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文教師對選編教材的考慮

       近年來中小學校推出校本課程,讓語文教師擁有設計教材的自主權。教師可以因應學生的能力差異及需要選編教材,輔助學生學習,而且形式較諸以往豐富。那麼他們背後設計的原則是甚麼?

 

教材的調整與改良:便捷問題

 

       傳統的語文教材通常是工作紙和課堂簡報,而兩者的設計必需緊扣課程設定的教學目標。邵老師在實習時便按照篇章內容,選用出版社提供的材料。坊間的出版社顧及課本銷路,往往兼及出版輔助教材,在課後工作紙及簡報的設計力求完善。邵老師解釋,出版社的材料設置的問題能回應教學內容,直接選用並無問題。當然,如發現問題深淺度與學生能力有出入,她也會加以修整。

 

       另外,邵老師還會搜尋關於篇章作者的背景資料,並以補充資料形式供給學生,例如講授梁啟超的《敬業與樂業》時,便會於課堂工作紙和簡報中加以解釋作者背景與文章的關係。

更闊的空間,更大的挑戰——選修單元初探

        2004 高中中文科放棄廿六篇指定篇章教學,轉為單元教學後,中文科的教學似以能力為本的趨勢。單元多以各類語文能力(如:記敍、抒情、議論)為主,內容(如:親情、文化)為副。而在三三四新學制下的中文科課程結構及組織,雖然繼承以能力主導的單元教學,但是其中結構初見轉變。惟因材料所限,下文例子多採自《文化專題探討(二)——中國傳統的情愛》(下簡稱《情愛》)(啟思,2009)。

 

        在新課程下,中文科分為必修及選修兩部分。必修部分約佔整科課時的三分之二至四分之三,選修部分約佔整科課時的四分之一至三分之一。教育局建議必修部分由中四貫串至中六;選修部分則由中五開始。而有學校的做法是中五時教授兩個選修單元、中六時教授一個選修單元;當條件成熟,則可能中四至中六每級各教一個選修單元。

 

        教育局建議的選修單元共有十個,而學校亦可自擬單元,是以每所學校的選修單元均有所不同,故其選修單元的內容並不會於公開考試中考核,而是以校本評核的方法進行評估撥入佔文憑試全科成績的百分之二十的校本評核中。因此脫離了公開考試的限制,教師在選修單元中的發揮空間更大、自由度更高。

 

        課程文件中,建議選修單元建議的教學課時為二十八小時,但在實際教學時上,可能只有十數個小時,故課時較過往之單元教學更見緊迫。因一個選修單元牽涉的課文極多,如《情愛》中就有三大學習環節,四類文本探索,當中涵蓋古籍文獻、現代論文、詩詞戲曲等,內容遠較改制前以能力為本的單元豐富。量的提升,對學生而言可能是好事,但在有限時間內,教師如何將最多的內容授予學生,而又將內容延伸至何種深度,則是教師面對的難題。

 

       《情愛》的學習重點在於利用不同類型的文本,讓學生了解中國傳統情愛的不同面向,繼而讓學生從不同角度反思文化現象。對此,但問題即使對第一組別學校的學生而言,要掌握文本已有一定困難,遑論較低組別學校學生。故教師教授時,可能會為照顧學生程度而側重於文本表面的意思,當欲教授深層意思時,卻因課時不足而被逼放棄。可是,當忽略文本深層意思時,會使文本的闡述便容易流於「說故事式」,結果難以評估影響學生的學習果效。而且,選修單元因其滲入了過往於預科中化科的學習內容(例如:以《情愛》)而言),故對學生理解力的要求高了。但因缺少了過往由會考執行的淘汰機制,令學生質素較參差。在單元的要求提高,學生的水平較參差的情況下,對教師而言,絕對是新的挑戰。

 

        選修單元對教師的考驗,亦見於其習作中。如《情愛》於某第一組別中學的習作,共有三份:習作一要求讓學生先根據名人學者(如:魯迅與朱安、朱自清與武鍾謙)的婚姻經歷,評論舊式婚姻制度;習作二要求學生從崔鶯鶯、霍小玉及杜十娘中選一人,略述她的行為,並給予評價及建議;習作三要求學生選取以情愛為主題的流行歌曲,探討其所表達的的情愛思想是否代表現今的社會風氣。從上述三份習作中可見,選修單元要求學生擁有以往預科生應有的評鑑能力。對學習能力較高的學生而言,問題自然不大,但對一眾本會於會考被淘汰的學生而言,這種評鑑為主的習作自極為艱深。而教師如何保持這些學生的學習動機,絕對是三三四新課程帶來的挑戰。

