鬥魚

 

        我在想,像你這樣的一尾魚究竟是怎樣的生物。

 

 

        魚缸中重傷的一尾經已被清理,被我和月以沈默哀悼。他一臉的尷尬和不知所措,卻隨後說什麼「死亡只是一個結束」、「有著殘酷的唯美」,我隱隱的聽了便算,相信他只是為這殘局作一個打圓場。他是這樣的溫柔和善解人意,不願意讓我感到不知所措,我知道的。

[…]

純粹虛構

 

遺書            在你看到這篇文章的時候,可能你在疑惑著,我究竟死了沒有?是誰這樣傻呢?竟然將遺書上載到FORUM,讓同學們看到,一定是想死不了吧!我不知道,也許這的確很傻,也很造作吧!不過請你原諒我,我只不過想有人了解而已。可能我根本就不想死去,才會這樣做;我也不知道,請你原諒我,對不起,其實我不想增添你的麻煩。           大家都有煩惱的事情,我很明白的。大家都正學著自己承擔自己的煩惱,我也不應這樣任性,妄想煩惱可以有人分擔;我不應該將自己的痛苦加諸在別人身上,不應向別人訴說我的傷感;我想,我是太脆弱了吧。連一點點痛苦都不能獨自承受。他也說過,我就是如此一個像玻璃般纖細的一個人,是溫室裡的一朵小花,是帶給人內疚感的有刺玫瑰,是依賴他人的藤蔓,是蠶食他人耐性的寄生蟲,他很認真的這樣跟我說過。成熟的人都應該學懂將情感掩藏,不應尋求他人安慰,這是他的觀點。我想,他是對的。所以,從此以後,我開始練習笑,開始壓抑向人傾訴的衝動,這樣,可能大家都會舒服一點。我知道,大家都需要笑容,要交流的是生活要聞和實際資訊,而不是各自盛載的情感世界。從此以後都不會了,對不起,一直都在增添你們的麻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