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要驗的毒

 

        前陣子翻開報章,一連幾天都是有關校園驗毒的新聞。每當我讀到這些與學校有關係的報道、政府的一些政策,就會思考兩件事:應否這樣做和怎樣做。當中有先後之別,其理自明。可是,如果單單從這兩個角度去想、權衡利弊,我們會發現要做一個決定是很不容易的。空口陳述一大堆理據、紙上談論一系列措施,都沒有意義;關鍵應該是:為何而做。我們要思考的是:驗毒是為了甚麼呢?

[…]

書展.文化

作者:拍草

有朋友指我是一個不切實際的準中文教師,大概是因為我總會在想一些接近理想的問題。其中一句我常掛在口邊的話是:學習的機會是無處不在的。問題是教師會否又能否願意利用這些條件幫助學生學習。有人認為課室以外教師的身份就應放下,有人認為書本以外的知識應讓學生自己探索,有人認為中文教師的教學使命是涉獵一切與文字、文學、文化甚至文明有關的領域,亦有人認為針對學生的考試需要和實際需要施教便成。在此,先不爭論。只是於我而言,近期鬧得如火如荼的香港書展裡,又是一個學習的寶貴機會。既然難得,何不把握?

[…]

學習一種語言

        最近,教育局推出「微調政策」,學校的授課語言遂變為全城熱話。不論是支持用母語或是英語為教學語言,雙方主要的理據,美言之是為了讓學生能更有效地學習。其分歧點在於,教學語言是為了學好英文或學好「其他學科」(語文科以外的學科)。其實,教學的方針必須以學生的學習為首要的考慮,這一點無庸置疑。如此看來,問題好像是在比較掌握英文或是其他學科的存在價值。於是,我們終於明白到,為甚麼有關教學語言的爭論往往淪為無意義、又無結果。

實境教學的幾點反思

作者:拍草

        不難發現,坊間的教科書都有一種特色,就是以模擬實境為教學活動,讓學生代入,以進入課題。翻開會考及高考的練習題,尤其是實用文寫作練習,那種要求學生代入特定情境的題目,俯拾皆是。「實境」,就是以生活實境作為教材,嘗試連結教學內容和現實生活的媒介。常見的實境是時事新聞,如投票選舉;或是假設出來的個案、角色扮演,如擔任xx學會主席等。然而,常見的問題是,教師往往機械式地運用這種教學法,甚至認為是豐富學生對實境議題的認識,少有反思背後的意義。下文就是針對這種教學構思,提出幾個可以思考的方向。

又教看圖寫作?

作者:拍草

  教寫作,往往離不開看圖作文;而它出現在課堂或試卷上的頻率,絕不比記敘文少。然而,為甚麼要訓練學生去看圖寫作呢?看來這是一眾語文教師少有深思的問題,卻直接影響我們如何執教。學生常常會問:圖畫表示了的內容,為甚麼還要用文字去寫一次呢?你看不到嗎?如果不曾想過,確實很難向學生提供一個讓人折服的答案。結果就是學生好像拿到免死金牌,敷衍我們的功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