 

        上文所述,非嚴謹的理論文章,只是就自己研習新課程所得,輔以良師益友的意見,整合出來的一篇隨筆,旨在反思教師於選修單元中可如何自處。

[…]

教師新體會——選修單元

 

      二零零九年九月開始,香港推行新高中學制,實施初中三年,高中三年的六年中學學制。在新高中學制中,中文科是四個核心科目之一,當中的課程架構亦有改革,設有必修單元及選修單元兩部份。必修單元跟過往的中國語文科課程相若,而選修單元則屬新增項目,教育局增設此部分,目的是在必修單元的基礎下,為學生提供一個更廣闊的學習空間,使必修及選修的學習能達至互相促進,互相補足的作用,促進學生的自主學習和終身學習。教育局提供了十個建議選修單元,包括:名著及改編影視作品、戲劇工作坊、小說與文化、文化專題探討、新聞與報道、多媒體與應用寫作、翻譯作品選讀、科普作品選讀、普通話傳意和應用、普通話與表演藝術。學校可以在當中選取三至四個,亦可自擬一個單元。我們就此邀請了兩位中文科老師進行訪問,分別是教學多年的廖老師及新入職約一年的張老師,以了解現職教師對選修單元的看法及其推行情況。

 

廖老師訪問

        教育局在推行「三三四」新高中課程時,發佈了一系列針對不同科目的指引文件。大致上,廖老師所任教的學校之新高中中文科課程結構與教育局建議之課程結構相若。唯一有異是選修單元沒有包含教育局所建議的全部內容,而是只選取其中三個單元,包括:小說與文化,新聞與報道及文化專題。另一方面,該校讓學生於中四級時選修,這是因為中六級的學生要面對公開考試,而選修單元的成績比重較輕,因此學校希望中六級同學專注於考試上。

       決定這三個修選單元的方法是由校內眾多中文科老師開會投票決定的,廖老師認為其實很多老師都未必能掌握所有選修單元的內容,這反映了老師對於課題的熟悉程度,也就是說,選出來的單元,是該校老師認為較容易掌握。實際上,很少學校可以提供多於三個選修單元供學生選擇,這是基於大部分學校的資源,包括課室數量、老師能力及財政分配的限制。

       面對新學制的挑戰,學校的支援程度對老師教授的效果尤其重要。在支援上,學校額外花費聘請了一位大學教育學院的講師當教學顧問。顧問會與老師們集體備課和準備教材等。在選修單元中,學校特意將課堂內容分為大課(Lecture)及導修(Tutorial),大課內容則會由該大學講師主講,而在導修課中,老師則扮演導師(Tutor)的角色,由同學主動去探討與大課相關內容的專題。在設施方面,學校將五樓的籃球場改建成演講廳,以供顧問授課。此外,中文科有時也會舉辦一些不同的講座,例如教授減壓方法,以助老師們適應新高中學制的改變。

       廖老師認為,該校的支援比其他學校更加充足。她表示,其實每一間學校在新高中(^課程推行之前,都會收到由政府發放的額外資助,以供學校購買教材和培訓老師等。除了政府的資助,學校都有自行調撥資金,因此資源上會較其他學校多。

       在導修課中,老師會給予學生一個題目,然後讓學生自己去完成有關的研習。以「小說與文化」這個單元為例,他們會要求學生改寫小說中英雄的結局,根據觀察所得,學生於活動中能很投入。而學校採用這個教學方法,是因為他們的教學目標是希望學生能透過研習而獲得創作微型小說的能力。

       在節數分配上,大課與導修的節數比例為一比一。廖老師認為大課與導修是有連繫的,而將之分為大課及導修應該只是她所任教學校的特色,在教育局的指引文件只有建議時數及課節,其中如何分配則由學校自己決定。

