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

        一月的香港,陽光暈黃而寒冷,流露出幸福的光彩。小樹斜斜的影子在冷風中搖曳,默默舞動陽光,或是說陽光暗暗守護著小樹。

        東邊的課室某某老師念念有詞,西邊的學生任由思緒及心情隨著戀歌的悲喜低迴飛揚。樹影婆裟,陽光自黃轉橙,橙中又染上緋紅,教與學的關係糾纏再糾纏。我,一個準老師,不禁問:「老師是甚麼?」

過年

        呼呼的寒風自北方悄然而至,白濛濛的薄霧瀰漫香港。料峭的北風一拂,再拂,刮紅了途人的臉頰。街道兩旁,一幅幅季尾大減價的告示懸掛在服飾店、海味店、糖果店……「五折」、「三折」、「低至一折」,血紅的數字不知道是在訴說各位老闆的酸楚,還是在呼喚金光閃閃的錢。紅色氾濫,淹沒了行人。行人卻依然故我,你來我往,在各家店舖進進出出,雙眼閃閃發光。他們似乎遊走於紅色的海洋中,毫不在乎其他任何東西。畢竟,新年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