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東京物語》

      《東京家族》最近終在香港上映。這部電影是日本導演山田洋次重拍經典《東京物語》之作,並向原作導演小津安二郎致敬。趁著這股「東京風潮」,我也把《東京物語》重看一遍,再寫下這影評。

      《東京物語》的故事非常簡單,卻帶出深長的意義。電影講述一對老夫婦特意從故鄉尾道前往繁華的東京探望子女。但到了東京後,因種種原因包括長子的忙碌、長女的吝嗇自私等,令老夫婦非但不能好好暢遊東京,反而感到一絲絲的失望及灰心。幸好,在溫柔善良的二媳婦細心照料下,兩老才可經歷短暫的快樂東京時光。沒多久,老夫婦便乘火車回鄉,不久老婦便因病去世。喪禮過後,子女卻因工作或要參加棒球比賽等原因匆匆離開,回到東京,只剩下二媳婦留下幫忙。最後,事情辦妥後,二媳婦亦向老人道別。老人一人靜靜地坐在屋內,感到的是無比的寂寞,只是輕嘆:「很寂寞啊。」。

       整部電影都沒有大起大伏或過於煽情的情節,有的只是小津安二郎一貫使用的平靜風格,淡淡道出電影想表達的思想。在《東京物語》不同的情節上,都突顯了兩代人及事物的不同,。由東京尾道的對比、人物衣服的不同以及子女與年老父母對雙方的看法,都令觀眾有著深刻的思考。兩代人,兩套價值觀,共同築成一道看似無法跨越的鴻溝,雙方都被阻隔著,距離亦漸變遙遠。造成這情況的原因,一方面是客觀的時代變遷,另一方面是人主觀的期許。時移世易,人及事物都正在變遷,是一道無法阻擋的洪流。以大學生為例,上一代的人常批評現今的大學生質素每況愈下,對其不同方面作出批評,屢見不鮮。的確,「質素較低」的大學生的比例是較上一代的高(至於何謂「質素較低」,並非本文重點,故不詳論)。然而,這正正就是大學教育由「精英主義」慢慢過渡至「普及主義」的結果。無可否認,現今社會的大學生人數倍增,相對於上一代只有一小撮人能成為大學生,出現「質素較低」的人的機率自然較高。但若只抓著這些人來批評整個世代,情況發展下去,只會造成更多的「隔世代批評」。由此可見這種有欠公允的批評風氣勢不可長。

       至於第二個原因,就是對別人過高的主觀期許,就如電影中老人對擁有醫學博士學位的長子最後只成為一「街坊醫生」感到不甘心。現今社會亦同樣,很多人對大學生都有著主觀的期許,說什麼大學生不應做一些所謂「不切實際」的事情,只應好好讀書,回報社會。大學生彷彿在戴上光環的同時,背負著一些原罪。不同的是,電影中的老人最終都能體諒兒子的境況,更打趣的說:「東京可能真的太多人。」但,現今社會究竟還有多少人能真正了解及體諒他人呢?

       回到電影的中心思想,人性因著時間而改變,或許世上真的有像二媳婦那樣的人存在,但面對著本屬平常的人性,我們又有什麼可以批評呢?電影中末段有一鏡頭是二媳婦在火車上拿著老婦遺下的懷錶在看,然後靜靜地望向遠方。隨著齒輪的轉動,懷錶上的指針改變了位置,而人性亦同樣會隨著時間而改變,不同的只是改變的速度,正如二媳婦亦認為自己將來也有可能變得像其他人般自私。面對著這令人灰心的現實,我們可做的唯有是堅守著自己的信念,如《東京物語》重視的「孝」,不讓時間洪流把自己的面容沖刷得模糊不清,加上多點互相了解及溝通,才能打破世代上的隔閡。

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