       教材方面,基本上大部分的教材都取自互聯網,例如當教「小說與文化」的時候,說到《射鵰英雄傳》,老師會運用網上的《射鵰》電視劇或電影協助教學。另一方面,他們也會使用坊間的教科書作為教材,因為這些教材都已經適當地編好教學內容,省卻了老師備課的時間。學校沒有具體的自擬教材,但老師會根據學生程度,自擬一些課堂題目,而這些題目不會偏離大課的要求。

       至於評估方式,以往的校本評核是每一個老師各自給予自己班同學的評分,而現在的做法會是由一個老師評估整級的同學的表現,以減少過多的評核標準,這也是教育局建議的做法。另一方面,學校實際評估上會採用2+1的方式,學生要完成兩份進展性評估,一份總結性評估。

       畢竟選修單元是一個新的中學教學內容,並不一定能獲得很好的回響。在廖老師任教的學校中,每一班同學都有不同反應,有些班別的同學覺得很好玩和新鮮,因為主講的是大學講師,自己如置身如於大學的講堂中。但有些班別的同學覺得有困難。這是因為每一班學生的學習能力或學生質素都有所不同。

       至於廖老師自己,她認為教授選修單元是一個很好的想法,因為它的內容比必修單元有趣,學生的學習不再是以往以操練為主的教育方式,學生可以接觸到更多不同類型的中文知識。例如在新聞與報道這個單元中,本校曾經邀請過從事報業的有關人士到來演講。而本校聘請大學講師授課令學生們都覺得自己在大學上課,更加投入。

       […]

表演藝術教育書籍推介

 

 

書目:《愛上表演課》 作者:王琄 出版社:台北:幼獅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02 年 ISBN:957-574-397-0

 

       填鴨式教育、永無休止的考試、測驗、默書、作業和死記硬背,窒礙學童創意的問題,一直以來都為人詬病 。本港政府、學校和教育工作者近年致力研究改善教學方法,新的學制和課程應運而生。然而,不論學制和課程如何轉變,似乎仍然脫離不了舊有教學模式的框架。「如何才可刺激學生的創意,讓他們輕鬆愉快地享受學習」仍是一個讓老師絞盡腦汁,卻苦無對策的難題。而除了香港之外,這個難題還同樣困擾著台灣的教育工作者。 

 

 

      《愛上表演課》的作者──王琄,畢業於台灣國立藝術學院戲劇系,現為專職表演藝術工作者和作家。作為一個表演藝術工作者,她為解決這個難題,建議了一種新的教學模式——戲劇教育法。這套教學法建基於每個孩子都愛玩的天性,再把學習融於遊戲裡,讓學生從遊戲中學習。王琄認為「孩子是天生的演員,喜歡遊戲更是每個孩子的特質」,這有別於固有的教學模式。戲劇教育法告別了侷促的教室、了無生氣的黑板和排列得整整齊齊的桌椅。它解放了學生的肢體和心靈,讓學生不再被沉悶的學習過程所束縛。

       選擇「戲劇」這種表演藝術除了因為它趣味十足外,更重要的是因為它以「人」為本。演戲就是透過「人」的肢體動作和語言,把「人」的情感轉化和表達,從中亦可讓「人」對一些處境或議題有所反思。在過程中,學生需要學懂觀察,亦要懂得與別人相處和合作的技巧。透過戲劇教學,學生的創造力、想像力與及對藝術的興趣都可以得到提升。

       作者把整個戲劇教學法的課程,由一開始的暖身活動,至最後的正式演出及終期檢討,一共分成十八課,並在書中把每一課的目的和流程 (其中包括時間長度、活動示範、內容和注意事項) 都列得一清二楚。 讀者因此能清楚了解每一節課中,老師和學生實際上在幹什麼。這些活動的意義也 一目了然。此外,由於整個戲劇教學法的課程設計並非作者根據理論憑空想像,紙上談兵之作,而是經過實際試驗,所以課程頗具參考作價值。課程曾在台灣一班小學生的課中實施過,書中「實例分享」的部份,記錄了該群小學生在該節課中的表現及反應,令讀者閱讀時更感實在。在書中結尾的部份,更收錄了「整體課程設計規劃及重點」、「其他藝術元素使用簡易原則」和台灣學生的演出劇本等的數個附錄。整本書看起來就像是一部完整的課程記錄片。

