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喻》08年9月

編者的話

大概一個月前,肩上的擔子加重了。 還記得一個月前的一次會議中,一眾編輯各執一詞。一切討論的起點是:小號內容應包含甚麼?伴隨這個問題的問題就是:為甚麼要小號?看起來沒有甚麼好爭辯的。可是,若不先弄清楚這些問題而盲目發表一堆文稿,對作者來說,是不尊重;對文章來說,是不公平;對讀者來說,是不清楚;對我來說,更是不知所謂。於是,肩上就好像沉重起來。

在此,容我簡單地闡釋編輯部對《博喻》小號的理解。

維持一個讓同學和老師交流的學術園地,本來就是《博喻》編輯委員會的堅持。然則,編製一部較重視學術水平的刊物,殊不容易;小號的文稿數量較少,工作輕省,以此代替大號,原是一個實際的考慮。此外,小號相較大號,文稿數目比較少,各篇不必需要以主題串連,故可容納更豐富的文稿題材。這是小號有別於大號的特色,主要從從文稿題材和投稿者的立場出發。

因此,讀者不難發現,本期收錄的投稿,題材較上一期多元化。另外,我們嘗試訪問同學憶述迎新營的所歷與所感,都旨在提供不同的渠道讓同學參與《博喻》。我們深信,一份成功的刊物,不是取決於編輯的能力而已,更需要廣大讀者積極的參與。在此,感謝各位編輯的努力,也代表編委會感激各位讀者的支持!

本期內容 報告文學教學的本質  訪談新里程 《讀者》──讀者的態度  黑雨 中華鱘的背後(二)

編後語

報告文學教學的本質

作者:張文傑

報告文學是現代文學體裁的一種,「報告文學」此名由西方reportage一詞翻譯而成,1930年始出現在中國文壇,並主要以人物或事件為中心。顧名思義,報告文學包括「報告」及「文學」兩大特點。「報告」要求客觀,真實地反映事實,而「文學」是主觀的,往往帶有濃厚的個人感情,所以報告文學這一類體裁要求甚高,一方面要真實、不誇張地反映現實情況,另一方面亦要刻劃、描寫記述的對象並藉此抒發情感。

訪談新里程

作者:梁嘉詠 黃作輝

漫長的暑假結束。揀選修讀科目這個環節,又成為同學迎接新學年的第一項任務。芸芸科目中,如何挑選適合自己的科目實在是一門學問;各年級的準教師,如何在本科科目上,為自己將來的教育事業作準備;新入學的同學又如何迎接各個新學科。本期筆者與新入學的一年級同學──潘德恩(Ikey)進行了訪談,交流了大家對選科心得。

《讀者》──讀者的態度

作者:艾佛絲

書名:讀書‧【梁文道書話II】 作者:梁文道 出版社:上書局 出版日期:2008年7月 ISBN: 978-988-17735-8-6

 

每逢開學,我都會很羨慕那些有時間看課外書的人,是那些真的會一本又一本地將整冊書讀完的人。我甚至懷疑其實每位同學都暗自羨慕這些讀者,因為他們做到了我們大家想幹但是幹不到的事。我們想,是因為我們都很好奇究竟那些厚厚的本子講甚麼,亦都想走出身處的枯井去發掘世界的遼闊,希望有朝一日能夠成為一個學識淵博的人;我們做不到,是因為我們都有太多課業和兼職,都有太多自己才知道的藉口和理由。所以我很羨慕梁文道,因為他作為一個以評論為主的傳媒人,仍能抽空閱讀,大量而廣泛,並寫下書話,第二次結集成書,出版《讀書‧【梁文道書話II】》。

黑雨

作者:映月

香港的夏天經常下大雨,偶爾還颳颱風、掛出紅雨黑雨警告,上班族就可因此偷得半日閑,真的很不錯。

但對他來說,黑雨從來只有無盡的悲傷。 他出生在一個黑雨的晚上:叔叔無可奈何地載他母親去醫院,可惜在路上發生交通意外。他幸運的在救護車出生,但叔叔卻在死在車上了。一條備受關注的,前途無可限量的生命換來一條從懷孕到出生都不被重視的生命,註定他在那個家往後不會有好日子過。雨一直下著下著。

中華鱘的背後(二)

