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闊的空間,更大的挑戰——選修單元初探

        2004 高中中文科放棄廿六篇指定篇章教學,轉為單元教學後,中文科的教學似以能力為本的趨勢。單元多以各類語文能力(如:記敍、抒情、議論)為主,內容(如:親情、文化)為副。而在三三四新學制下的中文科課程結構及組織,雖然繼承以能力主導的單元教學,但是其中結構初見轉變。惟因材料所限,下文例子多採自《文化專題探討(二)——中國傳統的情愛》(下簡稱《情愛》)(啟思,2009)。

 

        在新課程下,中文科分為必修及選修兩部分。必修部分約佔整科課時的三分之二至四分之三,選修部分約佔整科課時的四分之一至三分之一。教育局建議必修部分由中四貫串至中六;選修部分則由中五開始。而有學校的做法是中五時教授兩個選修單元、中六時教授一個選修單元;當條件成熟,則可能中四至中六每級各教一個選修單元。

 

        教育局建議的選修單元共有十個,而學校亦可自擬單元,是以每所學校的選修單元均有所不同,故其選修單元的內容並不會於公開考試中考核,而是以校本評核的方法進行評估撥入佔文憑試全科成績的百分之二十的校本評核中。因此脫離了公開考試的限制,教師在選修單元中的發揮空間更大、自由度更高。

 

        課程文件中,建議選修單元建議的教學課時為二十八小時,但在實際教學時上,可能只有十數個小時,故課時較過往之單元教學更見緊迫。因一個選修單元牽涉的課文極多,如《情愛》中就有三大學習環節,四類文本探索,當中涵蓋古籍文獻、現代論文、詩詞戲曲等,內容遠較改制前以能力為本的單元豐富。量的提升,對學生而言可能是好事,但在有限時間內,教師如何將最多的內容授予學生,而又將內容延伸至何種深度,則是教師面對的難題。

 

       《情愛》的學習重點在於利用不同類型的文本,讓學生了解中國傳統情愛的不同面向,繼而讓學生從不同角度反思文化現象。對此,但問題即使對第一組別學校的學生而言,要掌握文本已有一定困難,遑論較低組別學校學生。故教師教授時,可能會為照顧學生程度而側重於文本表面的意思,當欲教授深層意思時,卻因課時不足而被逼放棄。可是,當忽略文本深層意思時,會使文本的闡述便容易流於「說故事式」,結果難以評估影響學生的學習果效。而且,選修單元因其滲入了過往於預科中化科的學習內容(例如:以《情愛》)而言),故對學生理解力的要求高了。但因缺少了過往由會考執行的淘汰機制,令學生質素較參差。在單元的要求提高,學生的水平較參差的情況下,對教師而言,絕對是新的挑戰。

 

        選修單元對教師的考驗,亦見於其習作中。如《情愛》於某第一組別中學的習作,共有三份:習作一要求讓學生先根據名人學者(如:魯迅與朱安、朱自清與武鍾謙)的婚姻經歷,評論舊式婚姻制度;習作二要求學生從崔鶯鶯、霍小玉及杜十娘中選一人,略述她的行為,並給予評價及建議;習作三要求學生選取以情愛為主題的流行歌曲,探討其所表達的的情愛思想是否代表現今的社會風氣。從上述三份習作中可見,選修單元要求學生擁有以往預科生應有的評鑑能力。對學習能力較高的學生而言,問題自然不大,但對一眾本會於會考被淘汰的學生而言,這種評鑑為主的習作自極為艱深。而教師如何保持這些學生的學習動機,絕對是三三四新課程帶來的挑戰。

 

        上文所述,非嚴謹的理論文章,只是就自己研習新課程所得,輔以良師益友的意見,整合出來的一篇隨筆,旨在反思教師於選修單元中可如何自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