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根,更應同心

       二零一二年對於教育界而言重要的一年︰這是末代高考及首屆文憑試同時舉辦的大日子,許多矛盾衝突也因此應運而生。

         各界的焦點大多著重於文憑試︰校方傾向投放較多資源於文憑試考生;教師也比較關注文憑試考生的成績。那是由於大家只得摸著石頭過河,若大意失足,就會被淹沒在滔滔河水之中,難覓立錐之地。可惜,部分高考學生不懂這個道理,埋下日後「兄弟不睦」的禍根。          縱然同樣奔赴公開試戰場,個別將士卻同根相煎︰高考生埋怨文憑試考生少唸一年書,卻能獲得成為「大學生」的入場票——這個他們在初中後奮鬥四年才有資格問鼎的寶座。文憑試考生卻在另一邊廂羨慕高考生有兩次上戰場的機會。最起碼,不至於首次披甲上陣就戰死沙場。不幸的是,這茶杯裏的風波似乎在傳媒的炒作下愈演愈烈。          本以為,僥倖生還的都是通情達理之士,那些孩童間的無謂鬥爭也應隨著戰爭結束而落幕。但看來,這還是有點異想天開。戰爭終究沒有結束,不過是戰火蔓延至另一戰場而已。只是,那可不是普通的戰場,而是最高學府—-大學校園。          打從迎新營開始,相信各式各樣、大大小小的戰爭也曾在校園不同角落爆發︰兩代人在活動上意見分歧、爭奪資源,學術追求不一,生活方式迴異……互相埋怨、挑剔。到底,什麼時候才會停戰?甚麼時候才能讓隔岸觀火的塘邊鶴麻木呢?          歸根究底,解鈴還須繫鈴人。          高考生要知道一切也是制度使然,而非文憑試考生的過錯。新學制讓新高中學生早一年進大學,並不代表他們下的苦功較舊學制的高中生少。他們不過是用更短的時間應付更大的挑戰。另外,大學資源不足也是原因之一,並不是文憑試考生故意要搶甚麼,而是政策使然,誰也怪不了誰。要把大學的資源平均分配予同年入學的學生絕非易事,但大家不都是一年級的學生嗎?根本就不需要爭個你死我活。此外,高考生要信任文憑試考生的能力。儘管他們年紀較小,可是這不代表他們的辦事能力比我們弱。大家都是剛入學的學生,大家都不熟悉大學裡的一切事物,那就更應該互相學習、互相鼓勵。          文憑試考生雖看似是被動的一方,但只要做好本份,就已經能促進兩代人的和諧。          有時候,若大家都懂得「退一步,海闊天空」,和平還是指日可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