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了誤會

       回想起初踏進校門,仰望竝立的匾額,不禁令人趾高氣揚,沾沾自喜。青澀的少年能成為香港三大高等學府之一的學生,對大學的生活充滿了美好的幻想。我幸運地被這間學校選上了,但我得學習怎樣作出抉擇。

         大學生涯始初,學院已要求學生從多項不同範疇的科目中作出選擇。甚麼語言學、中國研究等,看了課程簡介也令人毫無頭緒。「初哥們」只能「因循」前人所言,「道聽」學長「途說」,多選比較容易的科目。我亦不例外。可是,事與願違。因我沒有根據自己的喜好選科,書可讀得一塌糊塗! 我悻悻然地拋棄了所謂「好GRADE」的科目,悔不當初。          其實,每次的選擇乃基於其他的選擇。於我來說,選擇甚麼科目乃建基於選擇怎樣的大學生活。選擇較容易 “「混過」” 的科目是好讓自己蹺課多了,也能應付考試。每個人蹺課的原因不一﹕有的是忙於學會的事務﹔有的是沈醉於宿舍的精彩生活﹔有的純粹是睡過了頭,身子不聽使喚,所以未能動員全身細胞,爬起來上學。而我於大一時便專注於賺取外快,以上課的時間換取金錢。可是﹐在課上呼嚕大睡的時候,我失去了發掘自己興趣的機會,和作為學生應有的、千金不換的謙厚。          大二時,當我再次回到校園,面對著眼花撩亂、五花百門的學會宣傳活動時,已不再動容。不少學長會告訴新生參加學會莊務的好處,其中一項最為吸引的是擴闊社交圈子。無疑,參與學會事務給予孤獨的新生結交朋友的機會。但,擇交與結交朋友是兩回事。能遇上知己,並不只是參與學會事務能辦到的。我沒有參加任何學會事務,惟偏好現當代文學,亦因而結交一班志同道合的朋友,成為莫逆之交。          我曾與友人對新高中制度的新生嗤之以鼻,更痛斥其只需應付較易的考試便能取得大學生一席。相反,咱們應付舊制高考的,得歷盡會考高考之苦,才能脫穎而出。但相處下來,新高中制度的新生雖年紀較小,但大部分都處事成熟,學習認真 — 至少他們對自己的前途負了責任,考上了大學。況且,每一代人所面對的挑戰不同,應策亦不同。像新高中制度的新生,他們是教育改革下的「白老鼠」,其惶恐度日的心情我們又知道多少? 我相信不少新高中制度的新生和我們一樣,是以汗血換取驕人成績的。回想起當初的忿忿不平,心胸可真狹窄。          雖然,這一年的大學生活把我對大學的憧憬給幻滅了,顛倒了我一貫對大學生活的想法。但是,這一年讓我學會了從錯誤中學習,反思人生,選擇適合自己的路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