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設新高中範文的得與失──一位高中中文老師的現身說法

中學文憑試中文科試卷一直被指為「死亡之卷」,不合格率超逾半成。中文科一旦失手,斷然令莘莘學子大學夢破碎。有見及此,由今年起,教育局在高中中文科選篩12篇必讀文言範文,於2018年開始考核,以照顧不同能力水平的學生。一旦新教育政策推行,負責授課的教師的壓力往往首當其衡。我們有幸訪問一位在傳統女校任教高中中國語文科,且資歷超過十年的任老師表達對重設範文的看法。

「老師,你是否贊成新高中重推範文?」

聆聽訪問錄音:重設範文好處

「重推範文的原意其實是正面的,所有考生學習同一篇文章是能夠分享共同利益。」。她指出範文具有很高文學價值,能讓學生研習經典文章的出發點是好的。但是,她坦言不完全贊成文言範文重推,憂慮到新政策推行後,操作方面並不完善。

她主要有兩項的顧慮。第一,卷一文言文與白話文答題比例不恰當,卷一文言範文佔三成分數,而另外七成分數亦包分佈在另一篇文言文和白話文,換言之,文言文答題比例更大,學生有較少機會將分析技巧應用於白話文身上,不同於以往推出古今範文的模式。第二,文言範文設題強調背誦,樣本試卷題目艱深。一些文言範文的篇幅較長,如《廉頗藺相如列傳》,普遍學生難於死記硬背文本內容,機械式的學習反而弄巧反拙,扼殺他們閱讀文言文的興趣。

另外,她推測重推範文的背景在於為考生提供分數保障。中國語文卷一合格率每年每況越下,不少同學僅僅在中文卷失手,而斷斷錯失大學入場券。文言文範文佔卷一答題分數三成,只要考生肯下苦功,至少一部分數能穩操在握。其二,當局期望學生多認識經典文章,深化中華文化修養。

當談及到教學的憂慮時,任老師隨即輕嘆,指出中文科恆之已久有一套獨立的課程,額外推行十二文言範文會加重教師和學生的壓力。教學時間本來有限,升上中四的學生本來需要學習新知識,如應考綜合能力卷的技巧,閱讀方面校方本來已經編製了精讀和導讀篇章,藉此提高學生的白話文和文言文閱讀能力,在已有課程中增加十二篇範文便為教師帶來壓力,難以在有限教學時間中教授所有項目。既然課時有限,教師定必需要取捨,結果不少學校集中教授範文內容,忽略其他原有的導修篇章,減少了高中生學習範文以外文言篇章的機會,對學生的文言知識和閱讀能力而言並非理想情況。

綜合以上所說,重推範文有助提高卷一合格率,以及讓學生多接觸經典篇章的作用;而新教學制度的成立,卻無可奈何地加重教師學生教與學的憂慮,而下一屆文憑試即將開考,唯有在此祝願每一位考生能夠衝破重重險阻,入讀心儀的高第學所。

特別感謝任老師抽空,以現職高中老師的角度帶領我們討論重設範文這項議題。

讀《名家學者談語文學習》

書名:《名家學者談語文學習》

編者:李詩琳

出版社:中文大學出版社

很多人都視學習語文為苦差,不得其法,更不得其樂,新高中文憑試的中文考試更被喻為「死亡之卷」,眾考生聞卷即懼。實在讓人不解為何我們學習母語會面對這麼多的困難,提升中文水平真的如此艱難嗎?相信這本書可以給大家一個解答。

我們這一代認為自己接受的是填鴨式教育,課程主張「死記硬背」,似乎把青春投放在不斷的背誦中是浪費時間的行為。諸位名家都不約而同地指出背誦和抄寫是學習中文的不二法門,中文系教授盧瑋鑾、吳宏一、楊鍾基等等在學習中文的過程中都是背誦好文章、詩詞作品等等。反觀現今社會,有些學生想學好語文,但不願意背誦前人的好文章或詩詞,反而為了應付考試去報讀補習課程,背誦應試技巧或精讀書卻甘之如飴,這樣的學習實在是本末倒置。走捷徑的學習可能讓中文成績在短期內得以提升,但長遠來說對中文學習卻無甚裨益。中文系教授佘汝豐指出學習語文最重要的是感性的認知,而非理性的處理──學習中文著重感受,感受文字帶給人的訊息和感動。背誦可以將知識存在腦中,我們還要多讀多想,才可把知識融會貫通。我們肚子要有積存的墨水,寫作時才會有材料可用,從而寫出好文章。佘教授的話的確提醒了我們,背誦的意義其實不在於囫圇吞棗、死記硬背,而是在背誦的過程中反覆體會文章的辭氣和技巧,多作思考,從前人的觀點中提取和建立自己獨特的看法。背誦古典詩詞未必即時產生效果,但這些詩詞都會慢慢在我們的腦海裡沉澱,成為我們學習的養份,滋潤我們的語文幼芽。