作者:俗竹

       傳媒在中華鱘事件上,主要批評海洋公園處理失當,事前評估不足,並加以各方專家的評論,指責海洋公園處理國寶兒戲,急功近利。有關指摘可歸納為數點,包括事前與國內缺乏溝通、質疑混養安排、以及不仿效國內展館另建新館等等。事發事發僅三天,傳媒已急不及待找來專家證實有關方面行為失當,非置其於死地不可。筆者質疑,責任是否完全落於海洋公園一方。中華鱘屬於國家一級保護動物,據報章指出其珍貴程度足比熊貓。既然如此,中國當局自然高度重視。每一次大熊貓轉送到其他地方,卧龍保護區都有專員跟進,記得最近兩隻熊貓來港,卧龍的專人還特意留在香港加以協助觀察。筆者舉此例,旨在說明中國有關方面處理國寶外送時,必經過詳細的溝通、評估等程序。海洋公園對中華鱘的處理,如果說事前國內有關的專家並無所知、並無參與,可能性應不大,除非中華鱘的珍貴程度被誇大,但此點當然不能成立。中華鱘之死,相信不單海洋公園,就連國內專家亦始料不及,既然如此,責任又為何全歸到公園的頭上?

編後語

Patrick: 一個小生命的誕生。 大概就是這樣了。

感謝各位無微不至的照顧, 又感謝各位親朋戚友時常來探望。

手抱這個滿月後不足一個月的寶寶, 那種珍愛、憐惜、期望,

大概就是這樣了。

Joker: 踏入九月,該是菊黃秋涼的季節,然而天氣仍是赤熱如火,我們的工作亦然. 沒有半分空間讓我們喘喘氣,也算是博喻的第一個真考驗.稿件不算太多,但加上各編輯都忙著開學的事情,問題也隨之變得複雜.要做嗎?本來大可不必.然後作為博喻的先頭部隊,我們當然有責任開路,才知道日後可以怎樣做下去, 今日一小步,就是明日一大步,我是這樣的想 十月,又如何?

珊: 第一次做編輯,又是新成員,一切對我來說,都是陌生而新奇的,也難免會有很多的不安;怕自己能力有限,擔心自己做不來,會幫倒忙。自知不是個很稱職的編輯 委員,但卻很感激吳生和《博喻》的同事讓我這個喜歡文字的人加入;對喜愛文字遊戲的人來說,沒甚麼比辦一份刊物更有趣的了。如是者,在約一個月的學習與摸 索中、在前輩的指導下,我逐步跟上了大家的步伐。可是,在這件別具挑戰性的工作裡,不畏言,我們的進步空間還多得很。

從我們而生的《博喻》像我們一樣仍然年幼,而年幼大概代表了幼嫩、生命力和可塑性,所以,我寄望它能繼續茁壯成長,並更臻完美。

忠: 新成員加入,為《博喻》編輯部帶來技術、生意,亦分擔原有班底的工作量,自是欣喜不已。八月誠惶誠恐推出創刊號,興奮之心未息,已要開始籌備九月號。畢竟 九月號才是正式的第一期。此雖為小號,然隨著開學事務日繁,要兼顧編輯工作,確非易事。幸成之,仍未敢放鬆,只因知道十月號的挑戰將更嚴峻。倘若順利付 梓,《博喻》才算進入軌道。希望各同學對此網上平台,惜之,愛之。

加慧: 轉眼《博喻》已經出版第二期了,這一次,也可以說是我們的新嘗試,曾經我們初嘗了出版試刊號的滋味,這次我們來初嘗出版小號的滋味。九月號雖然只是小號,規模不及上次試刊號大,但是看到她的出生,看到小號的內容如此充實,仍然是叫人興奮的。 期望下期十月號的出版,讓我們將這兩次的出版所得的經驗化為《博喻》更具素質更耐讀的條件。

Kiwi: 「博喻」的第一期小號終於出版了,實在高興。雖然是小號,但製作過程,卻不比正刊輕鬆。本次有幸訪問了新入學同學,與師弟妹交流了選科和制訂修學計劃的看法與心得,非常愉快。可是首次撰寫訪問稿不免有點失措,不知如何是好。但經過查考書籍、請教老師,終於能完成。雖然並不很滿意,但卻學到了不少,也正因這個主題,讓我有機會對個人的大學生活作出了回顧和展望,令我有所得著。在此預祝這一期的「博喻」出版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