限制學生不能只用一種方式作出論述,所以他們的思維邏輯會在反覆的說話練習下變得更靈活,在論述與回應的技巧上也能有更多的變通。卷四各題型要求不同,例如:評論題要持平地提出評論意見;比喻、象徵題要顧及本體與喻體之間的關係,可見題型多變是說話卷的優勢。在DSE剛剛推行時,剛開始的1-3年出現較多的是兩種意見類題目,而2013年開始有評論題的出現,後來更有對話式的評論題、優次題及比喻、象徵類題目,卷四不像卷三般死板。學生在面對說話卷時,要多動腦思考,靈活變通,所以卷四頗具挑戰性,也有保留的價值。唯一問題是考核的公平性,因為考試時會遇到不同組員、遇到不同難度的試題,這是從推行以來的核心爭議。

 

卷三、卷四對於提升中文能力及職場競爭力的成效

 

卷三方面,李老師認為其考核內容過於死板。閱讀、寫作均依靠平時日積月累,難以短時間內提升,但卷三公式化令學生容易找到訣竅,考核變相與中文能力沒有太直接的聯繫,學生在這樣的考核下也變得呆板。至於卷四,主要是公平性的問題。卷四在文憑試中並沒有參考答案,全憑老師的個人水平評核學生,老師能否全然理解學生的論述有待商榷,例如:有時候提及較新穎的專業名詞,如「電競」等詞彙,未必每一位老師都會對此有所了解,因而在理解上或會與學生所言有所偏差,甚至無法理解學生所講例子背後的含義。這樣的評核過於主觀。在考生、老師持有主觀想法的情況下,該卷或未能反映學生的真實水平。有論者指刪去卷三、卷四,會削弱香港本土同學将来的職場競爭優勢,李老師指出職場交際重視對話的質量,然說話考試的對話非職場生活中會發生的對話,實際語境中的說話、行事並不像考試那樣刻板,故刪去二卷,對職場競爭優勢是沒有任何影響的。

 

黎老師指出,卷三、卷四相對來說,是比較新鮮的產物,是二零零七年會考改革後才出現的。二零零七年之前,只考核閱讀以及寫作兩份試卷,相較於這兩份試卷,卷三、卷四最大的不同在於這兩份試卷考核學生思辨能力、組織能力多些。相比起閱讀、寫作,考核內容與中文的關聯較少,反而與通識的考核較為相近,包括組織、思考論點的能力,但放在一個實際層面去討論,所考核的內容於學生而言,是較為實用的中文。誠然,或會有學生抱怨:將來並不會要求思考漁村活動會怎樣,或是不需要去想比喻、象徵類如何扣連選項,現實不會考慮這些內容,但這些內容正是考核學生怎樣自圓其說,或是回應題目的問題,考核的是學生匯報、組織的技巧,這些組織技巧,長久的訓練可以讓人融會貫通,並在日常應對工作的時候,會有意識因應主題作出針對說明。至於刪去卷三、卷四會否影響本土學生在職場上的競爭力,黎老師指出影響不大,言:「畢竟不會有僱主因為你卷三、卷四的成績決定是否聘請你,所以我覺得卷三、卷四對將來求職影響較小。」

 

刪去卷三、卷四後,該何去何從 ?

 

至於刪去卷三、卷四後,應採用哪種考核方式取代,兩位老師則有不同意見:老師認為若要提升學生的中文水平,就必須從小學開始改革,而不是到應考文憑試時才「臨急抱佛腳」。李老師指出,學生在初階學習沒有打好中文基礎,閱讀量不足,故建議同學應從小學起多讀範文,高中考試則考核他們對範文的理解,藉此測試他們的真實水平。卷四亦是如此,說話雖然是輸出的過程,但是輸出與輸入無法割裂,因此老師建議將說話和文化結合,在語言表達的基礎上考核學生的文學素養。例如初中是孩子最愛表達的時期,故可在初中課程增設說話考試;高中後進入鞏固階段,再進行校本評核,這樣每個學生的中文水平都能大大提升。

 

黎老師重申自己不贊成刪去卷三卷四。儘管坊間對兩卷有很多爭議,但她認為應該微調考核方式,而不是「一刀切」取消這兩份卷。因為這兩份卷均有考核價值,能正面培養學生思辯、組織能力。相比起刪去卷三、卷四,黎老師認為校本評核僅是考勤制度,絕對不是適合的考核制度,因此不建議用校本評核來調整分數,「我覺得校本評核是不公平的制度,甚至比卷三、卷四更不公平。首先,一間學校不同老師評分已有差異,如果要再根據全港不同學校程度、不同老師微調分數的話,那不公平的程度會更大,所以我本身不太迷信校本評核的價值。」黎老師覺得提高範文比例是唯一出路,因為大家可以公平預備。同時,她建議增加範文數目,擴闊學生閱讀範圍,否則對比現時中文科考核,程度相對簡單。這做法不可取,同時影響考試公信力。

最後,感謝李老師、黎老師接受訪問。期待教育局的改革,願教育局能考慮各方意見,以學生為本,調整中文科評核機制,為學生爭取更適切的評核方式,使中文科文憑試更能反映學生中文水平。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