       一般的老師對於新的教學模式如戲劇教學法一類,覺得較難掌握,亦難免會質疑其成效。然而,本書作者曾強調中學的戲劇教學並不是要培養專門的演戲人才,而是希望學生透過戲劇教學法,能夠愉快地享受課堂,並從中學習。因此,在這種教學模式中,參與的過程才是最重要。當然,若要在學校實施戲劇教學法,老師不能單靠閱讀過數本理論和書籍便能成事,而是必須先經過培訓。再者,筆者亦並不認為這類型的新式教學法能夠全面取代傳統的直接傳授式教學。然而,了解多些不同的教學方式,或許真的能對啟發學生的創意思維有所幫助,並為現今刻板的教學模式帶來一點衝擊。

[…]

略談電影《孔子》

(1)去聖乃得真孔子

 

孔 子在中國當了二千多年的聖人,曲阜孔廟歷受朝拜,彷彿宗教教主,猶如西方耶穌、釋迦。直至新文化運動及文革,中國知識分子喊著「打倒孔家店」、「批孔」的 口號,把孔子從神壇上拉下來。自此孔子不再是神,人們把他的學說幾乎貶得一文不值,為國人唾棄,走向另一個極端。近年來,西方自由主義、物質主義泛濫,使 人道德淪喪,於是人們紛紛提出救弊方法,其中一條出路就是復歸孔子儒家思想,使孔子又隱隱然重新成為救世主了。但孔子真的是我們的救世主嗎?他無疑是世人的道德階模,我並非說道德培養不重要,而是恰如其分地看孔子的真面目,便必須去掉孔子身邊的光環。 

 

        幾年前,北京大學李零教授以《喪家狗》、《去聖乃得真孔子》為題,出版了兩本與《論語》相關的書籍。以上的意念正由這兩本書而來。李先生並非罵孔子為喪家 狗,而是《史記》記載孔子周遊列國時到了鄭國,給當地人的形容為「累累若喪家之狗」。孔子給人取笑為「流浪狗」,非但無生氣,反而說「然哉!然哉!」對此 深表認同,李先生就借此概括孔子的一生。這場面正於《孔子》電影中呈現出來,當時看得我心有戚戚然。滿腹經綸卻得不到當政者所用,理想未能實現,落泊失意 ──這就是真正的孔子。

 

(2) 電影中表現孔子落泊的一生

 

        這電影記述了孔子人生中最光輝的日子,亦記述了孔子人生中最落泊的時光。  

        電影一開始已是孔子中年,他於官場上不得意,但仍堅持他的理想,不苟合於眾,最後終於得到提拔,出任司空、大司寇,還有機會陪同魯定公赴夾谷之會,從齊國 手上拿回被奪去的疆土。電影表現出孔子的機智,證明他非空有理論,而自有一套為政辦法。這段正是孔子最光輝的時刻。

 

        可 是孔子固守其道的性格得罪了權貴,被迫出國。於是他帶領弟子展開了周遊列國的生涯,到處求用而不得,更屢遭人欺侮,如到了衛國面對周迅飾演的南子夫人的不 守禮行為,碰了一鼻子灰;連問碼頭所在也給旁人為難,不肯相告;最慘的遭遇就莫過於絕糧於陳蔡了,電影中的人物因飢餓而憔悴萬分,給後人歌頌的孔門子弟, 原來也有過如此滄桑的經歷,這段情節表現得牽動人心,惹人生憐。然而,這亦未能使孔子感絕望,從師生於絕糧時仍載歌載舞便可見一斑。

 

        對 孔子而言,衣食不足,未獲重用未能令他灰心絕望,要令他傷心的要算是子路、顏回兩弟子離世。顏回道德最高,是孔子最喜歡的弟子。電影中,雪地冰裂,孔子的 書籍都掉進冰下湖水,顏回愛惜孔子的學問,不惜跳下冰寒的水中替孔子撿書,最終冷死湖中。電影 故意填補歷史記載的空缺,以唯美的形式描述顏回死亡。情節雖有點誇張,然而要表現顏回的遵於師道,這便顯得合乎情理,又扣人心弦了。失去顏回,子路又戰死 沙場,這真使孔子感到萬念俱灰,有「天喪予」之大悲慟。孔子之悲非因生命消逝,乃因其道再無傳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