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代人》編者的話

       過去的一年是新舊學制交替的「雙軌年」。社會各界不單關注兩批學生競爭大學學位的情況,同時亦留意他們適應大學生活的程度。經過一年的過渡期,新舊學制接軌完成。今天,這兩批學生的大學生活如何?他們又如何評價兩個不同學制下的學生?我們這次特意以「兩代人」為主題,探討在兩個不同學制下的學生之大學生活,同時了解這兩批學生對各自的評價。

 

         首屆新高中文憑試的學生與末代高考生進入大學後,其大學生活一直是社會的焦點。不論是學習、活動或是社交生活,這兩批學生所期待的大學生活與現實是否存在差異?這兩批學生之間的交流又如何?為了更深入了解他們的大學生活,我們邀請了幾位分別來自不同學制的同學進行訪談,藉此了解他們對於其大學生活的觀感,以及對來自不同學制的同學之評價。

 

        除了學生層面的改變以外,各院校在課程設計及校園設施等方面都作出了調整,以應付學生的需求。從教師角度而言,同時教授兩批不同學制下的學生是否也遇上不少挑戰?作為教師,我們應了解兩批學生共同上課的情況,以及兼顧兩批學生學習需要的方法。

 

 

[…]

2012年8月

編者的話

       距離上期出版已有一年多,這一年多的時間裡,編輯室經歷了人事更迭,在運作上仍有需要接軌的地方,慶幸的是已漸漸重上軌道。

        去年,編輯室開始討論「國民教育」與「語文教育」的關係,希望以此為題,訂立今期討論方向。當編輯室由去年年底至今年初籌備、組織稿件期間,社會各界就課程諮詢文件及其他相關資料展開熱烈討論,本刊將繼續注意這個議題的發展,如各位對此題目有任何意見,歡迎惠來文稿,促進交流及分享經驗。

       今期《博喻》將刊登兩篇文學創作稿件,期望各位讀者在炎熱的夏天能享用這股清泉。

      《博喻》編輯室將繼續努力,期望來年本刊能再臻完善,為各位讀者帶來更多優秀文章,也盼望能擴展讀者群,讓這個平台繼續發展。感謝各位讀者支持!

教師新體會——選修單元

 

      二零零九年九月開始,香港推行新高中學制,實施初中三年,高中三年的六年中學學制。在新高中學制中,中文科是四個核心科目之一,當中的課程架構亦有改革,設有必修單元及選修單元兩部份。必修單元跟過往的中國語文科課程相若,而選修單元則屬新增項目,教育局增設此部分,目的是在必修單元的基礎下,為學生提供一個更廣闊的學習空間,使必修及選修的學習能達至互相促進,互相補足的作用,促進學生的自主學習和終身學習。教育局提供了十個建議選修單元,包括:名著及改編影視作品、戲劇工作坊、小說與文化、文化專題探討、新聞與報道、多媒體與應用寫作、翻譯作品選讀、科普作品選讀、普通話傳意和應用、普通話與表演藝術。學校可以在當中選取三至四個,亦可自擬一個單元。我們就此邀請了兩位中文科老師進行訪問,分別是教學多年的廖老師及新入職約一年的張老師,以了解現職教師對選修單元的看法及其推行情況。

 

廖老師訪問

        教育局在推行「三三四」新高中課程時,發佈了一系列針對不同科目的指引文件。大致上,廖老師所任教的學校之新高中中文科課程結構與教育局建議之課程結構相若。唯一有異是選修單元沒有包含教育局所建議的全部內容,而是只選取其中三個單元,包括:小說與文化,新聞與報道及文化專題。另一方面,該校讓學生於中四級時選修,這是因為中六級的學生要面對公開考試,而選修單元的成績比重較輕,因此學校希望中六級同學專注於考試上。

       決定這三個修選單元的方法是由校內眾多中文科老師開會投票決定的,廖老師認為其實很多老師都未必能掌握所有選修單元的內容,這反映了老師對於課題的熟悉程度,也就是說,選出來的單元,是該校老師認為較容易掌握。實際上,很少學校可以提供多於三個選修單元供學生選擇,這是基於大部分學校的資源,包括課室數量、老師能力及財政分配的限制。

       面對新學制的挑戰,學校的支援程度對老師教授的效果尤其重要。在支援上,學校額外花費聘請了一位大學教育學院的講師當教學顧問。顧問會與老師們集體備課和準備教材等。在選修單元中,學校特意將課堂內容分為大課(Lecture)及導修(Tutorial),大課內容則會由該大學講師主講,而在導修課中,老師則扮演導師(Tutor)的角色,由同學主動去探討與大課相關內容的專題。在設施方面,學校將五樓的籃球場改建成演講廳,以供顧問授課。此外,中文科有時也會舉辦一些不同的講座,例如教授減壓方法,以助老師們適應新高中學制的改變。

       廖老師認為,該校的支援比其他學校更加充足。她表示,其實每一間學校在新高中(^課程推行之前,都會收到由政府發放的額外資助,以供學校購買教材和培訓老師等。除了政府的資助,學校都有自行調撥資金,因此資源上會較其他學校多。

       在導修課中,老師會給予學生一個題目,然後讓學生自己去完成有關的研習。以「小說與文化」這個單元為例,他們會要求學生改寫小說中英雄的結局,根據觀察所得,學生於活動中能很投入。而學校採用這個教學方法,是因為他們的教學目標是希望學生能透過研習而獲得創作微型小說的能力。

       在節數分配上,大課與導修的節數比例為一比一。廖老師認為大課與導修是有連繫的,而將之分為大課及導修應該只是她所任教學校的特色,在教育局的指引文件只有建議時數及課節,其中如何分配則由學校自己決定。

       教材方面,基本上大部分的教材都取自互聯網,例如當教「小說與文化」的時候,說到《射鵰英雄傳》,老師會運用網上的《射鵰》電視劇或電影協助教學。另一方面,他們也會使用坊間的教科書作為教材,因為這些教材都已經適當地編好教學內容,省卻了老師備課的時間。學校沒有具體的自擬教材,但老師會根據學生程度,自擬一些課堂題目,而這些題目不會偏離大課的要求。

       至於評估方式,以往的校本評核是每一個老師各自給予自己班同學的評分,而現在的做法會是由一個老師評估整級的同學的表現,以減少過多的評核標準,這也是教育局建議的做法。另一方面,學校實際評估上會採用2+1的方式,學生要完成兩份進展性評估,一份總結性評估。

       畢竟選修單元是一個新的中學教學內容,並不一定能獲得很好的回響。在廖老師任教的學校中,每一班同學都有不同反應,有些班別的同學覺得很好玩和新鮮,因為主講的是大學講師,自己如置身如於大學的講堂中。但有些班別的同學覺得有困難。這是因為每一班學生的學習能力或學生質素都有所不同。

       至於廖老師自己,她認為教授選修單元是一個很好的想法,因為它的內容比必修單元有趣,學生的學習不再是以往以操練為主的教育方式,學生可以接觸到更多不同類型的中文知識。例如在新聞與報道這個單元中,本校曾經邀請過從事報業的有關人士到來演講。而本校聘請大學講師授課令學生們都覺得自己在大學上課,更加投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