常言道:「學好中文不外乎多讀多寫」。這本書引述中文系教授吳宏一指出「多讀多寫」是空泛的概念,因為這個世代資訊和知識都太多,所以我們要讀得其所。當中很多名家都有閱讀古典小說的習慣,多看就能豁然貫通,訓練閱讀理解能力,從中學習文言知識和發掘古典文學中的現代趣味。現在的學生多了不少娛樂選擇,很少人選擇看書,更何況是被大部份學生認為沉悶脫節的古典小說呢?在不閱讀文言文的情況下,學生怎能要求自己完成數份練習後閱讀文言文的能力會突飛猛進呢?不肯付出,又怎能期望有收穫呢?

本書最教筆者深刻的是佘汝豐教授的一句話:「沒有一個學生會對中文有先天的厭惡感,而他們後天是否產生與趣,則看教學者有沒有用心去教導他們,去引發他們的興趣。」回想起我們牙牙學語的時候,哪個小孩不是很興奮地唸出單字,學習發音呢?為什麼有很多學生長大後就提不起勁去繼續學習,甚至會抗拒文字呢?是不是他們在學習的過程中,還未找到甚或失去了學習的樂趣呢?學生最害怕的大概不是中文字,而是試卷的標準答案。無可否認考試可以是學習的推動力,但是學生因此忘記當初學習中文的樂趣,試卷的確給予學生很多桎梏,唯有期望學生目光千萬不要局限於考試之中,中文的世界比文憑試考核內容廣闊得多。

相比起上一代,我們的學習資源更多,但我們對語文的學習熱誠遠不及他們。各位學生,請不要害怕付出,不要害怕背誦!因為背誦,古人的智慧才可以充實我們的生命。因為背誦,我們學到終身受用的文化價值和思考的方法。中文是一條很漫長的路,等待我們的探索,尋找當中的樂趣。

《TSA的迷思》

上星期筆者經過大埔,看到某某區議會候選員在聲嘶力竭地喊著「要求教育局廢除TSA」的政綱,有一大群家長拖兒帶女的圍在他的旁邊,家長們心情激動,小孩們目光呆滯。最近社會各界為TSA一事鬧得熱哄哄,指責學校不應過分操練TSA,加重學生的負擔,壓垮小小的肩膀,部分人士亦不滿TSA的試題越來越刁鑽,未能測試學生的學習能力。

記得以前讀小學和中學的時候,學校都視TSA為洪水猛獸,設下大量的補充練習嚴陣以待,讓學生家長“聞TSA色變”。筆者現在負責替母校批改TSA功課,數量之多讓人喘不過氣來。今早在報紙上看到救恩小學退出TSA評估,筆者不禁拍手叫好。TSA不過是教育局評估各學校的水平和訂定排名的參考標準, 為此增加學校和學生的壓力,讓同學們淪為一部只會操練試題的機器,失去學習的真正趣味,委實可惜。再者,TSA只能反映該屆部分同學的能力,但難以反映該校的師資、教學水平、課外活動和全體學生的水平,只以成績論成敗,未免過於武斷。筆者認為校方與其不斷操練TSA,把學生和家長逼得怨聲載道,不如乾脆退出TSA評估,學生快活,老師快活,家長快活,學校快活。

家長一方面不希望自己的兒女瘋狂操練TSA,另一方面卻按照學校TSA排名榜來為子女挑選中小學,而且無視其子女的能力,只管報名成績排名較高的學校。學校以後要招收資質優異的學生,就必須要求學生繼續操練TSA,以維持學校現有排名。這造成了一個惡性的循環,而這循環中的犧牲者就是目光越發呆滯的學生。

無可否認,TSA有其重要性。香港需要一個評估來衡量學生的學習水平,以制定適合學生能力的教材,以及讓學校了解學生的不足之處,改善教學方法,因材施教。若然TSA只淪為決定各學校的高低,讓學校在排行榜上爭個你死我活,讓學生為學校的排名「力爭上游」,讓家長為學生的成績而心急如焚,TSA未免本末倒置了。

TSA該何去何從,現在還沒有定論。也許我們曾生出一絲反抗的念頭,但在無盡的循環中,又不自已地被捲入絕望的漩渦裡。

作者:南蓳